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三章 巨大的可能性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2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三章 巨大的可能性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2日)

  她回到家之后,睡了十几个小时。她知道接下来她会比较被动,所有的资料、推论,都在她的脑子里。但是现在充其量,她只能用这些东西去编个故事。

  手表的倒计时在不停的跳动,她焦急的等待那个解雨臣的指令,然而一连四五天,都没有任何的电话。

  在她空等的这段时间,黎簇他们正在经历仓库中的一切,她也没有干闲着,一直在查阅各种资料。但是一无所获。倒是对于青铜冶炼本身,有了不少认识。

  她发现青铜首先是红铜冶炼发展而来的,中国古代其实有三种不同的青铜。

  1.锡青铜。成分主要是铜、锡。
  2.铅青铜。成分主要是铜、铅。
  3.铜、锡、铅三元青铜。成分主要是铜、锡、铅。


  从各地矿石成份的不同形成青铜器的不同,青铜的特性也有差异。

  冶炼青铜可以源自对于孔雀石的冶炼,古代的炼丹方士对于孔雀石的药性有详细的记载,当时可能在使用孔雀石入药的时候,冶炼出了铜水。她还在各种资料中,看到了昆吾的资料,在山海经上,昆吾是一座铜山。上面是青铜冶炼的发源地。在周穆王西行的时候,身上也带着一把叫做昆吾的神剑。

  总之,所有的资料有好看和好玩的,但是无一对于现在建筑,特别是军事建筑有帮助。只有一种叫做铝青铜的铜铝合金,在能源装置里有着抗腐蚀的功效,但是它只是叫青铜,和真正的青铜关系不大。

  她还想过,青铜有一种好处,是廉价,如果当地有青铜矿场,而这个工程又需要大量的金属的话,冶炼青铜算是一种比较方便的建筑方式。

  但考虑倒这个建筑可能要修建60~70年之久,那原料的问题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到了第五天的上午,她有些俺耐不住了,她给解雨臣拨去了电话,但是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她想到了黎簇,不知道这个小鬼怎么样了。解雨臣说他很重要,她给黎簇也拨了电话,同样没有人接。

  男人真是不可靠。就算是小鬼也一样,她心想。不过黎簇在医院登记的时候,留下过地址。解雨臣没有说不能去主动找黎簇,梁湾不是一个被动的人,她上门去堵黎簇,结果还是扑空。黎簇那段时间都睡在苏万家里。

  梁湾焦虑起来,她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忘记了,就像黎明之前里的吴秀波一样。她不停地拨打两个人的电话,都没有结果。

  最后她决定前往内蒙古。

  她手里还有一个方向可以行动,就是黎簇和她提过的那片沙漠,她知道这些图纸和沙漠有关,在80年代,一个这么大的工程进入内蒙古,不可能毫无踪迹可循,巴丹吉林沙漠中有中国最早最神秘的无人机研发基地,被称为中国的51区。她总觉得这些都不是巧合。

  她没有那么多可以为她牺牲的男友,不过到了那边,她相信自己总能想到办法。

  当然,事实上,在火车站她的计划就改变了。一个不接她电话的小男生,比起她预计的难度,要低很多。

  三个男孩子,看着一个姑娘,在一节软卧车厢里。

  黎簇不相信有那么巧合,显然是这个娘们用了什么计策。

  在检票的时候碰到她已经够尴尬的,现在她还死皮赖脸的出现在了同一节车厢里。太尴尬了。

  如果不是他们的计划不容改变,他肯定在下一站就下车跑路。

  其他两个人显然不知道黎簇和这个女的发生的故事,还挺乐呵,毕竟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和扣脚大汉,还是前者让人愉悦。

  “缘分啊。”沉默了片刻,杨好替黎簇说出了这个吐槽:“您这么漂亮的姐姐,竟然会认识鸭梨同学,这个简直就是缘分。”

  梁湾有点挑衅的看着黎簇,想看黎簇有什么应对,黎簇转头只是尴尬的笑。

  “要不要互相介绍一下?”杨好就道:“姐姐对我们还不熟悉吧?”

  “不用了。”梁湾就道:“不如我们来说说我们各自去内蒙古干嘛?”

  杨好看了看黎簇,苏万就道:“我们去旅游啊。”没说完就被黎簇用肘部撞了一下。

  “她知道我们去干嘛,不用瞒她。”

  “那就是去沙漠喽。”梁湾撑起自己的脸颊,看着三个人。“真巧。”

  苏万和杨好就不知道怎么弄了,显然摸不清除对方的底细,苏万就轻声道:“难道她就是x先生?”

  黎簇摇头,问道:“你干嘛去?这件事情不是和你没关系吗?你在浙江最后到哪儿去了?”

  “我有兴趣,你有很多秘密没和我说,我自然也不会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梁湾看着他:“不过,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不是巧合,黎簇心说,自己在火车站碰到这个女人,这一定不是巧合,有人在订票的时候动过手脚了。

  “沙漠很大,我们不赶时间,会在城里先玩一段日子,你要赶急你就自己先去沙漠呗。”黎簇道。能够甩掉这个女人是最好。

  梁湾笑了笑。她没有接他的话,而是上了自己的上铺,说道:“别决定那么早,咱们在路上还有很多时间交流感情。”

  黎簇向另两个人做了个封口的动作,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讨论。

  他对梁湾仍旧有好感,但是之前对于x先生的推测,梁湾也有嫌疑,虽然不大,如今他不敢冒险,这种女人总归不是什么善茬。

  他也躺上了床,他是下铺,看着对面的上铺,心里开始琢磨对策。

  就在这个时候,车厢的门被人打开了,一个穿着皮衣的人走了进来,把自己的行李往中间的桌子上一扔。就对他们四个人喊道:“都到齐了?人数比我相像的多嘛。”

  所有人被这个人吓了一跳,黎簇抬头,看到解雨臣正脱掉自己的外衣,站到了黎簇的床边。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浪费你们30秒时间,有件事情要说一下?”

  “是你?”梁湾惊讶道。

  “是我。”解雨臣说道:“别惊讶,因为没时间惊讶,接下来可能要委屈你们一下。”说着他踩道桌子上,把苏万的行李从行李架上拉了出来,打开窗子就甩了出去。

  苏万还没反应过来,想大喊:“干嘛?”他自己也被解雨臣拽住了领子,从窗口直接扔了出去。

  苏万的尖叫声瞬间被风声吹没了。黎簇大惊失色,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也被解雨臣提了起来。

  他想挣扎,但是发现解雨臣的手很巧妙的压在了他脖子一个穴位上,用力巨大,瞬间他被拉了起来,拽到窗口,脚被一抬人一推,也被甩了出去。

  外面是铁路桥,桥下是不知名的一条河,他在空中翻了三圈,拍进了河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