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六十章 壁画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3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六十章 壁画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3日)

  他搞完这些,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两边的隧道大吼了起来。

  “艹他祖宗,有什么来什么!让你小爷爷见识见识!!”声音此起彼伏,各种回音交织,一直传往隧道的内侧。

  吼完之后,他开始唱《大花轿》,一时间,30年没有任何动静的这些管道内,传来了极其复杂的各种回音组成的交响吼。

  唱了四五句,黎簇安静了下来,等到所有的回音落下,他就听到一边黑瞎子跑路的通道之中,传来了另一种一连串的轻微的回音。

  轻微的回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逐渐可以分辨,黎簇意识到,那种木屐走路的声音又出现了。

  黎簇咬住一个冷焰火,翻开引爆器。慢慢退入了黑暗之中。

  木屐的声音来的非常之快,黎簇几乎懒的想那可能是个什么东西,因为核心线索太少了。

  既然自己想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就让自己亲眼看到。少一些想象力和自己吓自己,多一些行动。

  木屐声在甬道口停住,黎簇闭上眼睛,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荧光之后的黑暗。等待着里面的东西出现。

  一定是个庞然大物。他心说,脑海里出现的是巨大的蛇一样的东西从黑暗中探出脑袋。鳞片泛着幽绿的光。

  然而没有,在黑暗中首先出来的,是一团黑色的雾气,似乎是远处的黑暗中,分离出来一团,涌到了有光线的岔路口。

  黑暗越来越多,黑色的雾气慢慢充斥了整个岔口的空间,接着,黎簇听到了清晰的一声木屐的声音,是从岔口区域管道的顶部发出的。

  不是这团黑色的雾气发出的,反而倒像是顶部有什么装置被启动了。

  黑色的雾气围绕着黎簇的衣服,变换着深浅和形状,挤满了整个空间。

  什么玩意?幽灵?还是,某种有毒的烟雾?

  烟雾怎么会追着他们跑?

  黎簇走过去几步,想看看清楚,他慢慢靠近,就听到那边传来了一些,类似于共振的动静。他听到这个声音,条件反射的感觉到不舒适,随即他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

  那是昆虫震动翅膀的声音。声音很团集,说明单个的昆虫很小。

  一团虫子能把黑瞎子吓成这样?他叹了口气,忽然发现四周有些不对,他看了看他身边的墙壁,发现墙壁上的沥青,蠕动了起来。

  沥青上那些犹如皮肤病的突起,都开始动了起来,他打起冷焰火,就发现他四周整个管道壁上的沥青,竟然全部不是沥青,而是大量的只有衬衫纽扣大小的甲虫。

  无数的小甲虫开始挪动,整个管壁好像活了一样,黑色突起各种扭曲。前后都看不到头,似乎整条管道里全部都是这种虫子。

  “啧。”黎簇郁闷了一下。按下了引爆的按钮。

  瞬间,或者说,只有四十分之一瞬间,C4的威力远远出乎黎簇的意料。管道形成的气压更加夸张,整个管道就像一根炮管开炮一样,瞬间黎簇被气压拍晕,他连爆炸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就直接像炮弹一样被射了出去。

  第一次撞击是左边的墙壁,距离他站的地方有100多米,他的膝盖撞上,粉碎性骨折,然后人在墙壁上好像挫泥一样挫了六七米,摔在地上。弹起来,撞上另一面墙壁。

  完了,他心说,吴老板又要在手上划一刀了。

  他最后一次撞击之后醒了过来,开始大量吐血,血喷射性从他鼻孔里喷出,浑身上下是见肉的擦伤。

  耳膜嗡嗡直叫,剧烈的头晕,四周一片漆黑,接着他的眼前出现了白光。

  不是外界的光,他相信,他要死了。

  太好了,在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的情况下,他立即就要死了。

  这和打游戏还真是不一样。自己是个傻X,太莽撞了。

  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白光逐渐扩张,接着,充斥了他整个视野,接着白光重新开始收缩,他忽然看到了一种速度,一种意识远去的速度,最后是一片黑暗。

  他马上就要失去知觉。

  就在那个瞬间,痛苦忽然出现了,一下把他的意识拉了回来,他感觉到他的腿越来越痛,接着是手,背和胸口。

  他睁开眼睛,深呼吸压抑这些痛苦,一直压抑了几个小时,然后咬牙坐了起来。往后靠到墙壁上。墙壁靠上去不是特别的稳固。

  他没有办法横向移动,他靠了上去,墙壁一个翻转,竟然是一个活动门,黎簇一个倒栽葱,摔了下去。

  是一条笔直往下的通道,黎簇摔进通道里,地下是排水道,他摔进了水里。

  水流非常急,他瞬间被水流卷动,但是毫无挣扎的力气。但是排水道里,却不是绝对的黑暗。

  他看到了大量的骸骨,堆积在水道的四周,磷光泛起,全部是累累的白骨。

  他一点也不害怕,因为他很快就要加入这个和谐的大家庭了。

  接着他发现有些不对,这个水道,并不是水泥做的,竟然是石头雕刻而成的。

  全是黑色的石头,古老,氧化和腐蚀的纹路非常明显,这地方最起码有几千年的历史了。

  接着他模糊的看到了这些黑色石头上的壁画。

  他看不清楚,但是好奇心让他尝试能不能靠岸,他要死个明白。

  他在水里挣扎,手脚都不受自己控制,水流带着他继续往前,他看到了一道石头门洞。开始在这个奇怪的下水系统里出现。

  那是铁链悬挂的黑色石坝,上面有一些简单的雕刻,似乎是用来放下隔断水流的。如今悬挂在水流之上,黎簇不得不注意才能不让自己被这些石坝撞到。

  随着往这个排水道的深处越来越近,这些石坝越来越大,感觉上下水道也越来越宽。聚集的白骨也越来越多。

  他的体温越来越低,冰凉的水让他的远离了疼痛,浑身的麻木让他不那么难受,但是他也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他强忍着让自己没有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再次惊醒,发现水流变得平缓,自己搁浅在了一个石滩上。

  他来到一个垂直高度相当高的洞穴,洞穴的底部,全是细小的石块,已经全部被水流磨成了砂砾大一些的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