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八章 青铜门后 (更新时间2012年10月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八章 青铜门后 (更新时间2012年10月4日)

  我们走过去,就看到胖子面前有一个碗状的向下凹陷的区域,好像地面被一个巨大的铅球砸出来的一样。

  他已经把这个大概十米乘以十米的凹陷区域覆盖的泥浆撕掉了,露出了底下的花纹,花纹如碗状排列着。

  当然,胖子也没有撕得那么干净,很多地方还是覆盖着泥浆,但我们已经可以判断出,这个圆盘里的花纹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

  我们蹲了下来,和胖子一起看。我一下就看到了这些图形中,有一部分竟然和之前我在德国人笔记中看到的一样。

  “乌龟壳。”胖子看了看我,“笔记本还在吗?”

  我拿了出来,和这些图案对比,发现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是它们的排列和表示的意思,应该完全一样。

  “什么意思?”

  “这是壁画,刻在青铜上的壁画。”胖子说道,“这里应该是讲了这个青铜山洞的来历。”

  “你能看懂?”

  “猜呗,这些东西没有人敢说能完全看懂。”胖子说道,“你看,这一个环上所有的浮雕,我们要找到第一幅浮雕,从那儿解读。”

  于是我们把这个圆盘里所有的黑色泥浆全都清理干净,然后打起了最后三支冷烟火中的—支,开始寻找所有浮雕的源头。

  其实也不用找,源头,就是这只圆盘的中心。

  胖子用手电照去,我们看到了圆盘的中心是一只奇怪的圆球,圆球的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孔洞。

  “这是一只马蜂窝?”张海杏问道。

  “不是。”我道,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也看了一眼我,我们都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颗陨石。”我道,“我们见过它,也在这种山体之下,西王母古城的地下深处。”

  顺着中心我们往四周寻找浮雕的走向,这是我的强项,我最能分辨图画绘画的顺序,刀锋和笔法虽然不同,但人的意识形态都是一样的,只要这些浮雕是人雕的,那么我就不大会错。

  我很快找到了第二个图案,就是德国人笔记本上画的东西,我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乌龟壳,这是一颗陨石坠落时的情景,人站在地上,看着天空中一颗巨大的陨石分裂成几块,在空中变成了大小不一的火球。

  我看了看四周,忽然意识到了,这个巨大的青铜洞穴是如何修建的。

  胖子也想到了,他看了看我,说道:“你真说对了,这东西是在外太空形成的,这是一颗金属陨石。

  “这是一颗气泡,中空的陨石气泡在很久之前撞进了山体之中,凝固在这里,被人发现之后,有人打穿了这个陨石的外壳,在里面打磨雕刻了这些东西。”我说道。

  这么说,这些镶嵌在地层深处的巨大青铜设施,全都是那颗巨大陨石的碎片。

  我想起了长白山地下岩层中的青铜巨门,西王母古城下的陨石,秦岭山下的青铜古树,以及这个喜马拉雅山下的青铜山洞。

  我摸着底下的金属,心说,怎么可能有青铜的陨石啊,这真的是青铜吗?

  按照我们一路发现的所有迹象,这颗陨石掠过了大半个中国,甚至九分之一个地球,从中国的东边冲入大气层,然后解体,分成那么几块撞进了地壳深处。

  当然也有可能完全相反,是从西边进入。那样的话,甚至可能有我们没有发现的部分会撞进大海里。

  我看着那图案,如果这图案是绝对精确的,那么从东边撞入的那颗陨石的母陨石,应该就是长白山下的那一颗。

  按照画中的对比,那颗陨石的大小比我们现在待的这一颗大了N倍。如果里面是中空的,那起码有几平方公里那么大。

  我低头看浮雕,所有的神经全都绷紧了,只感觉自己的白毛汗开始一点一点冒出来。

  从这些陨石深入岩层的程度来看,它们已经完全深深地嵌入了岩石里,那就是说,它们当时撞击进岩层的时候,一定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它的撞击甚至熔化了岩石,让它们嵌入了进去。

  那么,我想起了所有这些陨石上的细腻花纹,除了西王母古城下的没有之外,其他所有的陨石,都有细腻的花纹。

  一颗颗甚至可能是几亿年前撞击地球嵌入岩层的陨石,是如何被古人发现的?显然这个古人甚至追踪了这颗母陨石的坠入轨迹,并且找到了其中好几颗。

  这在古人的层面上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你甚至不可能知道有这些陨石的存在——它们在地底那么深的岩层里。

  “不用纠结了。”胖子听完我分析就道,“你看这一张图,这里刻着房子倒塌,地面开裂,山体裂成了两半,岩层中有这颗陨石在,显然岩层很不稳定。”

  “为什么?难道岩石在岩层里会震动?”

  “不知道,不过你觉不觉得,这画有点像地球上的某种现象?”

  “什么?”

  “植物的种子在发芽。”胖子说道。

  我被他的话吓得不寒而栗,但随即我就摇头:“不可能,你说这些陨石是某种种子,会发芽?”

  “我只是觉得像。”胖子说道,“但这幅浮雕的意思很明白,要么就是这个岩石会引发地震,要么就是,地震之后,山体崩裂,这颗陨石露了出来。你不是学过这个嘛,有什么讲究?”

  我想了想,忽然明白了这是什么原理:“杏仁蛋糕。”

  “什么?蛋糕,你一说我是饿了,不过我从哪儿找蛋糕给你去。”

  “不是,我说,如果有一个有很多杏仁的蛋糕,你掰开来,它永远会在断口出现几颗杏仁,你不可能扒开之后发现两面全是蛋糕,杏仁全在蛋糕里包着。坚硬的东西更是一样,如果在钢里有一个气泡,断裂的地方一定是有气泡的地方,因为一块杂质改变了所有材料的稳定性。”

  “也就说……”

  “只要发生地震,岩层开裂一定会露出这些青铜陨石。”

  “好像有点道理。”

  “继续继续。”张海杏就道。

  我们往下看,就看到了边上一幅浮雕,是有人在露出陨石的部分进行雕刻作业的画面,密密麻麻很多很多的人,在陨石之前修凿岩石露出青铜,并在上面雕刻出细腻的花纹。胖子看到之后,忽然把眼睛凑了过去,对我道:“你看,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他们有那么多的手,好像蜘蛛一样?”

  “万奴王。”我道,用力揉了揉眼睛。这个时候,忽然胖子就猛地回了一下头,用手抓住了墙。

  他看的地方是陨石洞的深处,那边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声音。

  我吓了一跳,胖子叫道:“谁?”

  我忽然发现张海杏不在我边上了,她刚才没有理会我们,听我们说了几句就走了,我就对胖子道:“可能是老太婆。”

  “不是,老太婆在那边。”胖子指了指我身后。我回头,就看到张海杏在另一个地方蹲着。

  “那儿怎么了?”我也有点紧张起来,胖子就道,“我刚才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

  我们两个盯着那边看了很久,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胖子转过来,啧道:“我年纪大了,神经过敏?”

  没说完,那边张海杏就叫我们:“先别看了,到我这里来看看。有个更牛逼的。”

  “什么玩意儿?”

  “这里有一个人。”张海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