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八章 又见梁湾 (更新时间2013年3月5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八章 又见梁湾 (更新时间2013年3月5日)

  当天晚上算是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杨好看到了那批军火,特别兴奋,玩了半天,但是没敢要。苏万他们把尸体的碎片归整了一下,就按照原来计划掩埋了。苏万还买了香火点上。回头苏万请那帮人在万龙洲吃了顿鲍鱼,刷卡刷了一万多,于是黎簇决定那五百块暂时不考虑还了。

  和杨好分别之后,苏万就对黎簇说:“杨好这人有黑社老大的潜质,一般混混拿把真枪肯定就满世界炫耀泡妞去了,肯定几天就会被发现,指不定我们都会暴露。杨好显然明白,这把枪要完全属于他,放我们保险最安全的。”

  黎簇完全没听进去,他回来之后,暴风雨一般地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完全没有逻辑,但是本身又有必然的联系,他觉得,他肯定陷入某个阴谋之中。

  现如今,如果自己再傻x下去,很可能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决定想办法去弄清楚,如果弄不清楚,他决定一定一定报警听警察叔叔的了,什么钱都不要了。

  黎簇和苏万分别,当天晚上他做了一晚上噩梦,第二天早上,他就到医院去找梁湾。这件事情很大程度上是梁湾促成的,这个女人肯定知道些什么。原本已经不想再和这一切有任何联系,现在他走投无路,只能从唯一的线索查起。结果到了医院一问,梁湾休年假去了。

  他一路找到梁湾的家里,敲开她家门的时候,梁湾一脸惊讶。她穿着一身短装,热裤露着两条修长白皙的美腿,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是的,只有背心。

  成熟女人的曲线让黎簇愣了一下:我擦,心猿意马,不行,我现在没功夫想这些。

  “你来干吗?”梁湾松开扶着门的手,让他进来,“逃课可不好。”

  “我有事找你。”黎簇进去,就看到梁湾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躺,立即觉得自己的眼睛不知道往哪儿放。

  “说,什么事?该不是问我要那五百块钱吧。”

  “不是,不过你要还我也行。”黎簇坐得远远的,心说:如果报警,自己的资产就只剩这五百了。

  梁湾瞟了他一眼:“干吗坐那么远,怕我吃了你啊?”

  “我们又不太熟,我就问几个问题,问完我就走了。”黎簇道。

  梁湾叹了口气,拿起指甲油给自己涂起来:“吓,和我摆起龙门阵了。怎么,和我吃过顿饭就以为是我前男友了?你这种态度我可不配合你。

  黎簇知道这女是嘴巴上不饶人的,没有必要和她在嘴皮上多磨工夫,也不多说,转身就脱掉了自己的上衣。

  梁湾吓了一跳,坐起来:“你干吗?老娘抽你了。”

  黎簇转身从自己的包里把那只“七指怪手”拿了出来,然后转身把那只怪手和自己背后的图案放在一起。

  “有点人道主义精神的话,你就配合一下我这个可怜人。“黎簇说道,“小弟我快被你前男友的老板整死了。”

  粱湾皱起眉头,仔细看了看黎簇的背和那东西,就道:“你想知道什么?”

  黎簇道:“我想知道你知道的关于这件事情的一切,你和王盟说过一些什么,他告诉过你什么,一切的信息我都要知道。”

  梁湾看着黎簇,忽然就道:”郡你应该去一趟杭州。”

  “杭州?为什么?”黎簇吃惊地道。

  “我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一次,如果你想弄清楚这件事情,杭州才是关键。”梁湾拿出自己的手机,翻了翻,找出一条短信,“这是他们铺子的地址,王盟告诉过我,那儿是他们的大本营。我实在不知道其他的了,不过如果你想去调查一下,你肯定得去这个地方。”

  登上杭州的飞机之后,黎簇有点拘束。这种感觉很奇怪,一来是因为梁湾帮他付了机票钱,他看到梁湾打电话订机票的样子,觉得好帅。

  未成年人看成年人做任何事情都有一种卑微感,这种卑微感让黎簇觉得无所适从,毕竟他还是很喜欢梁湾这样的女孩的。可是年龄的差距太大,让他越来越不敢想。

  另外就是一种恐惧,他的身上只有几十块钱,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这和去沙漠不同。在沙漠里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小命,但是去到杭州,如果粱湾不管他了,他难道要一路乞讨回来?

  虽然他的这种心思梁湾一眼就看穿了,还对他说:“放心吧,姐姐养你,以后赚钱了记得孝敬姐姐。”但是他心里还是很不安,梁湾这个女人太情绪化,万一哪天自己说错了一句话,估计她摔门就走,自己兜里的三十四块两毛八到那时候就是自己保命的资本。妈的,每到这种时候就想快点长大算了。

  “你紧张什么?”梁湾看他脸色阴晴不定,“这该不是你第一次坐飞机吧。”

  “不是,当然不是,经常飞。”黎簇道,心里想着上一次和吴邪飞的时候,“我有理由紧张,你要理解我。”

  “理解理解。”梁湾看了看他的背,“但你也别太夸张,引起空姐注意把你拽下去。”

  黎簇“啊”了一声,心说之前被骗上飞机比现在还紧张,也不见得其他人提醒他还有这种危险。

  你说,你的箱子有没有过安检?”梁湾翻着飞机上的杂志问道,“要是他们看到箱子里有只手会不会把箱子扣下来?”

  “我怎么知道。”黎簇道,“他们不会拆开箱子看吧?”

  “现在都是x光扫描的,不用开箱,土老帽。”

  “啊?”黎簇被她说得担心起来了,如果行李安检员发现行李里有一只断手,那事情就大条了。她干吗要提醒自己,提醒了自己不是更紧张吗?

  但是他看了一眼梁湾,发现她拿着杂志看的那一页,是一则房产广告?她看似在聚精会神地看着,但目光却是散的。

  她也很紧张,黎簇立即意识到,原来她啰嗦这些,是因为她也很紧张。

  是啊,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即使是一个梁湾那么泼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情也理应感觉到害怕,普通人对这种事情应该是避之不及的。

  如今她还出钱带自己去找这件事情的源头,黎簇忽然有些感激。又或者说,这个女人,在这件事情里,也有必须要了断的事情吗?

  飞机在下午三点多降落到杭州,他们没有入住宾馆,而是直接打车往一个叫西泠印社的地方。

  梁湾坐在车里看着窗外,从下飞机开始她就没有说一句话。

  黎簇忽然感觉到不妙,他意识到自己一直以为是梁湾陪他来这里寻找答案,但是,现在看来,也许正好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