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二十章 无法理解的谜语 (更新时间2012年11月1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二十章 无法理解的谜语 (更新时间2012年11月1日)

  “什么人?”胖子直接把手电照了过去,一下就照出,一边的青铜地面上,升起了一个东西。

  那东西像一根柱子一样,大概有碗口粗细,高度有半人多高,上面雕刻着非常非常复杂的纹路,这根柱子上的纹路的精细程度,比四周墙壁上的还要精致一百倍。

  在柱子的两边,有两只翅膀一样的东西,从柱子的顶端挂下来,也是青铜的。

  “会飞的棒子?”胖子说道。

  “这底下还有机关吗?”我敲了敲地面,胖子就朝那棍子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他忽然停住了,把手电光指向另外的方向。

  在他的光线的那个方向上,又出现了一根同样的柱子。

  他一点一点转动手电,我们就发现,以这一具尸体为中心,每隔四五步,就有一根柱子升了起来,围绕尸体成了一圈儿。

  “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胖子又喃喃自语了一句,“我不得不说,这有点儿无聊。”

  “这是支架。”张海杏说道,“本来这具尸上应该覆盖了一个类似盖子的东西,应该是我们触发了什么东西,这些柱子升起,把盖子顶起来。但是,这个盖子哪儿去了?”

  “是啊,这儿空空荡荡的,胖爷我最怕空空荡荡的地方,连个洋落都没的捡。”

  “我们触发了什么东西?”我对这个还是很在意,“是我们的重量触发的?”

  “也许我们脚底下的圆盘有可以感觉重量变化的设计,然后我们走上来,这个机关就被启动了。”

  “试试看。”我道,对他们做了个动作,我们三个人都退出了那个圆盘。

  果然,四周的柱子在迟疑了片刻之后,缓缓并悄无声息地降入了地面。

  张海杏蹲下来,看了看那些柱子和地面结合的边缘,说道:“缝隙巧妙地被隐藏在花纹中了。你说,这个房间里,会不会有很多这样的机关?”

  “你是说,这些墙壁里都有东西?”

  “否则你不觉得这里特别空旷吗?”张海杏说道。

  我叹了口气,如果说一个地方显得空旷,就意味着这里的墙壁里藏着什么东西。这种说法似乎有点自欺欺人了。

  但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的话,那小哥进入的那青铜门之后,也是这个鸟样吗?那他岂不是每天都是看着这些铜墙铁壁发呆?

  好可怕的生活方式。

  也许。真的就是这样,所谓的终极,就是什么都没有。一个空的房间,代表着一切的终点,就是无。所以我们之前设想的所有的东西,都无非是自己的妄想。

  万物归于阴阳,阴阳归于混沌,混沌最后还要归于绝对的无。

  我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是败给了一个哲学的概念。

  不,不可能是这样的,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不可能是这样,而且闷油瓶不是那么娇气的人。

  胖子这时候就说道:“天真,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爷爷有一个考虑问题的先决条件,就是目的,所有人做一件事情,都是有一个目的。”

  我点头,这是我爷爷经常说的一句话。

  “那你说,这个地方存在的目的是什么?”胖子说道。

  “别听一些毫无根据的真理,很多古人做事情都是没有目的的。”张海杏说道,“这里的一切,也许完全就是任性甚至迷信所为。”

  “所谓的任性和迷信,都会有一个来由,这个来由就是目的本身。这个不是毫无根据的。”我道,“胖子说得对,特别是这么复杂的花纹雕刻,一定是有理由的,我们可以从这个方向去思考。”我摸着这些花纹,忽然脑子里一闪,想起了之前在秦岭的经历。

  “方向思考,方向,方向。”我转头问胖子,“我刚才是不是说了这四个字?”

  “是的。”胖子道,“怎么了,有想法?”

  “有水壶吗?”我问胖子。

  胖子递给我他的水壶,我拧开就把水全倒在地面上,胖子哇哇直叫说就剩这么点了。我没空理他,趴到地上用手电照着,看着那些水全部渗入到缝隙中去,开始一点一点顺着缝隙导流,好像一朵花一样在充满缝隙的地板上绽放开来。

  胖子惊讶地看着我,问我道:“你怎么想到的?”

