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八章 一只狗?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0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八章 一只狗?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0日)

  说完这话,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去看举枪的年轻人。

  他吃惊的意识到,这个人竟然是杨好。

  杨好的发型改变了,原来被他们戏称为三分洗剪吹,七分黄一飞的发型,已经变成了平头,平头不是很短,很多地方修剪的不是很平顺。显然不是专业人的手笔。

  不过短头发的杨好看上去有点像越狱的主人公,有一种干净和行动力果敢的感觉,只是他看着黎簇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一点温度,冷的让人觉得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你?”黎簇疑惑道,杨好就道:“我也把我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和他们说了,如你所说,我如果能再次活着出来,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现在我活着出来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黎簇看着杨好,忽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苦笑了起来。

  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那么快,但是他预见到过这样的结果。

  “你没想到我能活着出来吧。”杨好对他道:“这三天听说你睡得很好,你知道我过的是怎么样的生活?”

  黎簇看着杨好,杨好说这些的事情,眼神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仇恨都入到骨子里去了。

  他不想解释,叹了口气,杨好扯开自己的领口,黎簇看到了里面的伤口。

  伤口看不清楚,但是密密麻麻的,好像被虫子蛀了一样。

  “别啰嗦了,谁也不比谁好多少,你活着出来就好了。”黎簇道,看了看四周黑衣人的尸体:“现在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放屁!你不要说的那么轻松!”杨好突然爆了,他的平静一下子消失了,手里的枪颤抖了起来:“那些人很痛苦!这些虫子,都爬进了脑子里,我们只能自己杀了他们。”

  黎簇看着杨好就这么哭了起来,“我杀了人了,我杀了两个。我杀了两个。”

  “放过你自己。”黎簇说道,说这话的时候,他自己的冷静都让自己吃惊。

  毕竟不是自己经历的,他这话确实说的太轻巧了。

  杨好缓缓就恢复了情绪,擦掉眼泪说道:“都是你害的。你自找的,现在看着那只狗,别看着我。”

  黎簇转过身,虽然和身后的这个朋友隔着只有一把枪的距离,他却感觉到,这两个人已经完全不是同一种生物了,一条巨大的鸿沟已经形成。把他们隔了开来,这个距离之远,一眼就知道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狗已经贴着到了黎簇的面前,刚才杨好的大吼它丝毫不在意。闻着黎簇身上的各个部位。很悠闲的寻找着什么。

  这真是条漂亮的黑背,背脊上的毛都是带着黑油的,亮的能照出自己的脸,黑背的年纪有点大了,这让它把黑背最大的品质体现了出来,那就是自信。

  狗的自信是非常难得的东西,这只黑背的自信让它看上去简直是一个睿智的中年人。体力和经验已经都达到了巅峰的时候。

  “它想干什么?”黎簇问杨好道。

  “它会决定你的生死,你不要动,它不会攻击你。”杨好道:“他们准备要带你下去了,我们找不到你说的那个洞。你的断腿也救不了你。不过在这个之前,他们要知道黑衣人有没有在你身上做过手脚,你或者是个隐藏的更深的黑衣人的一份子,如果你不是,你不会有事的。”

  黎簇看着黑狗,就觉得好笑,自己的命现在竟然在这只黑狗的手里。

  他看着狗,此时倒也不害怕,因为自己不是黑衣人的一份子。

  狗绕到了他的背后,闻了闻他的背,忽然被他的背所迷惑了,一直在他的背上嗅着,闻了很久,黑背开始摇了摇尾巴,趴到了黎簇的边上。

  黎簇有些奇怪,四周的人更奇怪,面面相觑,杨好举着枪看身后的络腮胡,不知道这算什么意思。

  络腮胡挥了挥手,让来人把狗装回到笼子里去,那几个人开始敲击笼子,希望狗能自己回去。

  但是黑背抬头看了一眼笼子,几乎靠在了黎簇的边上。

  “老黑竟然趴到他边上去了。”边上有人窃窃私语:“老黑不和任何人亲近的。”

  “难道是吴家的人?”又有人道:“这小鬼该不是吴家的?”

  “什么吴家的!”络腮胡子就叫起来,冲到人群里:“这是我表弟,我表弟知道吧。”说着就走过去,“哎呀哎呀,表弟——”路过杨好身边就把杨好的枪压了下去,“行了行了,你们两兄弟也不要闹的这么不愉快,我这个长辈也很难做人。回去了——”

  黑背站了起来,拦到了黎簇的面前,络腮胡子立即停住退了几步,看到黑背低吠了两声,就把手去摸腰里的枪。

  手没有刚碰到枪,四周的人就全部看向他,枪全部拔了出来:“老黑是吴家的狗,这只狗辈分比你大,你想干嘛?”

  “一只狗而已。”络腮胡子说道。

  “我们有说借狗给你吗?我说的是请老黑出来帮个忙。知道什么叫请吗?”其中一个人说道:“虽然三爷不在了,但是我们这里很多三代都是狗五爷家的伙计,狗比我们的命重要。”

  那人说完,其他人都和应。

  “吴家现在虽然不如以前了,但是人不可能忘本,你敢动老黑一根毛,这里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那人继续道:“老黑从来不和人亲近,这位小兄弟很特别,你确定他是你的表弟?不是吴家的人?”

  老黑回到了黎簇的面前趴了下来。黎簇觉得有很意思,摸了摸老黑的背,老黑没有反抗,而是很惬意的眯起了眼睛。

  身边的人又一阵惊呼,好像黎簇面前趴的是一只老虎而不是一只狗。

  那个说话的人,眼睛放光,对黎簇说道:“年轻人,你说一句‘小满哥’听听。”

  “小满哥”是句长沙话,黎簇学着说了一句,那黑背一下站了起来,看着黎簇,眼神都和之前不一样了,变得非常的冷静和专注。

  “我操,老黑听他的。”那个说话的人走了出来:“你是狗五爷转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