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五十七章 设计图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2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五十七章 设计图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2日)

  两个人都被黑眼镜打得鼻青脸肿,乖乖跟在他身后来到滤水池的边上,他们仍旧在原来的房间里,黑眼镜说,杨好和梁湾最后都跳入了这个水池,如果没死的话,他们已经潜水进入了水池下的管道。

  黑眼镜手里的喷雾是吴邪说的那种可以克制九头蛇柏的石头粉,他们身上喷了两三个叉叉,入水之后在另一头出来还得继续喷,所以他们没法离黑眼镜太远。

  雨已经停了,坐在蓄水池的边上,头顶寂静无声,沙漠之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苏万的手表甚至还在运转,但是只剩下了计时功能。他看了一眼,就对黎簇说道:“刚刚我们活过了10小时,离度过第一天还有14个小时。”

  “把表摘了,它再响一次,我一定让你吃下去。”黎簇道。

  “放心吧。现在是备用电源只针对时间了。”苏万道。

  黑眼镜第一个下到水中,摘掉了自己的墨镜,换上了亚膜的潜水镜。转身对黎簇和苏万道:“这是一条分界线。”

  黎簇和苏万疑惑的看着他,他继续道:“之前你们经历的一切,都是你们可以应付的,等你们再从水面下上去,那就是另外一个世界。”说着潜入水中,黎簇内心对于这些片场话早就麻木了,他呸了一口,瞪了苏万一眼,也潜水了下去。

  苏万耸耸肩,跟了下去。

  水很凉,和初掉入水中时候的体感不同,黑眼镜入水之后,把手电打到最大。四处照射,四周还能看到一些黑蛇,但是都在水底蛰伏不动,像海底的海参一样。被搅动的沙子已经沉淀得差不多了,水中只悬浮着一些颗粒。

  手电光非常亮,以至于照不到的地方一片漆黑,这种水底的感觉让黎簇胆寒,冰冷的水让他越来越冷静,之前狂热的愤怒也逐渐消失了。

  来到了入口,三个人上去换气,尽量让自己的肺部的紧张感放松放松再放松,然后深吸入一口气,黑瞎子打头转入洞中。

  洞里非常狭窄,黎簇入洞之后瞬间就觉得气闷,是紧张让他血液里的氧气迅速消耗,他勉力闭上眼睛,一点一点的往外吐气,一边缓缓的爬进去。

  管道很深,黑瞎子爬得非常快,简直就像一只在自来水管里生活了多年的水老鼠,黎簇缓缓地跟在后面,爬过有沙子的一段,水管才宽大起来,他们看到了水泥的管壁,管壁平行的部分大概有五十米左右,通过之后,黎簇觉得自己离溺水已经不远了。

  五十米之后,水管网上,他所有的体力都在肺部,憋住不吸入水,靠着浮力尸体一样的飘了上去。

  出水的瞬间,他吸入了出生以来最大的一口空气,直吸到他的肺要爆炸了,他才缓缓吐了出来。他竟然从空气中尝出了一丝清甜。

  甩掉头发上的水,他看到已经上岸的黑瞎子打起了一只荧光棒,丢在地上。

  他爬了上去,苏万大吼一声从水里破水而出,大口的喘起气来。

  黑瞎子做了个“嘘”的表情,从自己的背包里抽出了黑刀横在腰后,“先找哪一个?”他问道。

  “他们两个不是应该在一起吗?”黎簇道。

  “不会在一起。”黑瞎子指了指地上,地上有两行脚印,面前是一个丁字入口,有三条通道指向三个方向,两行脚印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杨子还是不懂得迁就女人啊。”苏万摇头道。

  “我找梁湾。”黎簇道:“你们两个去找杨子。”

  黑眼镜拒绝,说三个人必须一起行动,“那个姑娘给你看过这一代的平面图吗?”

  “她说这里面的部分没有出口,是根据古代的设计图纸,用现代工程技术修建的。”

  “对,知道那是什么古代设计图纸吗?”

  黎簇和苏万都摇头,黑眼镜蹲下来,掏出喷雾,在水泥地上喷了几十条线条。苏万立即道:“奇门遁甲。咦,不对,你画反了。”

  黑瞎子道:“不懂不要装懂,这个设计要追溯源头,只能由易经出发,没有经过奇门遁甲的演练,它更原始,我们推测它是根据现在易经之前的版本,也就是龙甲黄帝时代的设计的,不过你最后说对了,这里的整个格局,是反的。所有的风水朝向,是朝内的。”

  “朝内,他的里面有什么?”黎簇想了想,说道:“明白了,在这个建筑群的中心,是那个古墓,也就是说——”

  “有人不愿意古墓中的什么东西出来。”黑瞎子道。

  黎簇心说:该不会是要困住那个叫九头蛇柏的东西吧?那种东西,不用那么大的阵仗吧。

  黎簇端详着复杂的线条,这些图案在整个平面图上显得犹如天书一般,他问黑瞎子道:“这种东西,真的有什么实际功能吗?”

  黑瞎子说道:“古代的这种层面的东西在现代是无法推算的。第一,现在根本不会有人花那么多时间去推算完全没有价值的东西。第二,这些东西都没有逻辑基础,没有逻辑就无法做推导,他们的效果是基于现在知识之上的。”

  苏万点头道:“中国古代科学,很大程度上被称呼为现象科学,比如说炸药,只知道三种东西混在一起会爆炸,但是中国人不知道为什么会爆炸。”

  黎簇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之前在沙漠之上看到的磷光形成的图案,说道:“这里还是会有九头蛇柏,我记得有一条主脉是在这里通过的。九头蛇柏的根部,是不是在那个古墓里?”

  黑瞎子耸肩,“我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之前我们勘探的时候,从来没有踏入过这个丁字路口一步。”忽然就笑了笑,好像想起了很开心的事情,拍了拍黎簇的肩膀:“我们又要相依为命了。”

  黎簇打了个激灵,想到了黑眼镜一些变态的行为,立即退了开去,黑眼镜摇摇晃晃的跟着梁湾的脚印走了几步,做了个跟上的手势,就往丁字路口中的一个方向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