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五章 要死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五章 要死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4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刚刚黎簇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瞬间自己就面临生命的结束。

  这也太戏剧性了,黎簇心说,在沙子没过他的嘴巴的时候,他还有一些恍惚,并不真正意识自己所处的境地。条件反射让他仰头,把脸向上,这样鼻子可以最大限度的到最后才被淹没。同时他的手在湿沙中努力张开。

  完全张开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把肘部撑起成母鸡舞蹈的样子,加大了受力面积。

  最后,当他的脸几乎和沙地齐平的时候,下陷停止了。

  他的面孔正对着太阳,呼吸十分困难,一方面来自沙子的巨大压力,一方面是他自己害怕任何震动打破他和沙子的支撑平衡。

  再有三厘米,自己就会被薄薄的一层沙弄死。

  强烈的太阳光射的他睁不开眼睛,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脸上的温度瞬间上升。

  他能坚持多久,恍惚中他终于开始思考这个正经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坚持多久。

  脸上的面积不大,沙子还很湿润,湿气倾入体内,让他中暑和休克的几率很高,如果自己能撑下来,那么到晚上,一是水分蒸发之后,沙子表面会变轻变干,他也许可以想办法出去。而且气温变凉,他能恢复体力。

  只晒一张脸,到今晚应该是晒不死他,不过,就算不晒烂,等他从里面出来,自己的脸也会变成京剧里的李逵。

  另外还有获救的可能就是杨好超能力爆发,自己从沙堆里爬出来救他。

  他那种智商太难了。

  黎簇想着,忽然眼前太阳的白光被遮住了,他睁眼就看到苏万站在他面前,说道:“哎呀,真是个小便的好地方。”

  黎簇没法说话,他一张嘴巴,沙子就会往嘴巴里灌,苏万看着好笑,一边探手进沙子里,抓住他的衣领子往上拉。黎簇同时也用力扑腾,几下就被扯了上来。

  他看到苏万穿着一双奇怪的大鞋,鞋底好像两个网球拍一样,奇怪道:“你哪儿来的沙地装备。”

  “这是小爷给你们买的扇子。不是怕热嘛。”苏万道。“你也是,不是来过这儿嘛,咋还不如我这个新手谨慎。”

  一问,他是和杨好一起醒过来的,杨好跑得太快,黎簇看到杨好的时候,苏万还在后头爬沙丘呢。

  杨好也被提了上来,就不见梁湾。苏万递给黎簇烟,说道:“咱们是穿越了吗?怎么一下就到了这儿?”

  苏万的烟都是用保鲜膜包好的,所以一路碰水都没有湿,黎簇忽然有些感触。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他忽然对苏万有些刮目相看。

  苏万是一个极端细心的人,以前觉得他特别矫情,北京话就是事儿逼。如今这根烟却让黎簇觉得牛逼。

  “咱们应该晕了4、5天了,他们把我们带到这儿,然后抛下了。”

  “非也。”苏万扬了扬自己的手表:“从我们离被抛入水里,只过了7个小时,除非他们有飞碟或者美国海军的种马巨型直升机,否则我们不可能是被单纯的‘运’过来的。”

  “你确定?”黎簇惊讶道。

  苏万点头,“不过我们身上没有降落伞。这个可能性不大。”一边拖着黎簇往岸边缓缓挪去,一边道:“这儿真的是内蒙古吗?鸭梨,我觉得你是不是被骗了?”

  黎簇抽了几口烟,晕晕的感觉逐渐消失了,他的瞳孔放大,浑身的毛孔竖立了起来,抢过苏万的手看表,果然如他所说。

  “你确定你的表没坏,或者没被人调过?”

  “这只表6888块钱,叫做松拓,是GPS手表,可以通过卫星矫正时间。当然,现在这里找不到卫星,不然我连经纬度都能知道。但是这只手表我设置了密码,这点时间不可能破解我的密码。”

  “也许对方早就知道,他们神通广大。”

  “不可能,最新的密码我上火车时在火车的厕所里还更新过一次。”苏万道:“你和我说这些人很厉害之后,老子可当真了。密码每天改四次,除非他们买通我的背后灵,否则绝对不可能有人知道我的密码。而且这密码是数码密码,有8位数,7个小时绝对解不开。”

  黎簇还是不相信,7个小时,他们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会瞬间移动,还是说,真的如苏万说的,这些人有可以垂直起降的新型飞行器。

  不不不不,绝对都不可能。

  不过,苏万一说,黎簇确实觉得自己不可能昏迷那么长时间,人要是昏迷3到4天,会非常难受,肌肉不能直接恢复。就算是干坐4天,肌肉也会崩溃的。

  “我还有一个证据可以证明,咱们最多昏迷了7个小时。”苏万道,他从包里掏出一盒东西来,那是东京布丁的外带盒子。

  “你还带这种零食。”

  “不仅带了,还冰镇呢,一共三个,一人一个。”苏万拿出来递给黎簇和杨好,三个人在沙漠中一起仰头,把冰凉的布丁吞入肚子中。
  黎簇长出一口气,看到那盒子是保温盒,里面有少许冰块。

  他明白苏万是什么意思,如果是4天5天,这个盒子里的冰早就化没了。

  这就奇怪了,神仙阿,移形幻影,乾坤大挪移,传送卷轴。7个小时走完最起码三四天才能走完的路程。绝对不可能啊!

  而且这里是沙漠,就是全程交通管制,用F1赛车全速冲刺来做,也不可能做到。

  黎簇挠了挠头,做了个无法理解的手势,杨好就道:“有什么奇怪的,如果我们不可能7小时到达,那我们就没有到达呗,这儿也许是个很相似的地方。”

  “放屁,去哪儿找那么多白沙子去搭这种布景,你以为耍我们之后我们都会产金蛋是吧?!人家那么卖力玩我们。”苏万没好气道。

  黎簇听到了杨好的话,心里却涌起了另外一种情绪,他不是立即抓住那道闪电的,而是纠结了片刻,忽然可能性就出现了,他压了三次,没有把那个念头压下去,他就意识到不对了,他的冷汗开始狂冒。

  “等等,杨好说的可能是对的。”

  “别胡扯。”苏万道:“咱们这是在推理,不是在讲故事。”

  “你听我说,我是从北京飞到内蒙古,然后一路开了几天的车进入的沙漠。我不认识路,路边的风景我都不认识,所以,他们真的是往沙漠中开吗?”

  “那是往哪儿?”

  “如果是往北京开呢?他们如果把车又开回去呢?从内蒙古往北京开,就算是从巴丹吉林直接开回去,也只有1天9小时的路程。军车开得更快。”黎簇道。

  “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本来是苏万提出的问题,现在连苏万自己都模糊了。

  “我是说,我从北京飞到内蒙古,然后上了他们的车,他们的车没有把我们运到沙漠里,而是直接再往北京开了回来,因为我不认识路,不可能发现这个蹊跷,所以一直以为就是开往沙漠深处。你说的对,也许我当时根本不在巴丹吉林,不对,不应该这么说,是我们现在也根本不在巴丹吉林。这里——这片白色的沙漠,不是巴丹吉林。”

  “那这是哪里?”

  “我不知道,7个小时,我们可以在北京四周划一个圈儿,我们可能在这个圈里的任何地方。”黎簇咬了咬下嘴唇:“你妹,有人把所有人都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