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六章 解雨臣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六章 解雨臣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4日)

  时间倒流到火车上,解雨臣刚把杨好从窗口塞出去。铁路和河面之间还有少许距离,他必须用点力气,否则杨好会头朝下摔到铁轨边的水泥栏杆上。之后他把杨好的行李也抛了下去,回头看向梁湾。

  姑娘已经完全吓傻了,看到小花看自己,往后床上缩去。

  解雨臣叹了口气,他家里有非常好的家教,对于女性他一向体贴和宽容,但是此刻没有其他办法。他上前一步,忽然发力抓住了梁湾的脚踝,几乎是提了起来,然后一把搂住转身像跳舞一样抛出了窗外。

  听着这姑娘的尖叫瞬间被风声淹没,他揉了揉胳臂跳下桌子。

  已经很久没有使用那么大的力气了,他的胳膊有些吃力,以前每天练功的时候,丢个把人出去不是问题,倒立,翻跟头让他短距离发力的爆发力非常强。

  火车晃动着通过了铁路桥,他看了看手机,把最后一个短信也发了出去。然后往后一甩把手机丢出窗外。披上皮衣就靠到了桌子上。

  隔壁出现了动静,显然刚才的惊叫惊动了一些人。

  不过这些不是他要躲避的人,那些人没有那么容易被惊动,他们一向处变不惊,现在肯定在冷静的安排变通的方案。

  从城市里出来的人,行踪是不可能隐藏的,因为黎簇他们的目的地太明显,但是梁湾也出现在了黎簇身边,这不是他的安排,梁湾应该出现的更晚一些。梁湾的出现,意味着对方的一种示威和警告。

  “你安排的所有计划,我们都可以随意撬动和干预。”

  这是对方的潜台词。

  双方的暗中博弈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只能苦笑,看来双方都已经承认了对方的存在,只是不愿意正面冲突而已。

  可怜的黎簇和梁湾,就像一盘棋上的棋子一样,在不停地被人推演。

  不过到此为止了。

  他想起了那天晚上,吴邪和他说的整个计划。整个反击的计划。

  从墨脱回来之后的四个月里,吴邪就像消失了一样,小花知道那是吴邪终于看到了敌人的身影。

  从一张巨大隐形的网,牵动着阴谋中的所有细节,但是无从追踪,无从分析。甚至无从证明它是否的存在,到真切的看到了敌人的影子,虽然只是一个影子,对于陷于漩涡中的几代人来说,已经是巨大的进步。

  解雨臣不知道吴邪会做如何的举动,四个月,没有人能找到他,四个月后吴邪出现,留着满脸的胡子和浑身油脂的臭味,骨瘦如柴,但是眼睛如入魔一样泛着一种神经质的光芒。

  他在解雨臣家里刮了胡子洗了澡,然后摊牌了自己的计划。

  这是一个反击的计划,是一个报复的计划,解雨臣惊讶于吴邪的决心和勇气,或者说心中的怨念。

  在吴邪看到了敌人的影子之后,立即想到的是,竟然是全面的反击,没有谈判,没有任何的试探。吴邪告诉解雨臣的,是一个毫无余地的全面反击的计划。

  最让解雨臣无法理解的是,这个计划无比的绝决与狠毒。他都可以想象,吴邪是如何不吃不喝,一个人在黑暗的房间中不停的推演,不停的模拟,不停的思考,把这个计划设计得绝决与狠毒……

  以前的吴邪内心慈悲、软弱,任何事情都害怕别人受伤害。然而,这个计划让他看到了吴邪的另一面。

  多年来各种情绪的压迫和积累,对于吴家整个家族,对于他在乎的人,对于老九门的历史,所有沉重的东西在吴邪的心里凝聚了一个巨大浓烈的仇的斑点。如今这一面完全爆发了出来,吴邪要为自己这三代人所受的所有控制和折磨复仇。

  这个计划是一个可怕的计划,代价太大了。

  不过他没有阻止吴邪,因为没有选择,他自己也没有选择,他心中的斑点是否存在,他自己心里清楚。

  从童年开始的阴影,他保护了多少人,牺牲了多少人应该得到的东西,做了多少半夜让自己心脏痛醒的噩梦。

  他会支持这个计划,即使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让他自己都害怕。

  走道里开始出现人的脚步声,他知道开始了。

  自己在火车上出现,将人抛出火车之外。等于正面宣战的开始。双方不会再遮遮掩掩了。也标志着,解家正式站到了这些人的对立面上。

  在吴邪的计划中,解雨臣所有的力量,是否能牵制对方的精力,至关重要。

  之前的遮遮掩掩,让对方觉得解家并不了解清晰的情况,解雨臣也许发现自己的家族被渗透,控制和监视无所不在,但是他和吴邪一样,只能在这张看不到的网里不停的摸索,连网的线路都无法触碰到。

  解雨臣也许会不停地使用各种小伎俩,但是绝对不会发现,所有的根源在哪里。

  然而他们错了,解雨臣的袖子里滑出蝴蝶刀,刚才最后一个短信,发到了所有解家体系的盘口。

  那是他死亡的假消息。四天内,解家盘口必定大乱。人类在权力面前的劣根性会暴露无疑。

  不仅是解家,巨大的网络牵涉到这个利益链中的所有人,只要吃这口饭的人,都会陷入到漩涡中。

  维持基本秩序的人,如果一个一个消失了,那么背后隐藏的力量,就算再不愿现身,也无法坐得那么稳了。

  这还是第一步,但是慢慢来吧。

  小花走出包间,两个大学生摸样的小伙子在走道里朝他走来,小花转身朝另外一个方向快步离开。

  那两个大学生立即也加快了速度。

  进入了硬卧的车厢,他看到了走道里站着三个人,用同样的眼神看着他。

  小花没有减速,径直走向他们,蝴蝶刀在手里打了一个圈儿。

  打的过吗?

  他不知道,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敌人,不是普通人,是真正的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无论是智力还是身手。他盯着那些人的手指,那些奇长的手指。

  他跃了起来,踩着一边空的硬座翻身想从硬座上沿的空间跃过封堵。但是对方的速度更快,他迎面看到了对方猫腰绕过他的蝴蝶刀,同时手指卡向他的锁骨。

  车厢里惊叫起来,解雨臣瞬间被卡住了关节,反身被锁住。几乎是同时,他抖脱了自己的肩关节,以一个无法理解的角度反身肘击回去。

  对方不得不脱手,解雨臣抽回脱臼的手,蝴蝶刀在手中打转变成反手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