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四十七章 白蛇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8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四十七章 白蛇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8日)

  “白蛇?”杨好大笑,以为黎簇在开玩笑,黎簇道:“我找到通往里面的洞了,但是里面全是蛇,还有一条白的,特别大。不是白素贞,也是白晶晶。”

  “在水里?”杨好问。黎簇点头,就去找自己的背包,“咱们有没有带炸药过来?”

  “你是想把他们连那个洞一起炸没吗?”梁湾就道:“想办法把这些蛇引上来啊。”

  黎簇心说你说的轻巧,你也没看那蛇的样子,你又不是法海,牛逼哄哄的女人真的害死人。

  苏万在边上,意识有点模糊,就道:“黎簇,你说的白蛇是不是很大啊。有碗口粗细吧。”

  “你怎么知道。”

  苏万看着黎簇的身后,三个人看苏万的眼神,转过头去。

  滤水池里,他们的身后,一条巨大的白蛇已经探出了水面,以攻击的动作看着他们,身上所有的鳞片全部张开,看上去根本不是蛇。

  “这是条龙吧。”杨好目瞪口呆的退到苏万身边,苏万把装好了子弹的折叠冲锋枪一下甩给了杨好。同时那蛇所有的鳞片全部都收了起来,整个身体变成流线型,闪电一样咬了过来。

  杨好的冲锋枪头还没有摆正,蛇头已经到了,他用足球场上铲人的动作一下翻转躲了过去,就听苏万一声惨叫,已经被白蛇卷到了半空中。

  梁湾都吓懵了,被黎簇推了一把,退出去四五步,黎簇上前把另一把枪从沙子里挑起来,拍掉沙子,转身就和杨好开始开枪。

  白素贞被打得血鳞横飞,把苏万甩飞,缩入了水里。杨好和黎簇都松了口气,走到滤水池边上,看里面一片浑浊,地下的沙子已经被翻起来了。

  “法海你不懂爱。”杨好唱了一句:“有枪在手,取西经都不成问题啊。”说着对着滤水池又是一阵扫。

  黎簇跑去和梁湾把苏万找回来,苏万的大腿上被咬了两个血洞,在吱吱的冒黑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用东成西就里梁朝伟的那种眼神看着黎簇,似乎在说:为什么又是我?

  梁湾给苏万再次抢救,黎簇正犹豫是帮哪一头,转头就看到杨好一遍扫射,走着走着,忽然“咻”一下,自己踩空滑进水里去了。

  那傻逼果然智商不高!黎簇大骂冲回去,杨好又从水里爬了上来。上岸就狂跑。

  和黎簇擦肩而过,看到整个水面在一瞬间全部炸开,无数的黑蛇破水而出,滑翔着犹如下雨一样朝他扑了过来。

  黎簇蹬腿急停再转身,看到杨好已经跳进了之前摆好的一个掩体,他滚了过去,低头杨好就开始开枪,四五条蛇在半空被打爆,他爬起来也加入战团,子弹横飞。

  最初的十几条黑色被打翻在地,但是后续从滤水池里,飞出了更多的黑蛇,简直就像烧滚的锅子,里面的黑色东西沸腾一样的满溢了出来。

  黎簇看的呆了,两个人停止了射击,提上包,迅速退到了苏万边上。

  所有的蛇都朝他们聚拢过来,杨好开枪把靠的太近的打死,苏万就道:“我以为之前一次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被蛇咬了,没想到刚才又被咬一次,我觉得总不可能再被咬了,现在看来,刚才那一口只是我倒数第一千次被咬吧。”

  梁湾给苏万注射完了,也转身看着围近的蛇群。

  还没有时间反应出悲伤和恐惧,但是死亡的绝望让她叹了口气。

  “萨克斯。”黎簇忽然想到什么,拿出来递给了苏万:“吹。有力气吗?”

  “想听什么,寄哀思吗?爷我不想给自己吹这一段啊,给你们吹一段咱们老百姓啊,真呀么真高兴吧。”

  “随便,出声就行了。”黎簇催促道。

  苏万舔了舔发青的嘴唇,开始用尽力气吹了起来,他一鼓气,大腿的伤口就飚出一尺血。梁湾给他按住,走调的萨克斯的声音,开始响彻整个房间。

  杨好和黎簇点射,打飞靠近的蛇,但是子弹很快耗完了,包围圈越来越小,苏万看着就想放弃,黎簇就喝道:“继续吹!吹到蛇爬到你萨克斯里才能停下。”

  苏万开始胡逼乱吹,用尽全身的力气,整个房间都共鸣起来,接着,他们听到一些蛇爬行之外的声音。

  黑暗中没有照明,手电照不到水池上方的方向,但是声音是从那传来的。

  “听我的号令,我让你不吹,就别吹了,所有人不准动,不准开枪。”黎簇用手电指着那个方向,冷冷的盯着黑暗,一直看到黑暗中有什么东西一闪,喝道,“停!”

  所有人都按照他的说法,停住了,一下四周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蛇在沙漠上爬行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从黑暗中伸出了十几只九头蛇柏的爪子,在他们面前全部停住,爪子张开,狰狞的定在了半空。

  半秒之后,爪子开始往落下,瞬间他们面前的十几条毒蛇被抓走了,接着,看不到的黑暗中,无数沙子炸起的声音。

  一动不动,毒蛇也开始攻击袭击他们的九头蛇柏,显然生物性毒素对植物完全没有作用。

  僵持了一个小时,整个过程中,他们只有眼睛敢动,一直跟着飞过的藤蔓和黑蛇之间一下左一下右,特别是很多次贴着他们脸的时候,他们四个人的眼睛都会以一样的频率闪过,然后开始冒汗。

  一直等到所有的动静全部都消失了。几个人绷紧的神经才逐渐放松下来,手电还在吴邪手里,他的肌肉已经变成了石头,苏万完全不省人事。

  黎簇小幅度的移动手电,照了照四周,看到九头蛇柏的藤蔓,已经充斥了这里所有的空间。

  “现在怎么办?”杨好用口形和黎簇说话。

  黎簇心说怎么都问我,我怎么知道,低头,用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从苏万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里面是一张餐巾纸。

  不知道量够不够了,背上的手印是刚才早就被雨冲掉了。

  他拆开塑料袋,把餐巾纸拿出来,朝最近的九头蛇柏递过去。

  不仅是这条藤蔓,更远的四五条藤蔓全部都开始往后退。黎簇心中一安,这样他妈的也行啊?想往前一步,一下被杨好拉住了。

  杨好用眼皮指了指上方,黎簇抬头,看到一条白蛇从顶上垂了下来,那些藤蔓纷纷退让。

  白蛇的鳞片张开,黎簇忽然看到,这些鳞片里,被人为镶嵌了很多白色的石头。

  白蛇降到他们面前,忽的,颈部如眼镜蛇一样打开,出现了一张让人毛骨悚然的巨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