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六十一章 看到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六十一章 看到了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4日)

  洞穴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底部的石滩,中间高四周低,四周在水下,中间在水上。所有小碎石头,都是黑色的。冲刷得像黑色的围棋一样。

  水在这里非常平缓,能感觉到水流往这些软石下渗透,这应该是滤水体系的一部分。

  这些水是从哪儿来的,是雨水,还是本来就在这个废墟地下的水?如果是雨水的话,为何现在自己还活着。

  不是应该已经被腐蚀干净了吗?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手苍白,出现了无数的溃烂点,他意识到不对,不是自己没有被腐蚀,而是自己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了。

  难道刚才自己的脖子被摔烂了。

  他努力扭动身子,一脱离水,重力立即让他的膝盖剧痛无比。让他立即惨叫起来。

  但是疼痛也让黎簇瞬间脱离那种混沌的状态,他大吼了几声,爬上了干燥的石滩顶部。

  他仰卧着,看到了从洞顶上垂下的犹如瀑布一样的植物根须。洞壁上也是,大量的植物根须贴着洞壁蔓延下来。磷光从水面下透上来,整个洞穴被一种魔幻一样的绿光笼罩着。

  他看了看身上的皮肤,腐蚀得非常厉害,即使治好了,自己估计也是一个类似于严重烧伤的人。但是这里这些水的腐蚀性已经减弱了,可能混合了一些地下水。否则自己应该已经变成白骨了。

  他没有继续考虑下去,而是开始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去看自己的伤口。

  到现在还没死,那就基本上死不了了,既然死不了,就别做无用的事情。

  他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已经完全变形,剧痛丝毫没有任何的减弱。

  “我需要一个专业的医生。”他想着,有一瞬间,他会忽然想到学校,想到自己在自己的座位上写作业,看隔壁班的女生穿着白裙子从窗口走过。

  单纯安全而且只需要烦恼老师的怒吼的日子,当时觉得无比的厌恶,现在想想,还真是简单。

  自己怎么会混到这种地步。

  背包里只剩下一些食物,其他就只有一条绳子和一些攀爬的小工具,他默默的算了一下,让这条腿废掉,自己只剩下一条健全的腿,整个复原时间估计需要三个月吧,在这里撑半个月的时间,自己就能以残疾人的身份重新跳入水里,找地方出去。

  他必须得求救,否则,这种死法太痛苦了。

  但是他想不出求救的方法,他坐在那里,一边呻吟,用大部分的精力忍受痛苦,一边用剩下的精力思考。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四周的光线,一些之前看不到的东西,在绿光中慢慢显出了轮廓。

  他看到在那些植物的根须中,隐藏着很多的浮雕和雕像,因为和这些藤蔓几乎已经融为一体,很难察觉。

  距离还是较远,看不清楚细节,但是其中的雕像,体积很大,他看到了其中一座雕像,被藤蔓缠绕,但是画面还是相当的熟悉。

  “哦,SHIT!”他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

  在这个地方,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不会惊讶或者犹豫,这是他以为。佛像,不认识的地方性文明的邪神,或者是其他的外来宗教。

  但是他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个人的雕像,出现在这个地方。他惊呆了,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

  80年代开始修建的这个沙漠地下建筑,奇怪的建筑结构,无数的信息在他脑子里胡乱窜来窜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这里所有的一切,是这么个用途。”黎簇明白了,他懂了,他觉得好笑,但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他随即涌上一股悲哀:“我不能死,我得把我能看到的东西带出去。”

  他抬头看了看垂下的那些根须,从背包里取出绳子和勾爪,做了个绳套。尝试够到那些根须,把绳套绑上去。

  根须离他有三四个人的距离,他抛了几下,绕上一条手臂粗细的树根。

  他挥动了一下手臂,他无论动哪个地方,都是浑身的剧痛。

  他躺倒在地,精疲力尽,吃了几口干粮,就着喉咙里的血咽下去。他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绳子的另一头系在他的腰间,他没解开,他也不是睡着了,事实上,他终于晕了过去。

  在另一边,梁湾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

  这是一个3区靠近核心的地方,她一路毫无目的的乱走,等她冷静下来,她已经到了这个地方。

  这个房间是她一路过来,看到的唯一一个“房间”,其他的入口全部通往的是另一条管道。

  房间里有废弃的桌椅,造型很呆板,但是用料相当的考究。让她决定在这里休息,这个房间有一个通风口,有一股暖风从这个通风口涌进来。

  在阴冷的管道内,这股暖风让这个房间很有安全感。

  在房间的尽头,也有一个水池,这个水池是封闭的,从边上墙壁上的很多挂衣钩和木头长立柜来看,这应该是一个洗澡的地方。在墙壁上还有怀疑是之前装莲蓬头冲淋浴的装置,现在都消失了。

  水池中的水有一点温度。

  梁湾在椅子上休息了很长时间,她毫不怀疑,黎簇和苏万已经死了。在混乱中她跟着杨好跳进了滤水池。那个男孩子,丝毫没有顾忌她,只顾自己跑了。

  男人在任何场合都靠不住,特别是这种特别需要他们能靠得住的时候。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倒计时还在跳表。而离吴邪说的,活过三天,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不管吴邪当时的话是什么意思,至少事实是,在这里活过三天确实非常难。

  她在水池里洗了把脸,意识到这个水池里的水非常干净。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有些心动,犹豫了一下,她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走近了水池里。

  并不是滚烫的水,但是有些温度的水,开始清洁她身上的每个毛孔,让她感觉到一种令人晕眩的愉悦。

  她把头埋入水中,让自己冷静下来。荧光棒的光线不强,但是在黑暗中这样的体验,让她有一种在做SPA的错觉。

  她抬起头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发现自己发烧了。

  高压环境下,她的身体经常会没有原因的发烧。她看着自己的肩膀,白皙的皮肤上,慢慢开始出现花纹。那是一只凤凰的图腾。

  她从小就对自己的纹身非常迷惑,她并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纹上去的,这个只有在体温升高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图案,她只在某一个人身上,看到过相同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