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五章 宿命 (更新时间2013年3月15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五章 宿命 (更新时间2013年3月15日)

  黎簇把梁湾的号码列入了黑名单,打算再也不接她的电话。他看了看那黑色塑料袋里的十万块钱,把袋口扎紧,放入背包,走到镇上,连夜打车到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他要马上回去看一看,如果要找一个盟友的活,他知道自己只能找苏万那批人,因为他知道那批人和他一样,是完全清白的。

  而且苏万也能按照他的思维方式来思考问题。十万块钱,他相信苏万也拿得出来。但是这是真正属于他的十万块钱,加上之前的,他有三十二万,不小的数字了,用来逃亡或者做任何其他的事情都绰绰有余。他不是完全苦逼的。

  从小到大,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现金。等他背着那些钱上了飞机的时候,他突然有了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原来要一个人有安全感并不是很困难,特别是像他这样的人。

  有了自己的三十多万块钱,黎簇重新落地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完全变化了。他在飞机上仔细思考了一切,恐惧、担忧、不切实际,梦幻感过完之后,在他心中涌起的竟然是强烈的刺激感。

  “是的,我再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中学生了。我变成了一个像小说中、电影中那样背负着奇怪命运的天选者,初始资金是三十二万。”

  是上天选择的人,这样感觉对于完全不知道自己价值的黎簇来说,似乎太美妙了。他走在路上都感觉呼呼地带着风。

  哟西!当他重新走进学校,看着那些迎面走来的同学的时候,觉得自已的身影无比高大。“你们这些还生活在父母襁褓里、不懂社会艰难的人啊,怎么会理解我的痛苦。”黎簇心里念叨着。

  黎簇跑到学校,十分淡定地向老师请了假。以前碰到这种事情,他都会特别紧张,特别焦虑。这次他特别冷静地站在美女班主任面前,很平淡地告诉她,自己将要去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请假,很久都没用办法来上课。

  老师想打电话跟他父亲核实。黎簇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啊,就算是班主任,在我如此强大的夙愿面前,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他背上包,留下了—个他自认为凄美的背影,离开了学校,直奔苏万家。

  他其实在班里也找过苏万,但是苏万并没有来?他心中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苏万一个人肯定不可能来学校上课。说到这个朋友,他还是有些内疚的。

  “对不起,苏万,这是我的命运啊,让你受苦了。”

  黎簇来到苏万家里的时候,看到一辆卡车停在苏万家门口,正往下卸货,心中涌起了不祥的预感。他往里一探头,就看见苏万正抱着头,坐在自家的花坛上面。院子里面已经堆满了之前寄来的那些大型的纸箱。初眼看见最起码有三十个。

  黎簇叹了口气,走了进去,叫了一声。苏万抬头看见黎簇,一下子就给黎簇跪了下来:“大哥,你快想想办法吧,我快扛不住了。”

  黎簇问道:“一共来了多少具了?”

  苏万说:“我告诉你,我托人查了所有寄到我家里的快递单号,加上这辆卡车,今人还有四辆。如果你再不想办法的话,我爸回来都进不了家门了。”

  黎簇想了想,对正在卸货的人说:“你们先不要搬了。”

  送快递的人问他:“怎么说?”

  黎簇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点钱,我们现在去郊区找个仓库,我们把东西先搬到仓库里去。你看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可能全部堆在这儿。”

  快递员说:“我们还有其他货要送呢。你们这个东西会影响我们的工作的。”

  黎簇就说:“这样吧,价钱好商量。你们把货扔在这儿,我们也实在没有办法,这是人之常情嘛。”

  说着,他拍了拍快递员的肩膀,把一卷钱塞了过去。塞完之后,快递员看了看他,点一了点头:“那你们赶紧找个仓库。”

  黎簇做了一个OK的手势,对苏万使了个眼色,道:“这样,咱们分头行事,你呢就在这儿守着,我跟着这辆车先去郊区找个仓库,找到仓库我就把地址发给你。怎么样?”

