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二十三章 “坑爹”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2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二十三章 “坑爹”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2日)

  中年人按动按钮,幻灯片换了一张,那是各种出土的狐狸面具的文物的图片集合。

  “这些人都带着这样的面具,在山东的一些古墓中有零星的发现。狐狸在当时是居住在墓地里的动物,当时礼乐崩坏,盗墓的行为已经非常的猖獗,狐狸喜欢住在盗洞里,所有很多盗墓贼喜欢把狐狸和盗墓联系在一起。”

  再次按动按钮,幻灯片上出现了一块浮雕的图案。

  图案非常复杂,是雕刻在一块黑色的石板上的,上面是非常复杂的云纹图样,精细得吓人。

  “这是周穆王陵中盗出的一块浮雕石板,没有任何实际的内容,我们以为只是装饰用的石板,后来才发现,这东西另有蹊跷。”中年人拿出一本笔记本递给黎簇:“这个是考试范围内的,你最好做点笔记。”

  黎簇拿笔过来,已经没力气吐槽了,打开来殷切的等着中年人继续讲下去。

  中年人推了推眼镜道:“我们发现,上面的云纹图案是后来刻上去的,原来这块石板上刻着另外一幅浮雕,后来被全部砸掉磨平,刻上了现在的图案。我们无法恢复原来图形的所有状况,但是,我们通过技术,复原了其中的一个角落。”

  幻灯片继续转动,复原出的图案真的十分的小,估计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的线条也完全无法解读。位置在这块石板的中心偏左。

  黎簇没有做声,他知道中年人讲这些,肯定他们是发现了什么。

  中年人没有继续讲解,幻灯片继续转动,出现了刚才复原出的图案,和一张卫星图的对比图。

  线条基本上能够重合在一起。

  “这是昆仑山的走向。石板上之前刻的是西王母古国的地图,但是周穆王毁掉了这张地图。可是奇怪的是,他把刻着地图的石板,留在了自己的陵寝里。这是为什么?”中年人看着黎簇。

  “他对这件东西有感情,但是他恐惧上面的信息被人发现?”黎簇道。

  中年人摇头,幻灯片倒了回去,回到了那张全是精细云纹的复杂照片上,他把这张幻灯片抽出来,放入了另外一张,照片上,云纹图案中,出现了无数的红线,在这些图案之中形成了另外一张图形,那是一张非常明显的地图。“我们把一种液体倒在了这块石板上,这种液体开始顺着石板上的一些纹路前进,最后出现了整副地图。他没有毁掉信息,而是把他加密了。”

  中年人关掉幻灯片,揉了揉自己的脸,对黎簇说道:“现在来课间思考一下。我刚才说的这些事情当中,隐藏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你回忆一下,指出来,然后告诉我你的结论。”

  黎簇吸了口气,他完全是以听故事的心态在听这些东西,根本没有去细心记忆,这一问他就尴尬了。

  他想了想,觉得自己根本回答不出来,往前回忆,忽然发现连里面的人物关系都有点理不清楚。

  就在想摇头放弃的时候,忽然窗外有人答道:“周穆王没有死,他还是食用了长生不死的药,否则殇王拿不到有他笔迹的诏书。”

  中年人和黎簇都回头,声音是从窗外传来的,中年人去拉开窗帘,看到窗外站着一个女孩子,就是前几天偷偷看了黎簇一眼的那个。

  女孩子很俏皮的看着黎簇,脸上满是:“你丫智商真低”的表情,中年人沉下脸,用下巴指示女孩子离开,女孩子转身就蹦蹦跳跳地朝操场走了,中年人把窗关上,做了个抱歉的表情,“剧透了,她说的对。”

  “她是谁?也和我一样吗?”黎簇就问道。

  中年人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了一句:“青春期,我花了那么长时间建立的课堂氛围一秒钟就被你给毁了。”说着道:“不关你的事,她不在你的考试范围内。继续——”

  黎簇悻悻然,中年人沉默了一下,再次打亮了幻灯片,快速切换到了一张图片:“说点刺激的,来把你躁动的荷尔蒙压迫下来。”

  那是一张幻灯片,上面出现了一个年轻人,这是一张照片,是在比较远的地方用鸟镜头拍的,黎簇认了出来,那是吴邪。

  但是照片上的吴邪比他看到的,要文弱很多,皮肤有些白,他似乎有些兴奋,正走向一辆金杯车。

  黎簇看到了他的嘴角的笑,那是真的开心,一种很单纯的有点傻的开心。能看到的出这个人脑子里空空如也,很轻,很疏松。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吴邪,我相信你很熟悉了。”中年人道:“周穆王当年吞食了长生不死药,他最终没有抵抗自己对于死亡和衰老的恐惧,他获得了长寿,这从他105岁才对外界宣布去世就可以得知,他之后去了哪里别人并不知道。但是,长生不死的真相并没有那么简单,从来就没有人可以这么完全的获得一种利益,我们相信,不久之后,不死的副作用开始在他身上展现。这个时候他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前往西王母国,寻求西王母的帮助,另一种选择,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他选择了我们不知道的那种。”

  幻灯片再次跳动,出现了一张古代帛书的照片:“他把这种选择的一些信息,写入到了这些帛书里,这种帛书叫做鲁黄帛,这是一个阴谋。”中年人说道:“周穆王在这里做一个非常离奇的阴谋,阴谋的对象,或者是陷阱的开口,不是在他的时代,而是在将近3000之后的现在,而掉进这个陷阱里的人,恰巧是那个叫做吴邪的人,这个人中了一个3000年前就挖好的坑。”

  中年人看了看黎簇,“现在他做的一切,不过是想弥补这个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