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二十三章 密室里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二十三章 密室里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4日)

  梁湾一手拍在了图纸上,脸上露出喜色,她想起来福尔摩斯里有过这样的情节。她小时候看小说看到过。她还记得福尔摩斯是如何测量出这个房间的具体所在的。

  这个隐秘的空间一定是有窗户的,这个旅馆非常的长,房间也很多,除非对这个旅馆非常熟悉,否则一般的人很难发现这一点。

  必须要把这个房间给找出来。梁湾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

  她来到了走廊上,慢慢地踱着脚步,按着步数一步步地走着,她发现即使她和第二间房之间还隔着一个隐秘的房间,这个房间也非常非常的小,而她在走廊上根本无法精确定位通往这房间的入口。

  “难道从窗户进去的?”不可能,这个旅馆的外墙非常的光滑,除非从楼顶上放吊绳下来,不可能从窗户通到房间里面去。

  如果不是窗户,不是走廊的话,难道是在第二间或者第三间里面有通往这个隐秘房间的入口吗?

  梁湾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走到靠近第二间房的墙壁,用手去摸,开始敲墙壁,墙壁本来就是非常简陋的水泥墙,敲起来很轻,回音很重,显然并没有多少填充物,但水泥墙也是墙,它也是实心的,不可能进去。

  一直敲到墙角,梁湾发现墙角有一个嵌入式的大衣橱,她皱起眉头,把衣橱打开,推了推衣橱的后板,心里觉得不对。

  她走进衣橱里面,用手指扣着后板的边缘,卡啦一声,她发现后板竟然是松动的,她只是轻轻的一推,后板就倒了下去,露出了板后面的空间,果然是一个完全没有装修过的水泥墙壁小空间。应该是属于建筑与建筑之间的缝隙,房间与房间之间的缝隙。

  梁湾抬脚走了进去,自己房间的灯光有一部分射入到这个空间里。

  灯好暗,并不足以给这个小房间照明,房间尽头一片漆黑,她拿出手机照了照,手机光源也始终照亮不了整个房间,她无法看清楚房间的整个状况,只好摸索着毛胚夹缝的墙壁。

  果然摸到了简陋的电灯开关,她按下了开关,灯亮了起来,发现这个房间只有两个人宽,属于窄长型,在房间尽头的墙壁上有一面窗户,但这个窗户前的窗沿上放着什么装置。

  房间的中间放着一只桌子,桌子上面叠着厚厚的一层文件,还有一本笔记本。

  梁湾确定这个房间里是没有人的。

  她走到房间的窗口,刚才那个人影肯定就是从这个窗口透出去的。

  她还发现整个窗户背面涂上和外墙一样的颜色,但整个窗户都是玻璃的,窗户是一个整体,窗户里面贴着跟外墙一样颜色的半透明的墙纸,而且这个墙纸后面放着一个奇怪的投影器,而这个投影器似乎是遥控的。

  在投影器的另外一边她找到了一部手机,翻开手机,发现刚才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显然这个投影机是用手机信号来控制的,投影器镜片上面有一个人形的遮挡物,当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后灯亮起来,把整个遮挡物的影子透视到窗户上面。

  因为这个窗户背后贴着和外墙一样的墙纸,在白天的时候,或者在投影灯不亮的时候,从外面看过去,应该是外墙一模一样的。别人无法发现这里是一个窗,显然这一个设计是十分新颖的。但本身这个房间却是十分的简陋。

  她想了想,把那个电话回拨了过去,已经是停机的声音,看来这个号码和这个电话,对方只决定要用一次。

  既然如此老娘就不客气了,她把电话揣进了兜里。转头去看桌子上面的文件夹,翻开之后,梁湾看到的是大量的设计图纸。

  这是一种专业的绘图纸,本来应该紧密而坚韧,但现在已经发黄发腻,看上去像是非常的酥软,应该是保存的时间非常的长,而且已经受潮得十分厉害。

  仔细看了看,有些图纸似乎本来就已经处于混乱状态,只是被塑料的塑封模死封在里面。

  梁湾数了数,一共有二十七张之多。最后一张图纸的后面有半张A4大小的便签。

  所有的图纸上,都有一种奇怪的类似于尿污的痕迹,但是这些痕迹的边缘很清晰,她闻了闻,发现可能是血迹。

  血迹呈现喷洒状态,看上去十分得吓人,但是又没有呈现发黑的斑点,有人擦拭过,但是没有擦拭干净。

  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些资料一定也是解雨臣从某个地方抢救出来的,这么多血,故事很多啊。

  梁湾小心翼翼地拿了起来,看见里面写着:“你下一步需要做的是把这些图纸上面所有的信息全部记在你的脑子里。你要记住,你记得越清楚,对他们的帮助越大,他们的生还的机会也越大。如果你草率行事,这个孩子可能会因此而丧命,全部记下来之后,把所有的资料都在这个房间里烧毁,记住,这些东西绝对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梁湾觉得莫名其妙,不离开这个房间,她身边又没有人,自己怎么做谁知道啊。这些都是证据,老娘才不会听你的。

  她看到图纸上面的编号是033,古潼京站1号,她想起黎簇跟她说的事情,忽然想起这之间的联系似乎非常的复杂。这个图纸似乎是在古潼京这个沙漠地带修建的建筑。看图纸的样子和上面的标识应该是80年代的。

  这会是什么建筑呢?

  她坐了下来,开始自己翻阅这些资料。

  只用半个小时,她就完全看完了,她的第一反应是愤怒,这些图纸,不要说让她背下来,就算让她重新瞄一份她都可能做不到。第二个反应是疑惑,因为她在这些图纸里,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所有的图纸的上描绘图纸和设计师,都有一个年龄。

  所有这些设计师或者说绘画师,年纪都十分的小,都只有十几岁。

  这些图纸都是小孩子画的,至少当时他们画的时候,这些设计师都是小孩子。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