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四十九章 胖爷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9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四十九章 胖爷 (更新时间2013年4月19日)

  解雨臣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车厢在晃动,这是一辆运煤的车,煤堆堆在边上,他睡在两堆煤渣之间的车厢底部。

  浑身是污煤的颜色,好在有先见之明,穿了皮衣,比较好打理。

  车厢的晃动正在缓缓减弱,应该是进站了。

  到哪里了呢?他选择的火车有十六班,目的地全部都不一样,停靠站加上换乘的可能,加起来一共有4000多个,如果他多次换乘,几乎全国的火车站他都有可能出现。

  对方可以知道他离开那条铁轨的唯一方式就是上另外一辆火车,那条铁轨附近的乡村在24个小时内会越来越危险,进入有人的地方也容易留下蛛丝马迹。

  对方一定会预判换乘的,这是基本的思路,但是他没有换乘。他相信自己即使被发现也有办法能够逃脱。

  火车停了下来,他拉开车厢的门,一股冷冽的空气涌了进来,很冷。

  他裹紧皮衣,跳下火车,看到了两边的针叶林,心说都已经到东北一带了吗?

  四顾无人,这是一个小货运站,有人在前面下煤,他从月台一路出去,吐着白气来到站台的小卖部,买了一包烟。坐着三轮车去了镇上,找了一个手机点,买了只手机。

  在买羽绒服的同时,他设定了一个定时发送短信的APP,把手机放到了厕所的气窗上。

  回到车站,他买了一张火车票,又开始了另一段旅程。

  7个小时之后,发送定时短信的APP启动,一条短信自动发出。

  北京的霍秀秀已经在凳子上坐了两天一夜,她一动不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巨大的四合院,冷冷清清,外带着外面喧嚣的北京城,喧嚣之中也透着寒意,透着血的味道。

  苍茫的大地往外延伸,整个中国与北京这块土地相连,所有的脉动似乎都接着地气汇聚到了这个院子里,这个房间内,这个女人面前的那只手机上。

  当年她走近这个院子的时候,解雨臣正在踢毽子,新买的四合院,还没有完全整修完毕,之前总听奶奶说,这个哥哥不容易,很不容易。这个哥哥在阳光下踢着毽子,长头发比自己的还飘逸,看上去很开心,很专注。是如何的不容易法呢?

  那个小小的哥哥,当时面对的不容易,是这个院子,还是外面的北京城,还是北京城外的整个大地?

  霍秀秀在长大的过程中,一点一点的理解,一点一点的看到,然而,直到三天前的那一刻,她才真正理解,这个哥哥的不容易在哪里。

  那条短信在天空中反射,传播,在中国所有城市的某个人手机上炸响之后,她所处的这个四合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怪物,这个怪物不停的延伸,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最后笼罩了整个大地。

  在这个怪物面前的,就只有她自己了。

  “原来你之前面对的,是这样一个东西。”霍秀秀的手在发抖,她能真正感觉到,解雨臣单薄的身体,在这个院子里,和永远离开之后,这个世界分量的差别。

  这么多年了,他一个人,背靠着时刻会吞噬掉他们的庞然大物,谈笑风生的在这里喝茶,插花,练戏,画画。她可以搂着他的胳膊,做各种任性的事情,那么多年。

  “谢谢。”秀秀之前哭的时候,说了好久好久,不知道是因为心疼还是因为恐惧。

  桌子上的手机闪了一下,一条短信发了过来,秀秀没有看那只手机,她心里松了口气,同时也紧张了起来。

  她站了起来,走了出去,院子里的花坛上只蹲着一个胖子,一个穿着蓝袍的藏族人,看到她走出来,都站了起来。

  “就只有我们几个了?”秀秀苦涩的笑笑。

  胖子掂量了一下背包,“怎么,看不起胖爷我?”秀秀看了看蓝袍的藏族人,那人行了一个藏族礼。

  “走吧。”

  秀秀推开了四合院的门,门外熙熙攘攘,站着各色人等,就像当年吴邪见识到的长沙。

  看到秀秀出来,那些人都停止了闲聊,看着他们。秀秀往前走了几步,这些人把秀秀要离开的道路挡住了。在人群中,有一个人说道,这个女的是我的妹妹,不要伤她,其他人可以随便处置。

  胖子甩下背包,从里面扯出两大管雷管,像鞭炮一样往自己身上一披,啪,点上一支烟。“不好意思,狗血桥段,我港台片看多了,所以小朋友不应该多看港台片。”

  “不用怕,他不敢引爆的。”人群里的人说。

  没有一个人动,人群里的人又喊了一声,就有人回喊道:“这个人是王胖子,王胖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过誉过誉。”胖子乐呵道,“来来来,你这么说了,我都不好意思不丢了。给你个面子。”

  说着点上一根雷管就往人群里一扔。

  所有人立即扑倒,雷管爆炸,扑倒了一片。

  人爬起来,就看到烟雾中胖子和蓝袍藏人挡在了秀秀面前,身上已经全是炸伤,但是他们在爆炸的时候硬是没有做任何的躲避动作,就像墙一样挡在秀秀面前。

  “真他妈给力,装酷装嗤了。”胖子吐出一口血,似乎有点恶心。对蓝袍说道:“经验不足,不好意思。”

  蓝袍比胖子好些,抹掉脸上的血,说了一句藏文。

  显然不是什么好话,四周的人开始站起来,胖子再次点起一根雷管,抛了过去,这一次他抛的远了一些。

  够了,爆炸过后,再次站起来的人,开始四散而逃。

  三个人没有任何的动作,胖子和秀秀只是在人群中盯着那些四散而逃的人的手。

  “那儿呢!”胖子眼尖,立即就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动作比其他人都稳,虽然也似乎在跑,但是节奏和其他人完全不同。

  瞬间蓝袍的藏人就如离弦之箭一样朝那个年轻人冲了过去。一把藏刀从袖子里飞了出来。

  年轻人猝不及防,但是反应极其快,藏刀压过来的瞬间,横飞了出去,单手撑地翻了起来,但是蓝袍藏人的速度比他还快,年轻人刚站稳,蓝袍藏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后。闪电一样的藏刀砸在他的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