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四十八章 死定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8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四十八章 死定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8日)

  杨好和黎簇的枪口移到了白蛇的面前,直对着这张脸,对于人类来说,收缩颈部做恐吓状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便于瞄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么巨大的白蛇,颈部张开之后,露出的竟然是一张人脸。

  脸是由变色的鳞片形成的,其中还有少许的突起,形成了额骨、鼻子等形状。

  最让黎簇崩溃的是,这张脸,竟然看上去十分的熟悉,因为光线和紧张的原因,他瞬间无法想起,这是谁的脸,但是他确定,他一定见过这张脸。

  白蛇从房顶上挂下来,呈现威胁的状态之后,并没有马上攻击,两相僵持着,在黎簇有些恍惚的时候,白蛇的喉部抖动,竟然开始发出声音。

  白蛇的叫声十分的难听,它先是发出了连续的类似于鸡叫的叫声,但是频率又有点不对,黎簇脸色苍白的听着,意识到,这条蛇竟然在模仿他们刚才的枪声。

  白蛇叫了几声之后,喉部再次做出奇怪的抖动,发出了一声让所有人都错愕的声音。

  白蛇说了一句话。

  “再挖下去,我们就没有机会反悔了。”

  黎簇愣了愣,心说娘子,现在你后悔有点晚了吧。

  接着,白蛇又说了一句话,“为什么我们每个人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黎簇咧了咧嘴巴,看到白蛇颈部的人脸开始变化,变成了另外一张脸,这张脸就有点像吴邪,但是明显比吴邪老了很多。接着,白蛇又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

  它在试探和观察他们,黎簇看着白蛇的眼睛,忽然意识到这一点,这些蛇可以模拟人的脸部,还可以模仿人发音。

  果然,白蛇的颈部缓缓的,就形成了一张模糊的脸,这张脸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黎簇的样子。

  黎簇立即用手把自己的脸遮住,他不知道蛇的意图,但是他很不愿意被蛇模仿。

  白蛇的颈部慢慢的收拢,没有再呈现攻击的姿态,然后慢慢的缩回到了房顶上。消失在了黑暗里。

  黎簇的腿都软了,他看了看杨好,发现杨好是闭着眼睛的。

  四周的藤蔓毫无变化,黎簇脑子一片空白,疲倦加上高度的紧张,让他几乎要晕过去。他咬牙挺住,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休息的地方。

  呼吸调整,心跳慢慢放缓,刚才冲到脑子里的血液开始平缓地抽回到身体里。他再次睁开眼睛,感觉好多了。

  拿起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的餐巾纸,刚想继续,“滴滴滴滴滴滴”苏万的手表又响了。

  黎簇顿时就暴走了,转头大骂:“苏万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瞬间,一只爪子揪住了黎簇的脚脖子,把他拖入了藤蔓圈,接着无数藤蔓盘绕了过来,把他缠得结结实实。然后往沙里拖去,瞬间他就被拖进了沙层下面。

  黎簇屏住呼吸,毫无还手之力,人沉入沙子的感觉,他之前经历过一次。他以为他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经历了,但是没想到半年不到,他再次经历了,好在这次他有经验。

  用力屏住呼吸,把人的头往下压,使得沙子不容易进入到鼻孔当中。

  沙子的重量朝他猛压过来,他觉得本来胸口还憋着一股气,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但如今胸口的压力越来越大,这股气已经憋不住了,直接往外喷。

  在沙子中拖动猎物并没有那么容易,爪子把他往下拖了三四米的样子就停了下来。三四米对黎簇来说也已经够深了,接着那些藤蔓的大部分放开了他,迅速躲进沙子里面。

  黎簇拼命地滑动手臂,想往上爬,尽快从沙子里爬出去,他发现自己被困在沙子当中动弹不得。他意识到这藤蔓并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想放他一马,而是想让这边的沙子把他闷死。

  很多人用竹竿都插入过沙堆,因为沙子最开头的部分非常松软,但是越往里插越难插,那是因为越往里插,竹竿受到的摩擦力越大,受到的沙子的压力越大。

  黎簇的身子就埋在沙丘的下面,这里的阻力已经很大很大,四周的沙子不再动了,而是像石膏一样固定着他的四肢,他还是努力的挣扎着自己。

  他摆动头部,下巴用力贴近脖子,所以他的鼻子有一小小的空间,可以在最后窒息的关头,还能再吸一口气。

  这口气帮了黎簇的大忙,其实到他能够喘息两三分钟的时间,黎簇的这个时候强迫自己能够冷静下来,如果这个时候需要自己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行动,那么剩下的两分钟用来思考是绝对值得的,他想了想,沙子不比水,在水中任何的缝隙都不可能有,但是在沙子中有大量的空气,他现在只需要在鼻子四周架起一个竹竿大的空间,这样他能够从容的喘上几口,这样能坚持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这样他的体力就能恢复,他就能继续往上爬。

  但他的手绝对是不能动的,把手在沙子里移动到自己面前,所需要的氧气,会让他直接窒息,他现在只能通过最小的体力达到这样的效果。

  于是黎簇开始用他的鼻子,小心翼翼地挪动,窒息的感觉如影随形。他挪啊挪,用力压缩面前的沙子,慢慢的鼻腔下的空间大了起来,他又吸了口气,觉得精神好多了。刚想吸第二口,面前的空间上的沙子就塌了,一口沙子直接吸进了他的肺里,他开始剧烈咳嗽,知道自己死定了。

  时间往回倒流,吴邪披着黑色的帆布雨披,站在沙丘上,安静的看着黎簇他们盖着帐篷寻找离人悲。

  沙丘塌陷,几个人滚了进去,消失不见。

  身后的王盟说道:“老板,你觉不觉得这样还是有点冒险?”

  “我从西藏回来之后,就很少会看错人。”吴邪道,他转身对离他有些远的黑眼镜说道:“这里就拜托你了。”

  黑眼镜点了点头,他撑着伞,手插在口袋里,“你真的变了很多。”

  吴邪没有理会,他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很久了,他已经学会了只看结果的道理。

  “你真的不姓张?”吴邪最后问了黑眼镜一句。

  黑眼镜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我不管怎么样,还是会痛一痛的。”

  “啊,那我现在连你都不如了。”吴邪说道,挥手和王盟两个人走下了沙丘。

  黑眼镜叫了一声,“别把自己搞死了啊,不然我无法交代。”

  吴邪没有理会,雨开始小起来,他扯掉了自己的头发,露出了已经剃光的光头,带上了眼镜,能看到他的雨披里面,是喇嘛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