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六十三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5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六十三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5日)

  “何以见得?”梁湾只好用肉眼去看黑眼镜身上的各种伤口,心说是你们要败了,不是我。不过看到人就检查伤口,这已经成为她医生的职业习惯了。

  “他离爆炸中心太近了,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这么巨大威力的爆炸,会伤到内脏。”黑眼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应该比我懂。即使现在没死,也撑不了多久,这种事情是没有奇迹的。”

  梁湾叹了口气,黑眼镜戴着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不知道他的眼睛里是否有内疚。

  把一个高中生拉到这种事情当中来,理所当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即使不是这种爆炸,也有其他千千万万的可能性。即使现在的小孩,和以前的孩子,心境上差别很大,但是孩子毕竟也只是孩子。

  “保护一个人比伤害一个人要难多了。”黑眼镜看了看苏万的手表,“黎簇这个孩子的行为,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吴邪这次总算运气不错,可惜了,怪我。”

  梁湾叹了口气,她不想指责什么,自己不是对手,就不要乱说话。她也坐下来,问道:“为什么这个孩子那么重要?”

  黑眼镜看了看这个房间:“考古学有一个最大的核心准则,就是谁也不会认为自己看到的就是100%的实际情况,一切的线索指向的都是99.999999%的真实,所有的努力都是让小数点后面的9的数量加大。但是没有人妄想能到100。而在千年以前的考古体系里,人们更多的是在50%这个数量级来证明和反证明。”

  梁湾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打断。

  “一直到后来,我们发现了那种蛇。我们在当年的丝绸之路上的一些遗迹里,第一次发现了这种蛇的痕迹,这些蛇在当时是名贵的商品,从蛇的很多骨骼特征来看,这种蛇应该是生活在雨林里的热带蛇类,适合潮湿闷热的环境,但是蛇骨大量出现在丝绸之路上的古城,说明它们正在被流通。”黑眼镜继续道:“这很奇怪,丝绸之路是一条死亡和财富交替的路,死亡代表着这条路十分的危险,大范围的活物贸易,不适合这条路。后来果然,通过年代学,我们发现丝绸之路的这种蛇类贸易在这条路形成后的前十几年,就消失了。”

  “至少考古的人是这么理解的,但是我们不这么看。”黑眼镜道:“这是区域性贸易,因为贸易路线的两头都没有这种蛇,蛇忽然出现在这条贸易线路上,说明,产地就在丝绸之路的上的某个点。当时正好有个机会,我跟着一大帮子人去了那边考察,结果一团糟,后来有个前辈帮了我很多,我才活着出来,幸运的是,我带了一条蛇出来。”

  这种蛇有一对眼睛,额头上还有可以张开的鳞片,里面是一片红黑纹路的很像瞳孔的逆鳞,很像第三只眼睛,这个第三只眼有些邪,但是挖掉蛇立即就会死。

  黑瞎子在蛇沼中带出来的蛇,没有第三只眼,脑袋上只有一个鸡冠一样的突起,这是饲育的品种,可能是通过杂交或者选择下来的亚种。野生的蛇是黑色,而且非常凶猛。

  这种蛇的社会体系很像蚂蚁,无数的幼蛇没有生殖能力,有生殖能力的雄蛇和蛇后基本在巢穴内蛰伏不动。

  “我把这条蛇带给了一个朋友,因为之前的那个前辈,说这条蛇带着一个口信。但是我的朋友并不是很能理解,他做任何事情都有些迟钝。”黑瞎子叹了口气:“他同时也是一个顽固的人,他相信口信肯定在这条蛇的身上,他想把蛇剖开来,结果被咬了。送到医院之后,他醒过来,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接受到了信息。”

  蛇的费洛蒙可以传递很具象的信息,他那个时候开始,逐渐理解了这个道理。很多之前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也得到了解释。

  这在整个迷局里,是一个卡死的线索点,意义非常大,但是他自己无法理解,自己是怎么做到的。

  黑瞎子吸完最后一口烟,道:“黎簇也有这个能力。”

  梁湾内心有些嘀咕,犁鼻器这个器官现在很多东西还未研究清楚,这种说法有根据但是在自己的专业范畴里,梁湾听到别人这么滔滔不绝,觉得有些可笑。

  “到这种地方来的人,永远不可能知道,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我们总是在猜测,越是复杂的情况,猜测出的可能性就越多,但是黎簇可以告诉我们,这里真切发生过的事情。”黑瞎子道:“他可以还原本来面目。”

  “你们为什么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或者说,吴老板,为什么不自己来这里和这些蛇玩过家家呢?”

  “原因我不能告诉你。”黑瞎子道:“吴邪不自己亲自进去,是因为这种蛇的费洛蒙是有副作用的。副作用是不可逆的。”

  “什么副作用?”

  “性格会发生变化。”黑瞎子道:“吸取这些费洛蒙,可能只需要几秒钟时间,但是它在你大脑里的作用,形成的效果,是很长很长的。他等于是把一段记忆,一段经历,整段拷贝到你的大脑里,这几秒钟之后,你的感觉可能是十年时间,也可能是一百年。”黑瞎子看着梁湾:“一个30岁的人,突然变成了100岁,你觉得他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梁湾有些惊讶,“那么长,可能吗?”

  黑瞎子道:“他想要做的事情,恐怕不是以百年为基数。我们不知道他后来做了什么。我后来见到他,觉得他好像已经活了好几千年。总之,他现在已经不能再接触这些东西了,他已经到极限了。”

  “黎簇是现在唯一的希望。”黑瞎子说道:“可惜他要死了。”

  梁湾叹了口气,他被这个男人的状态感染了,觉得有些悲凉,她有些知道他们在抗争什么,也知道背负的东西,虽然和她的目的没有关系,但是,看到这个男人的痛苦,还是让人动容的。

  “我能为你们做点什么?”梁湾问。

  黑眼镜忽然转头,笑了笑:“我等你说这句话等很久了。你能不能把黎簇找回来?尽量让他再坚持3天,我可以教你从这里出去的方法。”

  “你自己动不了了?”

  黑眼镜笑了笑,伸了伸自己的手,梁湾就看到,黑眼镜的皮肤里,有东西在动,她吓得后退了一步。

  这些东西像纽扣一般大小,就在皮下很浅的地方,密密麻麻。

  “有些人不在,就会很艰难。”他垂下手,把自己的背包甩给梁湾:“这个交易很公平,接受不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