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九章 第一个外姓人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0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九章 第一个外姓人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0日)

  “好了好,我不借这狗了,把狗给我弄走,我和我表弟要去喝两杯。”络腮胡子就道:“表弟你别玩这狗了,回去我给你买只藏獒,这只老狗,又丑有老,养不了多久。”

  没有人有动作,老黑的笼子就在黎簇身后两三米的地方,笼子边上的几个人,有人蹲着,有人坐在笼子上,但是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法克!”络腮胡骂了一句,指了一圈周围的人:“原来你们在玩我是吧?想从我这里把人弄走是吧?我说我借狗的时候怎么就那么爽快,还以为你们想拍我马屁呢,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老黑自己对自己的事情做主,你以为它会听我们谁的。”有人道:“我们从二爷手上借出这只狗,花了多少力气你知道吗?你以为这样的主,我们能借给你。我告诉你,老黑帮你,是它自己想帮你,现在它喜欢这个小兄弟,是它自己喜欢这个小兄弟,真是你表弟,你让你表弟和老黑自己说去。”

  黎簇就笑,看着那黑狗的样子,寒心中溢出一丝暖意,他完全没有去听四周的人说话。眼睛里全部都是这只黑狗。

  络腮胡有点进退两难,他琢磨了一下,就对黎簇说道:“要不老表你和你新朋友去咱们哪儿坐坐?”

  黎簇说道:“你已经违反了我们之间的默契,你凭什么觉得我还会听你的。”

  络腮胡皱起眉头,黎簇又道:“而且我知道那么多的事情,我在这里和这些人说,你就什么都不剩下了,你觉得,如今你还有没有可能带走我?”

  黎簇的话一出,立即四周的人又是一阵骚动,黎簇挠了挠狗的脖子,狗舒服的直哼哼,他淡淡道:“想知道沙子之下各种秘密的人,可以来问我,只要保我能出这片沙漠,我什么都说。”

  黎簇的话还没说完,络腮胡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枪,没有瞄准黑背,而是瞄准了黎簇。直接扣动了扳机。

  络腮胡子的算术算得很好,黎簇不死,不仅他的优势不能保持,反而会被人追上,如果黎簇死了,至少现有阶段的优势,还能保持很长一段时间。

  枪响。黎簇的头部中弹,翻倒在地。子弹擦去了他的一块头盖骨。不是霍道夫枪法不好或者黎簇运气太好,而是杨好冲上去抬了一下他的枪。

  “臭小子!”霍道夫打翻杨好,就想开枪射死他,但是瞬间忍住,因为黎簇死了,自己手上的牌就不多了。

  其他人一下涌了过来,将黎簇围在其中,其中开始混乱的搏斗,一直到有人大吼:“先救人,不救人就他妈等着分骨灰吧。”这些人才暂时冷静下来,黎簇被几个人抬起来,就往营地的边缘送去,有人大叫:“不能让他离开这里!”领头又有人大叫,“吵死了,想知道他说的什么的就跟去。”

  于是十几辆吉普车开始从营地的各个角落开出来,前后夹着黎簇的那辆,往沙漠之外狂奔而去。

  黎簇的意识涣散,巨大的脑震荡和大脑的损伤让他产生了大量绪乱而没有逻辑的思维。

  他的瞳孔的开始放大,脑中的致命损伤开始中断他一切的生命迹象。

  开车的人,就是一直在人群中和霍道夫对着干的那几个人,他们此时都非常安静,一个给黎簇止血,另外几个开始往车里的长枪填充子弹。

  “一个不留。”第一个人举枪开始瞄准后面的跟车的时候,这么说道。

  黑色的大狗站在沙丘上,看着吉普车队远去,脸上露出了一丝没落的神色。

  刚才人们聚集的区域,只剩下了十几具尸体,它走回到笼子前方的地方,闻了闻黎簇溅出的血液,默默走回了笼子里。

  杨好在一边被人殴打,他一身不吭,霍道夫揪起他说道:“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好事,现在我得撤了,否则这里所有人都会来搞我,不过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挺好了,你那朋友欠我的,你给我来还!”

  黎簇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他转动头部,看到了吊瓶和后面奇怪的窗帘。

  头很疼,晕眩一阵一阵的。

  自己是彻底废了吗?他心说,他回忆了一下中枪之后发生的事情,模糊中,他只记得一场汽车的追逐战。

  没有任何的细节,只记得枪声。

  过了十几分钟,他的手才开始有感觉,他活动了两三根手指,觉得有点恶心。

  霍道夫掏枪的时候,他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些人可以这么草率的开枪。

  他看到了杨好瞬间抬枪的动作。他以为他能躲过去,但是,现实和电视剧真不一样。

  中了一枪,被炸弹炸飞了一次,他开始理解为什么战争会让人疯狂,如果每天都经历这样的事情,谁都会疯掉的。

  他把头转向另外一边,他看到了之前黑衣人的领头,坐在自己身边。他以为自己看错了,眯起眼睛仔细看了看。忽然觉得自己真的不如死了好。

  怎么折腾,自己这条命都在别人手上。仍旧没有逃出去任何一分嘛。

  “我说了,你会安全的出来的。”黑衣人说道:“虽然代价有点大,但是总算没有白费。”

  黎簇想说话,但是开口发不出声音,似乎是这部分的神经有了问题。

  “你最起码还有三天才能流畅的开口说话,这是脑部的外伤,或多或少会有影响。”

  “这里是哪里?”黎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竟然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这里是‘家’。”对方说道:“欢迎你成为我们的一份子。”

  “我还没有答应。”黎簇极端的吃力的说道,随即的头疼让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们需要你,你没有不答应的可能性。”对方说道:“也没有不答应的能力。”

  这话真伤人,黎簇心中暗骂,但是头疼让他没有对骂的精力。他缓了缓,就道:“这里到底是哪里?”

  “这里不是哪里,这里就是‘家’。”黑衣人说道:“你是200年来第一个加入这里的外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