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一章 尘封的档案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1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一章 尘封的档案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1日)

  黎簇有点感动,但是事后想想,这两个小子也许并不理解他们面对的到底是什么。

  如果是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许也无法正确的判断形势。

  说实话他自己也有点害怕一个人进入沙漠,毕竟他独自一人旅行的经验少的可怜。这两个人毛遂自荐他还松了口气。

  几个人回去之后,立即开始分头准备,苏万让黎簇给他们建议,他觉得黎簇进过沙漠,知道到沙漠里需要什么东西。正好他们马上要放假,假期也挺长的,他觉得如果顺利的话,一来一回,应该能赶上开学,所以前期的准备工作是否完备很重要。

  黎簇仔细想了想和无邪进出沙漠的经过,他觉得他们装备里有些东西是没有必要的,但是自己的装备是无邪准备的,现在让他回忆出所有的东西,他也觉得有些困难。

  杨好说:“不,要不我们去问个导游吧,导游肯定知道。”

  苏万就崩溃了,和他们说导游怎么可能知道这方面的业务,这次去是入龙潭赴虎穴。不是旅游,最起码也应该是荒野生存的戏码。

  最后他们把钱分成了三份,杨好负责搞定交通工具,苏万负责所有的小型装备及食物。黎簇自己负责查资料及各种路线图,还要负责GPS这种东西,他嘱咐另两个,务必记得在沙漠里非常非常的干燥,昼夜温差大,东西的质量非常的重要,如果买便宜货很可能全部死在里面。苏万还提议先去演习一下,先去沙漠四周逛个几圈,玩个几趟。被黎簇又扇了个小嘴巴。

  话说繁简,显然苏万的工作比较方便,他只要去淘宝上随便找几个皇冠的商家,就能把所需要的东西全部搞定了。商家会帮他整理所有的东西。仓库里还有很多的装备剩余,这些他们也分捡挑了不少。

  黎簇在离开的时候,心里忽然觉得也许苏万的建议是对的,或许真的应该去沙漠里面实验一下,毕竟他们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贸贸然进入的话,他无法保证像苏万这样的性格这种人会不会有任何闪失。

  他买了最贵的一种专业GPS,他要求是那种带有卫星图显示的GPS,因为在沙漠里没有路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靠一大块白色没有任何标识物的体系判断自己的位置。当然,在GPS上都有经纬度的坐标,但是他希望能够看到卫星图拍摄下来的整个沙漠的各种地形特征,这样也便于他能够回忆起无邪带他进入沙漠的过程。

  第三天三个人汇合的时候,基本都已经搞定,杨好买了三张火车票,说他们可以通过关系从火车站站内直接上车。到阿拉善下车之后他们再想办法搞车,那个时候搞车应该比较方便了。他做了三张假身份证和假驾照。到时候可以去租车,押金多点就行了,民间的租车公司不是很严格。

  几个人背上背包,就直接赶往火车站,前往内蒙古,就在检票的地方,黎簇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看到梁湾也在排队的队伍里,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很尴尬。

  时间再倒回到几天之前,梁湾从杭州出发,回到了北京的时候,正是午饭的时间。

  她的疲倦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她还是在车里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强打精神,她迅速的约了一个人,这个机会很难的,如果她不能准时到达的话,估计这件事情还会拖上十天半个月。

  手里的手机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汗几乎把屏幕都浸湿了。

  出租车拐了几个弯,终于开到了她的目的地。这是北京市档案馆的分馆。她下了车,就看到了她约的人已经焦急的等在外面。

  这是她的初恋男友,是个书呆子。她的男朋友当时在大学里学的竟然是图书管理系,所以他只能找档案馆的工作。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梁湾自己的学业问题,他们俩人最后分手了。但是她对这个男人的印象非常好,因为这个男人看上去老实,可靠,而且似乎这个男人对她可以做出很多不计后果的事情。但是对梁湾来说,自己比较实际的想法还是无法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这次来找他来帮忙,她也有点于心不忍,因为她知道这个忙背后所承受的风险是什么。

  下了车之后,两个人见面还是有些尴尬。梁湾想表现出一点矜持,朝他笑了笑,说了声“好久不见。”

  对方却紧张的看了看四周,问她道:“你要这些东西用来干什么?”

  梁湾说道:“我也是受人所拖,挺重要的一件事情,谢谢你能帮我,回头我请你吃饭。”

  她初恋男友看了看她,把手里的号码和钥匙递给她说到:“记住,晚上八点之前你一定要出来。我只能保你到八点。所有的号码和那些东西全部在里面,东西是不能带出来的。你进去之后,手机也会被收走,你只能靠自己。”

  梁湾点头,问他道:“如果他们发现你拿了这个钥匙,你会有什么惩罚?”

  这年青人笑了笑说道:“无论是什么后果我都会承担的,快去吧。如果对你那么重要。”

  梁湾听了心里一阵感动,想上前去拥抱一下这个昔日的恋人,但他却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梁湾有些尴尬。对方说道:“我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快去吧。”

  梁湾点了点头,心中有一丝很难言的感觉。接着踏上楼梯转头看的时候,她的初恋男友已经消失了。但梁湾走上楼梯,走近档案馆的时候,所有的尴尬情绪都已经消失了。她心中的紧张开始占有她所有的情绪,脑中只想着当年在那个晚上,在那个病房,那个奇怪的病人跟她说的那句话。

  一路走着寻找档案馆的房间号,因为她知道这里的监控已经被她初恋男友关了。所以她可以一路勇往直前的走着,一直走到一条走廊的最深处的门口,这并不是走廊的尽头,而是被一道巨大的铁锁拦住。

  梁湾用钥匙打开了铁门,走了进去。就看到里面有四道房门,她看了看手里的钥匙,这四道房门的钥匙全部在钥匙串上面,就是说她要看的东西全部在这四道门里,需要她自己去找,她只有七个小时,她必须在这个七个小时里找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她翻开自己的笔记本,找到第一个人名。

  那是之前她看到的那些图纸上的一个名字,一个小孩子的名字,填在绘图员那一栏的后面。

  这个孩子姓霍,叫做霍中枢。

  她开始在书架上翻找,这一排书架上全市姓霍的人名,书架的题头能看到很小的标签,写着中国华北1978年首批少年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