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七十二章 计划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9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七十二章 计划 (更新时间2013年4月29日)

  吴邪缓缓的,清晰的,把一个计划,在黎簇的面前叙述出来。所有的语言和逻辑都非常清晰,他讲得很有耐心,和之前的叙述不同,显然对于这个计划,吴邪推演过无数次,也思考过如何叙述才会最有效率且最清晰。

  黎簇耐心的听着,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被动的听取这些信息,按照他之前的性格,他可能已经心生强烈的厌烦,甩头而去了。但是在如今的处境里,他只能被迫去理解和消化。

  他一点一点的,知道了吴邪想要做什么。

  即使是最用简单的语言,最有效率的叙述,当吴邪说到每一步的表面和真实的目的之间的关系,黎簇还是会惊讶。当最后,所有的看似毫无逻辑的事情,在吴邪的叙述下连成一条线之后,黎簇开始起鸡皮疙瘩。

  他开始恐惧,恐惧这个把这一切都轻描淡写的说出来的男人,在这个男人的嘴巴里,这一切好比一个游戏一样。

  牵扯了那么多人,那么多毫无意义的牺牲,不计任何成本,简直是疯子才会做出的计划。可所有的毫无意义的举动,竟然可以在最后的一个时刻同时发挥作用。

  他想到了命运,想到了那个中年人和自己说的命运。

  吴邪也在创造一种命运。他知晓了对方的方法,并且学会了如何使用。

  他和吴邪对视,最后在沉默中缓缓归于一片黑暗。黎簇四周的压迫感,缓缓地消失,他开始重新感觉到寒冷,感觉到膝盖的疼痛和身上皮肤腐烂的撕裂感。

  大脑中强迫性的思维惯性也缓缓地消失,他开始能够思考一些问题。能够判断和感觉到疑惑。

  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就要苏醒过来了。

  吴邪的那个选择,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知道没有多少时间了,在眼前的黑暗褪去之前,他必须做出选择。

  是帮助吴邪,还是对着身边这些奇怪的人妥协。

  黎簇没有过多的犹豫,几乎是瞬间他就做好了决定。

  一路过来,吴邪没有做过任何伤害他的事情,这个嘴贱,阴郁有点神经质的男人,他初期非常的厌恶,但是,仔细想想,他真的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自己的事。

  而身边的这些鸟人,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蛇咬自己,连口水都没让自己喝。

  一方是有压迫感的,似乎训练有素的陌生人,另一边是一个疯子加怪胎。

  不知道为什么,黎簇内心非常不喜欢前者,他的内心更加喜欢邋遢,陷入困境的吴邪,他觉得这个人和自己的人生是贴近的,他能够感同身受那种绝望。

  黎簇对于自己的人生本身并不珍惜,他不懂得什么叫做美好的人生,在他不多的童年记忆里,不知道何时,即使是阳光明媚的天气,对于他来说也是压抑和痛苦的。

  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出路在哪里,哪里是自己的快乐,或者如何教会自己快乐。

  他在足球场上飞奔,在禁区外一定远射,这和苏万喜欢戏弄守门员不同,他的内心痛苦,没有出路,没有希望,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他在生活中没有任何的闲情雅致去玩一丝优雅,只有达到目的的瞬间,才会有一丝愉悦。

  如果说普通的孩子还可以为了自己父母的期望骗自己去上学,考试。他连这基本的动力都没有。所以他对于自己存在的意义的绝望,犹如一个老年人。

  说的直白一点,他痛恨自己的命运。但是从来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反抗。

  他喜欢吴邪的状态,那个计划让他毛骨悚然,但是他竟然期望可以成功。

  当然也有理智,理智告诉他,吴邪这个人是可控的,不管他做任何出格的事情,都能看到他的内心的单纯和煎熬,他是一个弱者。即使他的手腕强到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归根结底,他是一个弱者。

  而从他身边这些的眼睛里,他看到的是漠然。

  吴邪的计划里,他是一个重要的关键因素,而在这些黑衣人的眼里,自己什么都不是。

  最终让他决定的是自己的思维方式,他讨厌有序的东西,好比学校的课程,好比自己以往面对的一切职责。

  决定下的非常快,他睁开了眼睛。疼痛开始迅速聚拢,大脑越来越清醒。

  他没有意识到,这些决定其实不含有偶然的因素,在他和吴邪对话的同时,吴邪内心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已经开始影响他的内心。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他如果可以照镜子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状态是那么的熟悉。

  “告诉我,你知道了什么?”黑衣人的首领,低头看向黎簇。

  黎簇坐了起来,看向那个黑衣人,他最后犹豫了一下,忽然笑了笑,说出了吴邪教他说的第一句话。

  “有人给你们带了一个口信。”黎簇说道:“你们会被杀尽。”

  这一天,吴邪正在赶往墨脱的路上,他思绪漂浮不定,之前过多的思绪让他的精神不停的涣散,作为一个“迷宫”的设计者,他所有的对手和朋友,已经都在迷宫之内,他不再干预任何的命运,只剩最后一件事情等着他去做。

  这一天,北京一片沉寂,秀秀他们生死未卜,承受了最大压力的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未知的敌人,还有自己以往建立起来的帝国。他们孤立无缘,似乎面临着注定的悲惨结局。

  这一天,解雨臣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三天时间,他身上的迷雾,还远未展开,独立在吴邪计划之外的他,作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将会在未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这一天,梁湾继续往沙漠废墟的核心走去,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命运,也不知道,她作为解雨臣的棋子,结局会被安排在哪里?

  这一天,黑眼镜痛苦于体内的疾患,杨好不知所踪,苏万面临崩溃。

  而这一天,黎簇睁开了眼睛,吴邪所有的计划的一角,成功清零。

  而这一天,在地球某个黑暗的地底,一个沉默的年轻人似乎感觉到了外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少有的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下一卷 http://www.zanghaihua.org/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