  “我看到过这样的东西。”我道,“水会在这种细纹中散开传导出去,最好会形成一个图案。”

  我们三个人站成一个三角形,看着水流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导向四周,图案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诡异。

  十几分钟之后,水流的导向逐渐停止,一个无法形容出来的复杂图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三个人站在图案的三个角落上,低头看这个形状,足足沉默了半个小时,胖子说了一句:“这是一个草泥马吗?”

  我看着,眼睛都快瞪飞了,才沮丧地叹了口气,确实,这个形状什么都不是,但真的非常像一只羊驼。

  如果这个形状就是答案的话,那我们等于没有获得任何提示,反而问题更加复杂了。

  “如果我们这是在和上帝说话的话,显然我们打扰上帝睡午觉了。”我道。

  “再来一次,在同样的地方。”张海杏说道,“我看到这些水运动的轨迹十分流畅,我觉得不是偶然,你的方法应该是正确的,我们在同样的地方再来一次,如果最后还是形成这样的图案,那草泥马肯定也有意义。无所谓。”

  我们等待地面上纹路里的水慢慢干涸,等到水全部完全干了,张海杏掏出了她的水壶,重新在我刚才倒水的地方,倒了下去。

  水还是刚才的那种状况,迅速地花儿一样顺着纹路向所有方向开始蔓延。

  这一次,形成的形状像一只倒转的长了很多毛的鸡蛋。

  “又吵了上帝睡觉,他让我们滚个毛蛋了。”胖子说道,“要不我们等他睡醒再说。”

  完全不一样的图案,说明水流的流向是随机的。我捏了捏眉心,蹲了下来抽烟,心说狗日的真丢脸。

  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完全无法理解的谜语,谜面只有终极两个字,没有任何思考方向也没有任何提示,甚至没有任何联系的地方。

  就好比你把人领到一个沙滩上,告诉别人两个字:卤煮。然后走掉了。在这里的人,要么在沙滩上寻找卤煮,要么会考虑出很多高深但是神道道的结论来:比如说,沙滩上什么都没有,但我心中有卤煮,所以就等于我有卤煮一样。

  张海杏还是不信邪,她道:“好奇怪,但是水在这些花纹中流得特别流畅,一定是为了引导液体而设置的。”

  “也许不是水呢,也许要倒酒才行,所以说,胖爷说当时带点烧刀子过来是很明智的,你们这群迂腐的人啊,后悔吧。”胖子说着倒了倒自己的水壶:“天真你的别倒了啊,我们没有水了。到时候要有点什么变故,只有互相喝尿了。”

  “不是水。”我皱起了眉头,忽然想起了当时在秦岭看到那些花纹之后的分析,一下吸了口冷气。

  “不是用水。”我拔出腰间的匕首,“是用血。”

  我的动作很快,没等胖子甚至是自己反映过来,已经把自己的手割了一道口子。

  看过小哥割手,我对此已经很有经验了,小哥划破手掌的地方,是雪流得最快最多但又很容易止血的部位。

  我划了下去。两三分钟之后才感觉到疼痛,此时血已经滴落到了地面上,开始和水一样,顺着纹路扩展开来。

  而且,这一次,速度比水流的快得多很多,血在花纹中飞速渗透出去,像是一条一条细小的触角,在向外触探。

  “血液的密度不同,这些花纹是专门为导血设计的。”我道,“这一次肯定错不了了。”

  “我操,到墙壁上去了。”胖子说道,手电照向墙壁,无数的血丝竟然沿着墙壁往上开始爬升,以我为中心,这些血液不断地自己寻找路径,在这些花纹中形成了各种不同的路径,绘制着一副巨大的图案。

  “对了对了!”我暗道,一边用力捏紧手掌,把血再挤出来。

  “你要不要先止血?”张海杏看着我的手问。

  我感觉有点浑身发冷,也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血,还是摇头,因为不想功亏一篑。虽然这些血丝非常细,但这里空间非常大,我不知道现在流的这些血够不够。

  到我的极限再说。我心想。

  “有好多框框。”胖子说了一句,“你的血画出了很多的门。”

  我往胖子指的方向看去,脚一迈动,顿时眼前一黑,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