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六十八章 吴邪的野望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7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六十八章 吴邪的野望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7日)

  在很多漫漫刀割一样的长夜里,吴邪绝望的望着窗外,孤冷的房间里不管是窗外的月光还是雨声,都不能给他任何一丝希望。

  他觉得他的人生是一面环形的城墙,自己被困在城墙之内,愤怒的敲击着城墙的内壁,觉得这一切不过如此,自己的愤怒在于,他要看到城墙之外的一切,觉得自己被这道石头拦在了真相之外。城墙之外,就是清晰的事实真相。

  于是他努力的爬了出去,当他仇恨着爬上城墙,探出头的那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

  最可怕的不是自己看到的任何东西,不是外沿一道又一道的城墙,继续的封闭,或者是地狱一样的熔炉。

  而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苛求的真相,而是毫无意义的一片灰雾,带着无穷而无法推导的可能性。

  人不应该去问,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

  他绝望的恐惧着,自己正在对抗的一切,无法探究,庞大而无形。就如前沿科学里的物理学家所看到的宇宙,了解到了“了解本身的不可能”。

  在大海中寻找一颗特定的水分子。你只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需要神明,绝望冲击之后,他往往会需要神明,他需要一个救世主。需要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神力来告诉他一个答案,一个坚实有力的确定的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个想法,他在冥想和期望这个神明出现,而理智又让他绝望的醒悟,明白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这团迷雾,就是这个巨大的神明,它既然隐藏在这片迷雾之中无处不在,自然不会将其消去,只为了一个小老板的好奇心。

  但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吴邪忽然意识到了一种可怕的方法,这种方法,也许是唯一一种,可以让迷雾散去的方法。

  对于自己的奴役者,这团迷雾永远是无所不在,他们攫取贡品,平衡一切,这个世界是这种关系存在的基础,在经济学上,它们希望一切都是平衡和缺少变化的。

  只有当世界趋于不可控的情况下,隐藏的控制力才会真正干预到这个世界之中去。

  所以,神话故事中,所有的恶魔从来不会直接攻击神的国度,他们会首先开始毁灭人间,战争,瘟疫,屠杀,洪水……

  他现在面临的就是同样的局面,这片控制着一切的迷雾,干预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对于这团迷雾来说,他们已经许久没有对手,对手,也找不到它们的所在。

  如果找不到牧羊人,就只好攻击他们的羊。

  谁是他们的羊?

  我们就是他们的羊。吴邪忽然冷笑起来,不由自主的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

  吴邪计划的第一步,他要自己创造出了一个恶魔,让它来攻击自己。

  他们都有自己的弱点,而且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这个恶魔,一定会大获全胜。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自己毁掉自己更有效率。

  恶魔会做下致命的陷阱,这些羊们会抵抗,会用尽一切能力和这个恶魔抵抗,但是终将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被引入这个陷阱。

  可惜,恶魔的陷阱对于迷雾中的注视者来说,还是幼稚而可笑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这个陷阱。

  他们会摧毁吗?

  不会,他们的目的是那个恶魔,这一切的毁灭,都没有关系。他们要毁掉的,是那个恶魔。

  重建一个世界太容易,这些羔羊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些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已。

  让恶魔夺去这个世界,只要恶魔在这个世界上现身,有关恶魔的一切,会瞬间被调查清楚,恶魔会瞬间被抹掉。

  迷雾中的杀手会潜伏在陷阱之内,等待恶魔来收获战利品。

  可是恶魔同样不会出现。

  因为恶魔根本不存在。

  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一些荒诞而毫无效率的计谋,更多的旁枝末节,更多的突发事件。这是第一层,足够让对方迷惑,让对方思考和应对的一个层面。

  当然,这不是吴邪的目的。

  整个计划缓缓的蔓延和完善,环节一环扣一环,吴邪忽然意识到了,当自己看到了敌人的身影,看似毫无反击的能力,然而,事实上,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之前他的祖辈和长辈做过很多次的努力,他们的传奇性,残忍和做事的魄力远超过自己,他们所有的战果,却只是看到了对方的真实状态。

  两代人只看到了一个影子,自己无论从其他任何方面,都无法企及,可是,这一代人有自己的优点。

  这一代人没有那么多牵挂和禁忌。

  那么,如何才能创造一个足以迷惑所有人的恶魔呢?

  真正的布局者,永远不可能有同谋。

  那一晚他开始了整个布局的第一步,彻夜未眠,夜西湖冷清而寒气逼人,他看着堤对面的宝石山,开始冷静下来。

  他时而否定自己,时而又希望逼迫自己做下去,如今他已经站在藏区某条盘山公路的山脊上。否定和退缩已经完全不可能。而自己的计划,也早已复杂得就算自己的思考,也需要10分钟的整理。

  短短的时间,为何自己心里已经变得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了。

  果然,如果内心的东西太多,这个世界就逐渐变的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王盟还在担心梁湾的事情。

  吴邪朝向他行礼的藏人点头,然后招呼他上车。

  世界上最稳妥的方法是,是一个人不管选择A还是选择B,结果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不定向选择题是最难的。

  “你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进去吗?”王盟发动汽车之后问道。

  吴邪点头。

  “可是路不是断了吗?”王盟道:“我们出来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不成样子了。”

  “我面前只是一段不好走的路而已,你知道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样的局面吗?”吴邪道:“这种困难,提出来都是轻视这件事情的决心。”

  吴邪心中沉寂下来的恨意忽然又涌了起来,他脑子里大量的情景闪过,他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