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七十一章 选择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9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七十一章 选择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9日)

  说完之后,中年人把手中的药品向黎簇甩过来,黎簇一把竟然接住了。

  他诧异了一下,瞬间,诧异的感觉就被压抑了下去,费洛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他可以参与到这些记忆的片段里去吗?

  张开手,看了看手中的药瓶,从他身后伸过来一只手,把药瓶拿了过去。

  黎簇回头一看,是黑眼镜站在他身后,他向中年人道:“没有这种药片,你们无法进入到洞穴里去,只能被困在这里,太危险了,你们会逐渐被消耗干净的。”

  中年人道:“这瓶药片不够我们所有人用,留在这里,是比那些蛇更加危险的因素,人永远比环境的危险更加可怕。”

  “未免太偏激了。”

  “活到现在,看到现在。”中年人道:“这里我们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也许在绝望的环境下,还能想出办法。旁枝末节的希望,反而是灾难。你出去的路上,也许会用到这些药片,我和吴邪说的这些话,比所有人的性命更重要。”

  “三爷,这里最可怕的人心,是你吧!”黑瞎子道:“而且你和吴邪说的这些话,本身也没有多少价值。”

  “如果他听不懂这些话的含义,那么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他明白了。我说的这些话已经够了。”中年人道。“拜托了。”

  蛇应该是被提了起来,放进了一个封闭的容器里,黎簇感觉到自己浑身很潮湿,似乎是被灌入了水。

  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一片漆黑,只能听到一些穿戴装备的声音,“这把刀我也带着吧。”

  “你和这把刀还算是有缘分,你从土里带出来,到了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手里,最终还是被你拿到了。”

  “我会还给他,客户服务很重要。”黑瞎子说道。

  这是最后的一句话,一切陷入了安静,不是寂静,因为他还能听到四周的动静,黑瞎子身上装备撞击的声音,水流声,鸟叫声。显然他迅速的离开了这个中年人,走入了从林里。

  黎簇浑浑噩噩的,他无法涌起好奇的念头,只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他仔细的听着外面的一切的动静。

  他的注意力也无法分散到自己的处境上去,他能隐隐知道自己是在什么状况之下,但是任何的担忧之类的情绪,都无法涌现,他只能把注意力投向四周。

  慢慢地,他开始理解了吴邪的痛苦和折磨,他能感觉到一种奇怪的时间感,一种外在和内在的煎熬。

  黑暗中,他感觉一切都在转瞬之间,但是时时刻刻的,他又感觉自己,一天一天的在经历。

  黑瞎子在沙漠中行走的每一天,毫无变化的黑暗,偶尔倒入竹筒的水,他就好像一个囚犯被禁闭在一个黑暗的牢笼里。没有任何人理会。

  无法知道在黑暗中,他被困了多少时间,再次见到光明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吴邪的面孔。

  吴邪显然是在一种极度的悲痛之中,他似乎是不愿意面对,忽然吴邪抓起了竹筒,就往墙壁上甩去。

  一团漆黑,一片混乱。

  又隔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仅没有任何的声音,连一丝周围环境的震动都没有。

  接着,四周亮了起来。

  黎簇看到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非常局促,说不出的感觉。还能听到流水的声音,似乎非常的潮湿。

  吴邪坐在一张床上,床上是已经发霉的被子,他就坐在吴邪的对面。

  吴邪的眼神已经变了,他和之前那一瞬间看到的,已经变成了两个人,蓬乱的头发,没有刮过的胡子。他不知道刚才的黑暗实际持续了多久,但是这段时间,对于他来说应该有一段天翻地覆的变化。

  四周有一些方便面和零食的废弃的袋子,很多酒瓶堆在地上。当然还有成堆的烟头。

  “我已经不怕你了哦。”吴邪似乎在逗弄那条蛇,“你一定已经开始害怕我了吧?”

  黎簇想了想才确定吴邪确实不是在和自己说话。

  “真的很神奇。”吴邪说道:“小哥的血的那种效果,原来来自于你们。”说着他叼上一支烟,点上,靠到了后面的水泥上。

  “老实点,别动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你传达。”说着他的眼神的聚焦点发生了变化。聚焦点往上,他顶住了黎簇的眼睛。

  “Hi,陌生人。”吴邪对着黎簇说道:“我还不知道你是谁,你现在一定非常憎恨我。但是我想说的是,你已经被我拉上了贼船,为了你自己,你只有听我耐心的说下去。”

  黎簇看着吴邪,忽然有点意识到事情接下来是如何的发展了。

  “首先第一点,忘记你之前经历的一切事情,那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吴邪道:“你之所以能够看到我在这里和你说这些事情,是因为有人非常好奇这些信息,但是他们没有像你我这样的天赋。或者说,残疾。”

  吴邪吐了口烟,看得出已经精疲力尽,但是他的眼神是冰冷的:“有你我这样天赋的人,其实不难找,但是,能够了解这条蛇的人,少之又少。他们会非常珍惜你的天赋。因为你将帮助他们,解析出很多已经断代遗失的信息,这本来是我的工作。可惜的是,这也将是你噩梦的开始。”

  “你将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这几个世纪以来,能够真正介入到他们核心的外来人,是不存在的。唯一一个有机会的人,是我。可惜,我家族里的人做的所有的准备,都被假象迷惑了,他们去攻击了一个‘蜜罐’,是我们真正的敌人创造出来的影子。我从出生开始,就已经不被信任,失去了靠近的机会,等待我的命运非常可悲,只要有人能够替代我的存在,我便会被无情的抹掉。”

  吴邪咳嗽了几声,显然烟已经伤害了他的呼吸系统,他缓了缓,继续抽烟道:“但是,你将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你将会在不见天日的牢中度过你的下半生,终日和蛇类为伍。没有任何的转机,没有人会知道你会被关在哪里。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你的结局是怎么样。在你看到我在这里的瞬间之前,你是完全清白的,没有沾染到我的任何阴谋计划,他们会绝对信任你的干净。”

  “现在,你还有半个小时就会醒来,在你醒来之前,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醒来之后,把你在这里获取的所有信息,全部告诉你身边的那些人。第二个选择是,耐心的听我讲一个计划,唯有这个计划,才能让你摆脱你身边的那些人,重新获取你下半生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