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六十六章 骗局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6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六十六章 骗局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6日)

  黑眼镜在梁湾的平面图上,指引了一条路线。

  “我没有走到那么深过,但是按照我的经验,这条路线应该是比较安全的路线。”

  “这种判断总要有一些根据的。”梁湾道。

  “基于一些你在黑暗中不可能看到的痕迹。”黑眼镜道:“我看到的世界的细节,和你们有很大的不同。而且,这条路上,有四个像这样的房间,说明当时这条路线是人活动比较频繁的,也是唯一可以休整的房间的路线,如果他们要采取一些封闭的保护性或者隔离性措施,也只能是在这条路上。”

  梁湾点头默认,黑眼镜指了指核心区域,“这个陵墓的外墙肯定已经被打开了,一路往下有应该会有各种绳索和简易楼梯,顺着楼梯走,不要另辟蹊径,也不要触碰任何东西。”

  梁湾点头,“你怎么知道黎簇在这个陵墓里?这个古迹虽然不大,但是很深,你不知道确切的位置吗?”

  黑眼镜道:“跟着血迹走,他一定有严重的外伤。”

  说完,黑眼镜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喷雾剂:“这是石粉喷雾,这种植物非常讨厌这种石头。”

  “你对这种奇怪的植物有多了解?”

  “这是一种复合体,其实,我们遇到的不是植物。”黑眼镜道:“不过,不可能有机会将树干剖开看里面的东西,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这东西和一种甲虫共生,自己无法消化猎物,甲虫是致命的。”他从包里掏出一支试管:“这是一种血清,打开之后可以驱除甲虫,但是效果很轻微,血清接触氧气之后,会很快氧化,要谨慎使用。”

  梁湾看了看试管,里面的液体非常非常少。她看了看黑眼镜:“你体内应该就是那种虫子吧。你自己不能使用血清吗?”

  黑眼镜道:“这支血清,不够三个人的用量,我只能保证甲虫不会爬到我身上,无法保护其他人,甚至顾及不了我的全身。”

  “但是你快死了。”梁湾道:“血清制剂,本身的作用应该是内用的,你可以用他来救你的命,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为什么只带了一支?”

  “啊,原材料比较稀缺。”黑眼镜道。“我答应过别人要把这件事情做到的,所以,这东西在你身上价值更大。”

  梁湾叹了口气,一边整理背包,一边道:“你不怕我拿了这些东西直接跑掉嘛?”

  “那也是人之常情。”黑眼镜靠到墙壁上,看了看自己的手:“你跑掉也是应该的。”

  梁湾从苏万的背包里找到了一支空的注射器,从水壶里抽水,稍微清洗了一下,一下打开了那支试管,将水注射进去。

  “已经是稀释状态了,注水只能是心理上好过一点,效果不会增加的。”黑眼镜道。

  梁湾把里面的血清吸入注射器,压出空气,抓过黑眼镜的手,注射了进去。

  黑眼镜错愕了一下,血清已经注射完毕。梁湾的动作非常熟练,她把注射器收入背包里。“这东西苏万用过,你希望他不要有淋病、梅毒、艾滋病吧,不过这些发作需要时间,总体你还是赚的。”

  黑眼镜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东西很珍贵的,没有这种血清,你很可能回不来。”

  梁湾道:“我首先是个医生,然后才是个迷茫自己命运和过去的女人。不像你们,从头到尾都是贼像。我知道自己最应该做的是什么。”她背上背包,亮了亮手电,数了数荧光棒,就推门出去:“起效之后自己处理伤口吧,我去帮你们收拾残局。”

  黑眼镜摘下眼镜,“WOW”了一下,“没一个听话的。”

  他站了起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血清立即开始起作用,皮下的虫子,还没有钻入肌肉的已经开始破皮而出。他拿出打火机,拔出自己的黑刀,转动刀柄,一半的刀柄拔出,是一把小刀。

  小刀也是黑色的,他用打火机消毒,但是体内四处传来的剧痛让他发起抖来。

  他跌跌撞撞的到苏万边上,把他提起来,想把他按进洗澡的池子里,却看到苏万正看着他。

  “兔崽子,醒了不说话。”

  “你为什么骗那个女的?”苏万就道:“鸭梨明明不在那儿,我们看到他掉下去的,你把她骗的继续往里走,你不内疚吗,你们到底是什么目的?”

  黑眼镜倒在地上,就呵呵笑起来:“你以为这儿,就我们这些人在折腾吗?”

  苏万辛苦的爬起来,“你什么意思?”

  黑眼镜指了指他的手表:“过了多少时间了?”

  “一天多。”苏万道。

  黑眼镜把小刀递给他:“这里会越来越热闹的。现在还只是开始。过来,快帮我把那些虫子全部挖出来。”

  苏万接过刀,看了看黑眼镜,就意识到对方要自己干嘛:“怎么挖?”

  “用手按刀,摸到硬块就直接挖。”

  “虫子这种东西,如果死在你体内,会被你的身体吸收的,不用管他,他们爬着爬着就死了。”苏万道。

  “你放心,绝对不会的,必须挖出来。”黑眼镜道:“给我点根烟,速度快点。”

  梁湾在黑暗中开始往地图上的路线前进,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很害怕这个地方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黑瞎子唱着歌忽然出现,让这个地方变成了一个荒诞的所在。

  事到如今,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她也不愿意去理解了,跟着知情人的想法走吧。如果自己能活下来,总能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背包很重,男人带的东西总是没有精细到这份上,她很快就觉得有些疲倦。

  这里的管道非常干净,没有黑色的沥青,只有水泥,水泥上什么都没有,没有标示,没有破损的坑洞,也没有裸露的电线。

  以往在这种地方,已经是阴森恐怖的,现在看来,这儿反而显得很有安全感。

  烧没有退,她头晕得更厉害了,她找了一个角度蹲了下来,深呼吸想让自己缓过来。

  以前加班的时候,她有办法可以让自己在上班时间内,感觉不到疲倦和发热,现在她已经做不到了,毕竟不是小姑娘的时候了。

  道理上讲,她也不希望那个黎簇死掉,这个小鬼还是很有意思的。

  但是她对于死亡和其他人的态度不同,毕竟她是医生。

  安静中,她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动静。

  她抬头,听到自己要去的方向,传来了一种熟悉的声音。

  竟然是电话响。

  幻觉,她低下头,继续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