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四十一章 被困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6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四十一章 被困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6日)

  篝火好不容易才点燃,拆的是汽车上可燃的东西,小小的烧了一堆,比梁湾之前的寒酸多了。

  黎簇有点奇怪,梁湾烧的是什么,那儿没有干草啊这些可以引火的东西,烧的是沙子吗?

  杨好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一边把自己的干粮用铁棍插起来,放到火上去烤。一边喃喃道:“鸭梨救你就亲嘴,我救你就掌嘴,眼光真差。”

  梁湾冷眼看了他一眼,杨好往边上挪了挪,转过头去,表示抗议。

  梁湾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另一边,正看到黎簇在看她,两个人目光相遇,黎簇脸红了一下,但是也不胆怯,问道:“没事吧。杨子不是故意的。”

  梁湾没有搭话,点上一支烟就抽了起来。她想问到底怎么回事,其实她也大概知道了来龙去脉,抽到一半就问道:“那些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进不来这里?”

  黎簇大概的解释了一下,梁湾听完了也不明白。

  这方面的知识她是欠缺的,而且她有点不想思考了,她想回北京,她不怕危险即使危害生命,但是这种东西她更恐惧。

  外面的声音已经全部消失了,苏万的萨克斯已经被封印到了黎簇的包里,如果不是苏万以死相逼,黎簇肯定撅了当柴火。

  安静下来之后,刚才运动的作用全部在身上发作起来,几个人都有点浑身发软,黎簇他们经常踢球,紧张放松下的注意力不集中,但是身体却很快恢复了,梁湾却已经完全虚脱。黎簇他们安顿好她,喂了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她恢复情绪。只得生篝火烤干粮吃。

  四个人吃着干粮,相对无言,黎簇觉得苏万他们并不怕四周的环境,毕竟他们没有真正面对过死亡,只是觉得尴尬。

  一般情况下,发生过那么戏剧性的事情,肯定得大聊特聊,不说得黎簇站起来抽人不会善罢甘休,但是梁湾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这么嬉戏显然不人道。

  也不敢聊外面那些藤蔓的事情,怕梁湾害怕。那确实也没什么好聊的,苏万啃着饼干就问:“鸭梨,你作业做完了没有?开学就模拟考,作业算分的。”

  黎簇摇头,心说我哪有心思想作业的事情,道:“靠你了,留我两天时间抄就行了。”

  苏万道:“你每次连错都抄一样,把我连累的够惨。”

  杨好“pia”一小巴掌,“烦死了,到这儿来还聊这些,不如说说明天怎么办,这在沙漠中迷路也就罢了,我们连迷路的资格都没有,怎么弄?”

  黎簇摇头,他哪知道怎么办,他们已经是沙海中被困孤岛的人,如果没有人牺牲,很难走出这片区域。

  办法当然是可以想,但是他现在真想不动了。

  杨好往沙地上一躺,一边骂骂咧咧抽烟,心情很不爽。黎簇也没办法,他抬头看了看一边的海子,还是干涸的。心里担忧的问题,并不是自己的出路。

  如果没有水源,那么沙漠中的问题就永远不是路途的遥远,而是近在咫尺的死亡。

  苏万看了看手表,就道他要去逛逛,一个人沿着海子就溜达去了,黎簇知道他是去大解,苏万出名的直肠子,吃了20分钟肯定就会排泄。杨好抽完烟也去四周逛荡,这些人都是游荡惯了的人。

  黎簇没有动,他也焦虑,但是刚才那个吻让他留在了梁湾身边。

  梁湾显然是察觉到了,她缓过来一些,就轻声问道:“准备几点睡?”

  黎簇说道:“在沙漠里的话,一般是九点左右就应该睡了,如果再晚的话,温度会降的非常低。”

  梁湾就道:“那你可不能睡得太死,我一个人睡在一个帐篷里,我有点害怕。”

  “不会的,我会安排人守夜。”黎簇道。“我帮你搭帐篷。”

  于是黎簇在篝火边,帮梁湾把帐篷搭了起来,顺便把自己三个人也搭了起来。弄完了苏万就回来了,看了看,两个帐篷一样大,一个梁湾睡一个,他们三个睡一个,就道:“你这分配不合理啊。”

  梁湾没理他,进入帐篷就睡下了,苏万讨了个没趣,喃喃道:“现在三个男人睡一块儿才是有伤风化。”

  黎簇看了看手表,说自己守第一夜,守完之后,看看谁睡不着,或者睡得还可以的,叫起来守下半夜。这样的话,大家都睡得安心一点。苏万就问会不会有狼之类的东西,沙漠里的狼很厉害,会吃人。

  黎簇说,理论上应该有,但这种情况下,碰到的机率很低,而且我们燃着火,野兽一般不会靠近火源。最无奈的是,外面是这种情况,有狼也早就被那些藤蔓抓进沙子里了。

  看着苏万盯着梁湾帐篷的样子,心说色狼倒是有一只,这只色狼战斗力太低,不足为惧。

  苏万点头,说先陪他一段时间,就在黎簇边上坐下,拿出了一本东西,就着火光写起来。

  黎簇觉得好笑:“日记?”

  今天的日记写出来,就是幻想小说了。

  苏万扬了杨本子,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古有袁虎倚马千言,今有我苏万沙海做题。”

  黎簇看了看苏万边上还有几本练习题册,比了比厚度,摸了摸下巴:一个萨克斯管,几本那么厚的练习题库,你包里还有其他地方吗?

  正在忧虑,忽然黎簇感觉四周的光线变化,抬头一看,原来是月亮被云遮住了,四周一下黑了下来,他有不祥的预感,站了起来,却立刻看到远处火光照不到的沙丘外延,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蒙上一圈异样的绿色光芒。

  那是从沙漠中蒸腾上来的犹如北极光一样的一条光的缎带,从沙丘之上蒸腾。

  这道光带围绕着整个海子,像北极光一样扭动变化,因为月光的关系,这道光幕并不显眼。月光一被遮住,这道光幕就像幽灵一样出现了。

  黎簇跑到一个沙丘上,往下望去,看到外面整个沙海,全部都这这种绿光所笼罩,如梦如幻。就像绿色的波涛一样在毫无规律的涌动。

  “我们是在北极吗?”苏万目瞪口呆。

  “这是磷光。”黑暗中杨好的声音传来,他蹲在沙地上,看着外面的绿色光幕:“沙子下面全是死人。今天白天天气太热了,全部蒸发出来了。”

  黎簇没见过这种东西,有些奇怪杨好为什么知道,却见杨好脸色很严肃,问道:“怎么了?”

  “仔细看看,这些光幕出来的地方,就是藤蔓聚集的地方,你们仔细看看,这些光幕围绕出的这些形状,是不是一个几何图形?”

  黎簇仔细去看,吸了口凉气,他意识到杨好是对的,这些光幕所组成的图案,应该就是沙子之下埋葬的那个巨大建筑的各种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