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二章 诡异农宅 (更新时间2013年3月10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二章 诡异农宅 (更新时间2013年3月10日)

  出门之后,黎簇发现自己不记得来时的路线了,问路也没有用,谁也不会告诉你一棵被指甲刻过的树在哪里,何况已经半夜了。

  只能按照记忆慢慢往回找,四点多的时候,黎簇终于找到了那个胡同。在胡同口听了听,里面一片安静,似乎事情已经平息了。

  黎簇小心翼翼地摸进去,一路到底,四点的月亮比之前的位置更高,月光更明亮,他能看清楚里面一切都没有变化。

  被他侵扰的那个邻居的门也紧闭着,看不出刚才风波。他来到胡同尽头的铁门前,立即就发现,门没有锁。

  牛x,他心说,这娘儿们真有一套。一想不对,这门里面有人,她再有一套也很危险。

  黎簇把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去听,又趴下来,想看能否通过门和地面之间的缝隙看到一点里面的情况,哪怕是看到点光也好。

  没有一丝灯光。

  他爬起来想了想,心一横,猫腰就推开铁门,爬进了院子里。

  这是一个干净到无法理解的院子,没有任何东西,如果是一个荒废的地方,至少会看到一些废弃物,但是没有,干净得让人害怕。

  这也就等于,黎簇完全没有遮挡,他爬进院子之后,如果院子里有人,他就是一个纯粹的傻瓜。

  他觉得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院子里不需要爬了,于是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看到院子里并不是什么都没有,院墙上靠着很多的板子,这些板子的样子和墙壁很像,黑灯瞎火的以为是墙没整利索。

  黎簇靠到板子边上,摸了一下,才发现这些不是板子,而是镜子的背面,墙壁上靠满了大镜子。抬头就看到这些镜子的上沿高出了墙壁,心中忽然一惊,心说:刚才看到的鬼脸该不是自己吧。

  娘希匹。这些墙壁顶上全是镜子吗?

  他试图翻开一面镜子照一下,但是太重了,绝对翻不动。他看了看刚才自己可能爬的位置,心中继续暗骂,看来是错不了了,刚才看到的是自己的脸。

  麻x,自己什么时候长得那么丑了。

  不管这些,转身继续往里看,屋子的正门也开着,里面一片漆黑。“不要。”他又暗骂了一声,镜子,自己开着的门,在恐怖片里,这真是非常非常不好的兆头。

  偷偷摸摸地挪到门边上,黎簇仔细听了听,里面没有声音,一点点声音都没有。不可能这么安静,除非真的是没有人。他吸了口气,觉得如果里面有人,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他都能听到那人的心跳声了。

  哈利路亚。肯定没有人。

  他闪进了屋子,里头当真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外面的月光只能照到门前的一部分,其他地方似乎是全遮挡全封闭的,一点光都不透。

  黎簇扫了一眼四周,看到在角落里,有一点奇怪的白光在闪动。他贴墙向着白光靠近几分,发现那是一部手机,好像是梁湾的。捡起来打开,手机屏幕已经碎掉了,但还亮着。

  他翻转手机,照了照室内,一下看到在他的身边,竟然还蹲着一个人,也正借着手机的光看着他。

  黎簇的第一反应就是反手一拳,拳头直接打到边上那入的脸上。他本来以为无论对方是人是鬼,这一拳下去也至少能让他缩一下脖子。但是他没有想到,一拳头挥出去之后,伴随着砰的一声,他面前的整个空间都开始晃动起来,同时,拳头一阵剧痛。

  黎簇本能地缩回拳头,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他打中的又是一面镜子。镜子中的自己拿着个手机,随着镜面的震动,自己的脸部不停地扭曲着。

  镜子就靠在墙边,离他非常非常近。他长出了口气,心说:我操你个祖宗,谁他妈把镜子摆在这种地方,这地方是个镜子仓库吗?

  黎簇揉了揉自已剧痛的指骨,拿手机四处一照,就发现不对,这个房间里的四周似乎放满了这样的镜子。他拿着手机沿着墙壁依次照过去,发现这些镜子大小不一,但是有些用白布遮着,有些上面有厚厚的一层灰尘。所以他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发光的手机屏幕被镜子反射出无数个点。而边上被他打中的镜子,上面的灰尘已经被人擦掉了。

  从手机落地的位置以及到镜子的距离来看,显然那镜子的灰尘是梁湾擦的,黎簇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情况应该是这样,梁湾可能是蹭掉了上面的灰尘,定睛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脸,也和他—样吓了一跳,于是就顺手把手机砸过去,然后跑掉了。

  跑哪儿去了呢?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黎簇发现有一条楼梯通向二楼。但是这个楼梯上堆满了杂物,只留下了一条特别小的过道可以让他通过。他用手机照了照楼梯上的灰尘,发现已经有人一路走上去的痕迹。

  黎簇心说:这个女人其实胆子相当的大,这里除了她的脚印之外,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的脚印,她的高跟鞋的印子还是十分容易辨认出来的,但是只有上去的脚印,没有下来的。难道她还在楼上吗?为什么她丢了手机之后没有把手机捡起来呢?

  黎簇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这满是镜子的屋子,屋里只有一个地方与其他地方不同,那就是在一根柱子旁边放着一张小桌,小桌上应该摆满了一些东西,用布盖着。

  黎簇走过去,看了看布上的灰尘。小桌四周有很多脚印,可见梁湾也过来看过,但没有把布掀开,布上仍然是满满的一层灰。显然梁湾并没有在这个房间里做更多的停留。

  黎簇开始天人交战,梁湾很可能就在楼上,也许吓蒙了,所以她什么都听不见。也许这个楼很高,如果她在三楼的话,就算没有吓蒙也不会察觉下面的变化。如果她是因为害怕,被镜子惊吓之后直接跑到楼上去了,那现在恐怕已经尿裤子了吧。

  黎簇仔细想了想,比对了各种情况,还是觉得先找到梁湾再说。如果她真吓死了也不好交代。

  于是他轻轻地走上楼。二楼有三个房间,但是门都是锁着的,而且铁门锁得非常紧,上面全是蛛蛛网。看样子梁湾也并没有碰过这些东西,上面的污垢丝毫未损。他继续往上走,一直到三楼。三楼只有一个房间,门开着,沿着楼梯上来之后,只看到地上梁湾的脚印一路走向房间的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