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六十二章 可怜的苏万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六十二章 可怜的苏万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4日)

  梁湾从水池里出来,这里的水干净得吓人,显然这里用了非常简陋,但是有效的滤水设备。她用自己的衣服擦干自己的身体,虽然会带上一些汗味,但是这里实在没有其他东西可以使用。

  体温没有继续升高,她的头有一些晕,感觉还能坚持。

  她在水池里把衣服全部洗干净,挂了起来。全部做完之后,她坐在那张木头躺椅上,靠了上去,全身赤裸着,虽然她知道周围出现人的几率很小很小,但她还是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她紧闭着双腿,双手护住胸部,缩在椅子上面,从风口上传来的暖风,迅速的烘干湿了的衣服和她身上的湿气,暖洋洋的,她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但她不敢睡着,每次有睡意的时候,她都强行让自己清醒。

  身上的纹身时隐时现,这是他们家庭一个最大的谜团。

  她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父母亲生的,自己是来自于孤儿院这种地方,这样自己身上隐藏着一个纹身这种事情,自己的父母才可能不知情。

  这也是她内心一直想学医的原因所在,她希望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然而事实证明她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没有人知道这个纹身是什么时候纹上去的,这么复杂的图案,不是胎记。

  她第一次看到这个图案是在中学一次发高烧的时候,她当时想跑步出汗,让自己的烧尽快退下去,因为第二天有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的辩论会。那一天她晕倒在家里的浴室里,她的妈妈看到了这个纹身。

  她百口莫辩,但是对于父母的不信任,困扰更来自于,这个纹身到底来自哪里?

  这个会因为温度而消失的纹身,不是普通的纹身,它一定代表着什么不同的意义。

  没有灯,在这里的光线因为墙壁上有光的反射,使实际的空间显得大很多。梁湾搂着自己的胳膊,想着很多很多的事情,想着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想着自己如果不在乎这些东西现在会是如何。

  也许早就结婚了,现在躺在某个男人的怀里,刚刚温存过,不用担心四周的黑暗,不用担心煤油灯的灯芯烧完,不用担心这边的水是否有毒,是否干净,也不用担心黑暗中是否有东西会突然出现。生活无比的简单。

  这个纹身在所有的人生关头,让她往一个自己不愿意的方向前进,一次一次把自己逼进自己无法控制的人生里。

  很累很累,但是她仍旧想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她知道自己只是害怕,而在琢磨这些东西,只是为自己现在的这些行为找些理由,但说实话,实在太难了。那一刻她很想哭,但是她忍住了,她觉得在没人的时候哭,只是宣泄自己的情绪,消耗体力而已。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的体温越来越高。纹身越来越明显,暖风已经无法让她继续感觉到温暖。

  衣服很快就干了,她放弃了内衣,直接穿上了外套。把外套收紧,自己的线条就露了出来。

  她用手摸着自己身上的线条,她不否认自己是一个非常标致,身材很好的女人,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会让很多男人心动吧。如果她就这么悄然的死去,这会是一个巨大的讽刺吧。

  走了一会儿,她在黑暗之中伸展自己的四肢,摆着各种不同的POSE,看着光照在墙上的各种倒影,她又毫无意义的做了几下,索然无味。

  平面图就在包里,她在桌子上摊开,找到了这个区域的那一张。

  她找到了自己房间的位置,她惊讶的发现,这个地方离中心的区域已经非常近了。

  自己可能一个人到达那儿吗?到达那儿又是为了什么?

  她陷入了沉思,她明白自己的目的,但是她并不是很明白,在另外一些的人的眼中,自己这颗棋子的作用。

  这个所谓的,各种势力牵制的局面,到底是失控了,还是在那些人的控制之中呢?

  之前剧烈的爆炸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当时管道传来了轰鸣声,整个空间都震动了一下,头顶的水泥片被震落了下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如今又是很长时间过去了,并没有人过来找她。再等下去,她害怕自己的心态发生扭曲。

  她研究了一下,没有任何有把握的道路可以出去,于是背上背包走出了房间,刚想出门,忽然听到了有个人在唱歌:

  “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吗?我们正在沙漠里,沙漠里没有青椒炒饭,这怎么怎么活。所以你们要感谢我,因为我给你们带来炒饭,虽然现在只有两盒半,但是总比没有的强。来来来来来,我们就是青椒炒饭帮。来来来来来来,我们就爱吃青椒炒饭。来来来来来,你听到吗?虽然你们也是绿色,却没有青椒和我亲。啦啦啦,所以青椒炒饭给你们吃,给你们吃,给你们吃。我们是青椒炒饭帮,我们青椒的好朋友,当然也爱白米饭,但是混在一起最好了。哦,忘了还有肉丝,忘了还有肉丝,YOU JUMP,I JUMP,YOU JUMP,I JUMP.肉丝肉丝,啦啦啦啦……”


  她打开门,就看到黑眼镜背着苏万在门口靠着,两个人满身是血,眼镜的一片炸碎了,在那儿唱歌。

  梁湾让他们进屋子里来。

  “你们怎么找到我的?”梁湾疑惑道,“这发生了什么?”

  “现在的中学生太叛逆了,国家应该想想办法。”黑眼镜说道:“我被起码两公斤在极端狭小区域内爆炸的C4冲飞了。找到你是因为光,你门没关紧,这点光在黑暗中对于我太刺眼了。”

  苏万耳朵流血,还在昏迷状态,黑眼镜把他拽到梁湾面前:“看看这家伙还能不能救的活。”

  梁湾掰开苏万的眼皮,看了看他身上的呕吐物,说道:“没有颅内伤的话,很可能脑震荡了。你在这里唱歌是干什么?”

  “我以后有机会告诉你。”黑眼镜说道。

  梁湾来给他检查,被他阻止了,黑眼镜点上只烟,对她说道:“我们要败了,黎簇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