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二十四章 换种思维方式 (更新时间2012年11月6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二十四章 换种思维方式 (更新时间2012年11月6日)

  我揉了揉自己的脸,就对胖子说道:“我们得换种思维方式来思考这里。”

  胖子说道:“快换,你尽管换,我先换换心情,你换思考方式。”

  我道:“我们现在思考的所有依据,来自于我们之前的经验,我们之前经历了太多,总是把之前看到的东西和这里进行联系,希望所有的都是一体的,对不对?”

  胖子点头,说谁也不想搞那么长的时间,发现这儿的事情和我们之前经历的完全没有关系,小哥只是到这儿来避暑顺便除害什么的。

  我就道:“这样我们就会跳过无数的细节,野蛮地让很多事情之间建立联系,比如说,我看到这里有很多的框,就会想到是不是和之前看到的另一颗陨石是一样的。这样是强行把自己的思维从A联系到了Z,我们并不知道,A到Z之间还经历了多少点;这样我们会形成一种非常不好的简单思维方式,就是——因为Z是那样的,所以A也是那样的。”

  “你这个大学生给胖爷我滚犊子。”胖子说道,“你能说人话吗,你这么说谁能听得懂?”

  “我举个例子。”我道,“如果反过来想呢,如果在西王母城下面的陨石,上面的孔洞是人为挖成的,并不是天然就有的,那么,这里这些图案就完全不标示孔洞的图案,而是标示出——哪里要开挖孔洞的图案了。”

  胖子皱起了眉头,我继续道:“这只是一个例子而已,但这告诉了我们,按照我们这样考虑问题是绝对不会有结果的,必须要摒弃掉所有以往的经验,从这里的本身出发来考虑问题,才不会走偏。”

  胖子显然还是没有听懂,但他说道:“你觉得对你就做吧,如何才是从本身出发?”

  “从已经发生的绝对的事实出发开始推断。”我有点进入说教状态了,“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绝对的事实不多,只有一个基本可以确认,就是我的血可以在这些图案上流动,形成有规律的图案。那也就是说,雕刻这些花纹的人用了特殊的技术,使得这一现象可以实现。那最起码这些雕刻花纹的人,对于这种血的认识,要远远深于我们。”

  “同意。但是说了也是白说。”胖子说道。

  “谁对这种血的认识会远远深于我们?我们对于这种血的概念是从哪儿来的?”我指了指自己的伤口,“张家的小哥,毫无疑问,这些图案和张家有关系。”

  “这种血应该不一定只有张家也有吧,你也有啊。你不是姓吴吗?这东西是可以后天得到的。”

  胖子说的是有道理的,我叹了口气,心说:现在我们知道自己有了一个探索方向,就是这种麒麟血到底有什么样的来历,有什么特性,由此我们就可以进行第二次推断了。我觉得张海杏应该知道一些,等下可以问她。

  胖子就道:“还有呢,你这个说法到现在为止,还是说了等于白说。”
  
  我道:“反推一下,只有有麒麟血的人进到这个洞里,才能看到这些纹路所显示的信息,那是否可以认为,这些纹路有一个作用就是身份的认同。”

  “同意。”

  “但是,一般的身份认同,我们可以使用更加灵巧的方式,比如说,完全可以做一个只有脸盆那么大的机关,为什么这里的整个纹路遍布了山洞本身?这样的工程量必然得有一个理由来支持。”

  “你不是说古人的很多行为都没有理由吗?也许是为了标榜自己的工艺强悍程度!”

  “这种行为一般是为了讨好统治者啊,比如说秦始皇陵就是为了讨好始皇帝,工匠本身是不会把一个东西做得太夸张的,很多玉雕的大师会创作细节非常可怕的雕刻作品,但即使是他们自己炫技,也只是一个自己能力范围内能完成的东西,而且也一定会去炫耀。这些纹路在这么深的山里,必然不是一个人完成的,一组人完成一件无比精美的东西,其目的肯定是为了讨好某人。”

  “于是,这儿的所有者,那些工匠的主人,是个喜欢烦琐图案的人?”胖子给我作总结,“或者说,这样的设计有实用的用途。你等等,老子要记一下。”

  胖子信奉烂笔头,于是拿出那本笔记本把我说的可能性写了下来,一个推论到这里分成两个方向。

  我继续道:“如果是个人喜好问题,这个世界上应该很少有人喜欢到一个地方,然后创造一个精美的房间,然后自己就走掉了,就算有这种人也未必那么巧他就有这种实力和能力。所以我们可以推断,这个人修建这个地方,应该不是想玩玩,修建这里有他的用处,而且他一定会常来,甚至会待在里面。”

  说到这里,我和胖子都回头看了看那个人蜕所在的地方。

  “Bingo,就是这个家伙?”

  “不一定,因为这家伙被锁在这儿都变成皮了。”胖子说道:“黄老邪还把自己老婆冰起来呢,这东西锁着,也许还是一个精美的牢房,这里有个特别变态的土司喜欢把自己的敌人抓起来关在这里天天看着烂掉。”

  “第三个事实,这里这具尸体的状态很不正常,不是一般的尸体。那么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个人本来就不正常;另一种是,这个人是到这儿来之后,才开始变得不正常的。”

  “这还是没有办法证明,就算我们找具尸体来,也不知道这种变化要多久才能发生,我看这具尸体在这我应该有很长很长时间了。而且,当时这里可全都是泥浆,那些黑色的东西是否才是尸体变化的原因,我们也不知道。”

  我点头,忽然发现分析到这儿,一个结论已经开始出现了:“泥浆是从哪儿来的?这里有任何地方可能会渗入泥浆吗?”

  胖子摇头,事实上,这种泥浆一看就不是真正的泥,更像是一种棺液,而我们一路过来,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过这东西,这里也是完全封闭的。那么也就是说,这些泥浆本身就是修建这里的人灌入的,不论那是什么东西,那一定是在青铜门关闭之前灌入其中,然后封闭起来。

  几个事实拼合起来,第一,这个地方建立之后,无法再次进入。至少,进入非常不方便。所以它不是为了多交鉴赏或者炫耀修建的。它是一次性的。

  第二,这些纹路会被泥浆完全覆盖住,所以不具备观赏性。同样证明了它是一次性的。而为什么要灌入这些泥浆呢?这是一个储存泥浆的地方吗?为什么要修建这么精美的一个地方去储存泥浆呢?如果这是一个储存性的地方,那么很明显,里面的花纹必然对储存有帮助,否则一个仓库不用那么牛逼。

  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人,修建过这么牛逼的仓库。

  从其他任何方面来看,这些泥浆都不是为了储存而存在的,它们应该是为这个地方服务的。

  第三,这里有一具尸体发生了非常奇怪的变化,而尸体四周设置有机关。

  “这是一座古墓。”我一拍额头,说道,“我的天,这是一座墓。”

  封闭的空间,精美的内饰花纹,一具尸体和在尸体四周设置的机关。

  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座古墓。

  “这些泥浆是棺液吗?”胖子说道,“为了保护这具尸体而灌入的棺液?那么,这个墓主人为什么要把自己锁起来?”

  我吸了口凉气,说道:“葬的不是这具尸体,葬的是尸体里的那个东西,这是一具人蜕棺。有人把真正的尸体塞进了这个人体内。”

  “那也不用锁着——我操,难道……”胖子跳了起来,“入殓的时候,这具人蜕还活着?”

  “他们把一个死物塞进一个人的肚子里,然后锁在了这里,灌入泥浆,封闭了起来,把一个活人当棺材,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那个死物。

  可是,这具尸体我们看到的时候是空的,他身体里的东西已经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