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五十章 藏人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0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五十章 藏人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0日)

  年轻人闷哼一声,竟然没有任何事情,而是反头后甩,用后脑去撞蓝袍藏人的头。

  蓝袍藏人大喝一声,额头迎上,“啪”一声巨响,胖子从来没有听过两个人撞头可以撞得那么响,普通人脑浆都从鼻孔里撞出来。

  两个人都弹开,蓝袍退后了两步站住,年轻人直接甩倒在地。

  蓝袍走过去,看了看他奇长的手指,反手一刀,把两根手指切了下来,毫不犹豫,然后抖干净,放进自己腰间的皮囊里。

  胖子过去,也有点不忍看,但是蓝袍动作太快,他也阻止不了,蹲下来,看了看这个昏迷的年轻人。对蓝袍竖了竖大拇指。

  一物降一物。

  这个汉子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和小哥打成平手的人,也是吴邪整个局里,最强力的发力点。

  就好像牧羊人开始被羊猎杀一样,就算是再小的方面,也足够让牧羊人疑惑的了。

  当然这不是最终目的,胖子抗起那个年轻人,三个人匆匆隐入夜色之中。

  所有人的目的,是解家的那个印章,有了这个唯一的印章,就可以从世界各地的银行中,提出解家储备的古董,解雨臣的经营理念和经营翡翠的理念很像,现金是不重要的,在古玩拍卖日益火爆的今天,控制源头的数量和控制拍卖行,囤积精品才是经营的核心。

  和那些土豹子不一样,解雨臣是阻止中国国宝外流最大的功臣,大量未现世的国宝,都在解字底下的恒温恒湿,空气隔绝的真空保险柜里。解雨臣也是藏宝于民这个概念的开创者,他不信任现有体制的文物保护制度,宁愿把这些国宝散布于民间。北京第一个藏宝俱乐部使用基金形式管理,也是解雨臣创立。

  一个小孩子,如果撬动巨大的商业帝国,控制这些穷凶极恶的人,是因为他用信仰几乎垄断所有的巨型交易。

  霍秀秀明白这一套理论,这个特制的,会根据时间精确到秒变换图形的印章,和那些银行对应的数据库体系对应,无法复制,全世界只有这一个。现在就挂在霍秀秀的脖子上。

  在他们走向胖子的POLO的路上,霍秀秀把这个印章扯了下来,丢进了路边的下水道。

  随着水流的冲刷,印章被灌入下水道的深处,3个月后,备用电池的电源耗尽之后,印章将停止变化。估值将近300亿的财富会变成死账,永远封死在银行里。

  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仍将把这三个人当成握有这些财富的钥匙。

  不久之前,解雨臣坐在她面前,和她说道:“要把水搅浑,需要把最大的价值,交给一个绝对的弱者,然后再把她丢进豺狼虎豹的丛林里。那个时候,你必然看到所有人的真面目。”

  当年如来佛祖就是这么教导唐僧的,当然,齐天大圣总是要有的。

  胖子发动了车子,POLO车内空间太小了,几个人挤得很局促:“知道我们要绑票,不能开辆宽敞点的车来吗?”

  “胖爷我最近经济不景气。”胖子说道,发动了汽车,有点生疏的踩了油门,“只剩2分了,帮我看着点红灯。”

  第一个来投靠的是猪八戒。霍秀秀叹了口气,小车开出胡同,上了大街。直奔顺义而去。刚开到第一个岔道口,一辆公共汽车呼啸而来,胖子方向盘狂打,擦着边把公共汽车让了过去,然后油门猛踩,小POLO瞬间加速,再连闯三个红灯。在闪光灯的欢送下开始在逆向车道狂奔。

  霍秀秀被甩来甩去,撞了三次头,大叫你干什么,胖子道:“这一招他们用过,老子早有防备。这车的发动机改装过。”

  从逆向车道找了一个口子又转回到正向车道,后面有车已经追了上来。

  “北京拍不了飞车戏。”胖子朝窗口大骂,前面是红灯,他猛踩煞车,追的车直接冲了上来,停到了他车的边上,胖子拿起一根雷管,点上就丢进对方车窗里。

  瞬间,车的四扇门打开,车里的人全跑了出来。

  胖子油门一踩,挤压前面两辆车,就冲了红灯而去。霍秀秀大叫:“你会伤到其他人的。”

  “放心,就之前丢的两个是真的,剩下的全是假的了,我哪儿去搞那么多雷管,这儿是北京城。”胖子急转,在北京一个红灯的差距可能就是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差别了。直上了机场高速,飙过3环由四环直上京承。

  由后沙峪下到火沙路之后,他们开进了一条小路,来到了一处别墅区,在一幢别墅之前停了下来。

  把那个年轻人抗下车,胖子踹门进别墅,秀秀就问:“这是你家?”

  “我哥们家。”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哥们家的门的?”

  “他们去旅游了。没事,这家伙有钱。”胖子踹开客厅的门,把年轻人甩在一张椅子上,转身打开茶几上的酒,自己灌了两口,喷到那年轻人脸上。

  “别装了,这是伏特加。”胖子点上烟,把剩下的酒在茶几上划了一条线,火柴一点。烧了起来。“不睁眼我就点你身上了,我做得出来。”

  年轻人睁开了眼睛,胖子问道:“名字叫什么?”

  “陈亥声。”

  “我的意思是族名。”胖子道。

  年轻人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汪灿。”

  北京口音,听着挺轻松的。

  胖子点头,“按照族规,你什么都不能说,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如果有可能,他们希望你最快死掉,对不对?”

  年轻人笑了笑,似乎不以为意。

  “但是族规里还有一条规矩,就是遇到某种人,你必须无条件服从,对不对?”胖子说道。

  年轻人的笑容凝固了。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胖子退下,蓝袍的藏人走到年轻人面前,脱掉了自己裹在手上的绷带。

  他的手背上,纹着一只凤凰。尾翼上扬,一直纹入了藏人的袖子。

  胖子在身后道:“我们需要你去做件事情,你必须照办,否则你知道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