    苏万看了黎簇一眼:“你丫该不会直接开溜吧?”

黎簇说:“我是这么没义”

  话音未落,快递员就大叫了一声,从车里跳了下来。他们回头一看,原来车里的箱子搬开之后,里面有一只特别特别大的纸箱,已经在运输的过程中被压坏了。从那只纸箱里面硬生生伸出来一只惨白的人手来。

  黎簇跟苏万对视了一眼,那个快递员骂道:“你们到底运的是什么东西?”

  黎簇跟苏万相对苦笑,他们摆手让那个快递员冷静下来,慢慢地自已探头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从那只箱子里伸出的不是干尸的手。而是一只新鲜的手。

  黎簇吸了口气,心说:哇靠,干的寄完了,开始寄湿的了。真是什么菜色都有。他摸了摸口袋里的十万块钱。心说:真他妈的背,这些钱刚刚到手,就这么被扔出去封口。于是他从那十万快钱里抽出了一叠,递给了苏万,让苏万去把那些人打发,自已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蹲了下来。

  这是一只已经有尸斑的手,尸体已经完全僵硬了,但尚未腐烂。比起干尸的狰狞,黎簇对于新鲜的尸体并不太熟悉,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恐惧。

  他小心地用手碰了碰,发现尸体的手冰凉冰凉的。用手拨开那个塑料纸板的缝隙,往里瞄了瞄,看到里面全是冰块。

  他看了看后面,苏万正在和快递员交涉,试图用钱来摆平。趁他们没有注意,黎簇用边上的破的硬板纸把那只伸出来的手重新塞了进去,然后站起来,走到一边把刚刚快递员打算搬下去的纸箱重新搬回来,死死顶住那个破掉的箱子。

  做完这些之后,他跳下车,走过去对快递员说:“哥们儿,这是误会啊,这是我们的道具。”

  快递员非常奇怪地看了一眼:“道具?什么道具?”

  黎簇吸了吸鼻子:“你看这是一别墅吧,今天晚上我们要搞一个鬼怪的party。然后这是我的小老板,小开,他请了很多工人来,准备好好地high一下,所以搞了很多道具过来,准备装饰一下。却不想把你们吓到了,对不起啊。”

  快递员疑惑道:“这是真的假的?我看这些都不像是假的。

  黎簇说:“这绝对是假的,你不信过来看,过来看。”

  黎簇看了看四周,然后压低声音说:“哥们儿,我知道你车上运这东西不吉利,你看,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嘛,对吧。我给你钱,你知道我们办这个party也是有伤风化的,而且我们小老板的老爸也不知道这件事,要是知道的话非打死我们不可。也请你通融一下,反正这些东西我们也不准备往家里放了,也不用你们搬了。你们就好人做到底,我们把东西搬到车去,然后运到仓库。你们也不用动了,全由我们搬。你们拿着这些钱,如果你想和你们老板说你就说,如果不想说想自已拿的话,我们也绝对不会透露,好吧?以后来日方长。”

  快递员看了看苏万,苏万紧张得浑身冒汗,只有黎簇一张嘴皮子留得,东磕西磕的,快递员想了想:“得了,你们自已搬,我可不碰这箱子,我可以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谢谢,谢谢。你看我们这俩小孩子总不能做那些真正那个的事吧。”

  三下五除二,黎簇把这件事情摆平了,赶紧给苏万打了个眼色。他自已一个人是不可能把这些箱子搬上去的,苏万必须得跟着他,这儿还得另找人。苏万只好打电话把他几个打手朋友叫了过来,交代了一下,他和黎簇两个人上了车直奔郊区。

  在车上黎簇才不停地冒汗,如果这具尸体是新鲜的话,那么事情的发展又是另外一番状况了。这冰化完之后,这尸体还不得臭了啊。

  别人的宿命都是各种神器,宝剑,吃下去就能长二十年功力的杨枝琼露,甚至还有美女投怀送抱。而他从中招开始,一路过来,要么是各种奇怪的破军火,要么就是奇怪和死人。这到底是什么宿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