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五十五章 守恒的洞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1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五十五章 守恒的洞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1日)

  于是黎簇就问他道:“是什么事情?你说我们把该拿的东西拿走就可以了。此地非常蹊跷,我们不宜久留。”

  对方就说道:“对不起,我有件事情骗了你们。这件事情只有到了这里我才能告诉你们。”

  黎簇就问道:“不能等我们上去了再说吗?”

  那个人看了看黎簇说道:“关于那个梦,其实有一部分我并没有说。”

  “什么事情?”黎簇问道。

  对方道:“如果我们在这个洞里不完成一件事情的话,我们可能都会死在这里。”

  黎簇和苏万对视了一眼。

  “什么事情?”黎簇问道。“该不是修炼什么武林秘籍?”

  “不是。”对方道:“这个洞,是守恒的,我们从这个洞里拿走一些东西,就要留下东西做交换。”说着这个白衣人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包,踢开了自己面前的一些小碎金,一块平整的石头露了出来。

  黎簇看到这块石头上面,全部都是风干的人的各种器官,有手指,有整只手,有耳朵,有牙齿,有腐烂的皮肤,还有生殖器。

  “这些是前人留下的。”他指了指石头盘的中央一个青铜的转盘:“转动这个,指勺停在哪里,你就留下哪个东西。”

  指勺的四周刻着人的各种器官,甚至还有人的眼睛和舌头。

  “这是个赌博。”白衣人说道:“这些黄金,对于我来说,比我的命还重要。”

  “我们不要了。”黎簇道。谁他妈会冒着切小弟弟的危险去要一堆黄金?

  “不好意思。”白衣人笑了笑:“几个人进来,几个人出去,如果我选择了黄金,你们也必须选择黄金,否则,我们三个人都出不去。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有人死在这儿。”

  黎簇就笑了笑,从黄金里就操起一根金棍:“那我只有打得你两袖清风了。”刚上前一步,边上的苏万忽然蹲了下来。抱住了黎簇的大腿。

  “你干嘛?”黎簇一愣,苏万忽然拔出一把金色的锥子,直刺黎簇的脚踝。

  一阵剧痛,黎簇心说你他妈反了,就拿棍子去敲苏万,瞬间他四周的黄金全部消失了,黑暗又重新出现。只觉得脚踝剧痛无比,有人在用什么东西狠狠的扎他。

  他痛得扭动,就听到自己的身下有人喊道:“鸭梨,快醒醒,不能闭上眼睛。”

  身上的蛇缠绕得非常非常紧,他疼得几乎抽筋,大喝:“我不闭,你他妈能别扎了吗?”

  下面的人立即停了,“不好意思!”黎簇听出了是苏万的声音。脚踝的疼痛一消失,黎簇立即感觉不对,那种迷蒙的感觉又出现了。他立即大喝:“别停,继续扎!”

  “你有点准主意行不行?”苏万骂道,立即又快速插了黎簇十几下。黎簇大骂:“你能别那么极端吗!”

  苏万放慢速度,黎簇就问怎么回事,苏万道他也被这蛇缠住了,黎簇被爪子抓取之后,他就是第二个,两个人应该差不多时间被拖进沙子里。

  “这条蛇特别邪门,千万别睡去。”苏万道,一边有节奏的插黎簇的脚踝,黎簇的脚踝都麻了,逐渐没有痛感了。“老子把自己插醒,我看你在说梦话,立即就扎你。”

  “你他妈能插蛇吗?”黎簇道:“你扎我有个屌用啊!”他自己醒的时候是不知道自己被蛇困住了,苏万既然知道,第一反应竟然是把自己插醒,而不是去攻击这条蛇。自己的腿没多少地方好插了。

  “哎,我还真没想到。不会出事吧。”苏万道。

  “爷爷,我们已经出事了!”黎簇道,“别插这条腿了,换条腿吧,你用的什么凶器啊?”

  “圆规啊,我不是在做题嘛。”苏万道:“那我插蛇!”说完苏万就用力一下插在黎簇小腿上。

  黎簇疼的得大叫起来,苏万立即道:“啊,为什么我插蛇你疼啊?”

  “那是我的腿啊我的腿!”黎簇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用头四处拼命乱撞。

  “你的腿长鳞片?”苏万疑惑道。

  “什么鳞片?”

  “我的手表上有手电,我能看到蛇鳞片。”苏万摸了一把,骂了一声:“鸭梨,你的腿在蛇的肚子里,但是你的脚踝在蛇肚子外面,为什么?你把蛇肚子踹破了?”然后惊叫道:“鸭梨,你在那个蛇的张开的脖子里,他像眼镜蛇一样把脖子张开,然后把你包了进去。”

  黎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咬牙道:“你有圆规是吧,手上还有一只手表是吧?”

  苏万点头,黎簇感觉到了他在点头,大怒:“说话!你点头我又看不见!”

  “是是。”

  “身上有任何可以去火的东西吗?”

  “餐巾纸,还有一小瓶酒。”

  “用酒弄湿餐巾纸,抹到蛇身上,你听着,有GPS的手表一定是锂电池的,锂电池只要短路就会燃烧,燃烧温度非常高。你把这些东西混在一起,倒在蛇的鳞片上,酒精能涂多少就涂多少,烧死它。”

  “管用吗?我的表很贵的。”

  “锂电池燃烧的温度有300度,烧不死也会痛的。”

  苏万骂了一声,马上照办,这是黎簇看贝尔的电视节目看来的,没想到还真能用上。

  苏万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弄短路,弄了十几分钟,终于成功了,他惊叫了一声,显然自己都被烫到了,一下蛇下面就闪出火光。

  3秒之后,白蛇感觉到了不对劲,扭动起来,黎簇咬牙,接着蛇的动作越来越大,开始扭动撞开四周的沙子,忽一下,一股清醒的空气,四周的压抑感消失了,蛇从沙地里喷了出来,把他和苏万甩飞,在沙地里不停的翻滚,爬行,想用沙子把火扑灭。

  黎簇爬起来,腿疼得在发抖,苏万的头发全部被烧焦了,脸黑得像包公一样,拿着圆规也爬起来。

  白色的巨蛇到处乱撞,无奈火竟然越来越大,苏万道:“鸭梨,你没和我说过,这东西的威力那么大。”

  巨蛇翻身,身上所有的鳞片全部张开,黎簇忽然看到,这条蛇的额头上,竟然还有一只类似眼睛的东西。

  “这不是蛇。”他们身后有人说道,黎簇回头一看,黑眼镜坐在他们身后的一块石头上,手里拿着一只喷雾剂瓶子。“这是条白化的烛九阴,烛龙,古人拿这种蛇的油做蜡烛,白蛇很少见。这条蛇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了,九头蛇柏提供他食物,不然不会那么大。这种蛇有一定的智慧,他们分泌的荷尔蒙能传递很多信息。”

  黎簇皱了皱眉头,“信息?”

  “对,而且非常离奇的是,古人发现,这种蛇的荷尔蒙可以被某些人读取。所以,这种蛇的幼蛇,被古人用来做传递复杂信息的工具,在文字没有发明之前。”黑眼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