《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一章 唯一的号码 (更新时间2012年7月7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一章 唯一的号码 (更新时间2012年7月7日)

  黎簇从沙漠里出来,身体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还在接受持续治疗。他的神志完全清醒,已是他在北京医院醒来的第三天,他第一次完全想起了所有的事情。

  背后的伤口奇迹般的成功结痂了,轻微的瘙痒让他很不舒服,这种感觉让一切细节开始回到他的脑子里。他想起了那只手机。那个黑瞎子,在给了他食物和水之后,和他说过,他必须活下去,他需要拨打一个电话,来告诉电话另一头的人所有事情的经过。

  黎簇不敢说他是真正的刚刚想起来。经历了太阳下的暴晒,他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走路上。他有无数次回忆时就要想起这些细节,但是脑海中那刺目的毒日让他的记忆一想到沙漠就自动停止了。

  即便他现在想起来,也没有马上拨打这个电话。他忽然想到,自己已经走出了这件事情,如果他不去回忆,这一切都会过去。唯独他背后的伤疤在时刻提醒他这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当时吴邪说过,带他去沙漠就是因为他背后的伤疤。

  如果他拨打了这个电话,电话另一头的人决定去沙漠中救吴邪和黑瞎子的话,他们是不是也会来找他? 如果他背后的伤疤真像吴邪认为的那么重要的话,电话另一头的人,肯定也会来找他。那么,事情还会再重复发生一遍。

  不,他无法在经历一次了躺在床上,他身上所有的肌肉都麻木了。这棉质被子的质感,空调吹出的风所散发出的臭味和适宜的温度,还有四周人说话的声音,让他忽然意识到了“文明”的美好。

  不能就这么简单的打这个电话。

  黎簇内心还有一种恐惧:他想起这件事情,距离他被发现已经过了太长的时间。如果黑眼镜和吴邪因此死了,对方会不会迁怒于他的“耽误”呢?

  他偷偷溜回家,他从沙漠中带回来的所有东西,都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连包都没有打开。显然他老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经历过什么。

  他打开包,从里面找到了那只手机,已经没有电了。他找到街角的手机店,配了一块电池。就如黑瞎子所说,手机的电话簿里果然只存了一个号码。

  他把号码抄了下来,找了个公用电话,打了过去。没有人接。

  电话打通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接电话。难道只有用这只手机打过去,对方看到熟悉的号码才会接吗?

  联想到吴邪的身份,黎簇觉得这种事情也是有可能的。

  他蹲在路边想了半天。有一刹那,他想着还是不要管了,只要不打这个电话,一切肯定都能过去。反正黑眼镜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也不会有人来指责他。

  但是他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只是那“一刹那”的想法,他就明白,如果自己不打这个电话,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他啧了一声,心说大不了打完后再躲一段时间。以前他在明处,吴邪在暗处,他不好防备。现在他算是在暗处,还能见机行事,实在不行他就让他老爹和自己都进警察局里住去。他就不信那群盗墓贼神通那么广大。

  这么想着,他就用那个手机拨通了唯一的号码,屏幕显示正在拨出的时候,他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可是手机响了起码有三十声,还是没有人接。黎簇没有挂,直勾勾的盯着屏幕看,一直等到手机自动挂断,屏幕黑掉。

  黎簇松了口气:“行了,对方不靠谱,不接电话,和我没关系。”他顿了顿,在路边又蹲了一段时间,心里还是不安,又拨打了一次,电话依旧没有接通。

  他这才完全放心。心想:又是做你们的人质,又是被你们威胁说出了沙漠就要杀了我,我都不计前嫌,给打了两个电话。这两个电话我冒了多大的风险,现在时你们没接。我算是仁至义尽了,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自然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想到这里,他一下坐倒在地上。觉得解脱了,完全解脱了。

  还没等他的屁股把冰冷的地面捂热,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几乎脱手丢出去。低头一看,手机竟然响了。那个唯一的号码,拨了回来。

  黎簇颤颤悠悠地拿起手机,条件反射的按下了接通键,将手机放在耳朵边上。半晌,他才听到对面传来了声音:“谁?刚才谁找我。”

  “呃,我是一个送信的。”黎簇语无伦次道,“有人托我带一个消息给你。”他以为对方听过后,会用很低沉的声音,特别应景地,庄重地回答他“说!”或者“稍等,我找个没人的地方。”

  但是对方却是没怎么重视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又点忙,能不能隔三十分钟打过来?”

  黎簇愣了一下,心说你竟然还给我摆谱,就道:“可是,这个口信十分重要。”

  “我现在的事也挺重要的,如果他真那么着急,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要你给我打电话传口信?”对方继续说道,“三十分钟之后和我说吧,你不打过来也没事。”说着,那人竟然把电话挂了。

  黎簇看着电话,心说黑眼镜啊黑眼镜,你到底有没有和别人说好来救你啊。这他娘的也太不靠谱了。

  怎么办?他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又被耍了,不太可能吧,黑眼镜千里迢迢去沙漠就是想着这么耍他?但是如果不是被耍,为什么对方会是这个态度。

  他坐在路边,思维混乱,一直发呆了三十多分钟,他才又拿起手机,心说“最后一次了,这一次如果再不接或者吃闭门羹,那就是你黑眼镜自己人品差了,和我没关系。”

  电话打去,这一次倒是很快就接了,黎簇说:“我就是刚才和你传口信的人。”

  另一边传来的声音已不是之前的那个声音了。现在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那个女人道:“你不用说了,这个号码出现,就告诉了他们一切,他们已经出发了。很感谢你,你可以保留这个电话,这个号码不会再打通了。再见。”说完,电话有挂了。

  黎簇怔住了,这次他听懂了。看来对方一接到电话,就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他忽然有些失望,就这么完了?不好好的感谢我,也不来绑架我威胁我了?甚至,也不来问问清楚事情的经过,他们这样能找到黑瞎子吗?

  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心里感叹着:我终于变回一个普通人了。我和沙漠,和那些疯疯癫癫的人,终于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活了那么大,他第一次感觉到,命运这个东西真有些奇妙。

  只是,他又觉得事情发展得有些太快了,似乎应该不会这样结束。但是这个时候,就算有这个预感,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