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二十七章 我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4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二十七章 我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3年5月14日)

  黑瞎子格外的严肃,这是他对于苏万那番话的尊重,苏万默默的听着。他想了很久很久,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个担忧,不光是你——我们都已经这样了,梁湾会怎么样,她只是一个女人,你们有为她准备好一切吗?”

  黑瞎子点头:“我相信托付我这一切的那个人,是绝对不会对女孩子马虎的。”

  苏万挠了挠头,就道:“那好吧,我只好使用另外一个比较极端的办法了。”他抓起一把虫子壳:“你的血清的作用,现在还有吗?”

  “会有一些效果。”

  苏万把他们吃的虫子的壳子聚拢起来,“第一步,我需要更多的能够吸引这些虫子的东西。第二步,我要把这些虫子的壳子全部粘到你的身上。”

  “你想做什么?”

  “我要把这些虫子引到地面上去,杨好出去的入口四周全是人,只要这些虫子被引到那个附近,一定会出去攻击他们。到时候他们的样子就是……”苏万做了一个全身都是虫子的样子,演的非常逼真,“你身体贴满这些虫子的壳子,演技好一点。趁那个时候出去,你也装成那个样子。到时候一片混乱,我相信你很容易脱身。”

  “你没有血清,你怎么在虫子堆里出来?”

  “我没有考虑让我出去的计划。”苏万说道:“你不是说人要学会对别人负责吗?如果你说的是你的心里话,那么你应该能接受我的计划,我会留在这里,等你或者你的接应回来救我。”

  黑瞎子看着苏万,他开始理解吴邪的信心来自于哪里。

  也许,对于这些孩子来说,这些巨大的阴谋,在他们的思维模式里也是毫无意义的。

  真的,这些孩子,没有一个是可控的。

  “这是我想到的最实用也是最有效率的方法,这条石道很安全,我们这段时间已经验证过了。我会乖乖呆在这里,你如果是个可靠的人,你回来救我的几率成功率很高。”苏万道。

  “我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这段时间你准备怎么办?”

  苏万扬了扬了手里的一本似乎是教材的东西:“王后雄老师会给我力量。”
  (注释:王后雄为著名教材编撰人,编纂的练习题册高中生几乎人手一册)

  黑瞎子点头,他很担心这个计划之后,苏万一个人是否能承受这里的一切,但是他决定相信这个孩子。

  “你应该给我个夸奖之类的,我做这种决定也很不容易。”苏万说道。

  “你这种人不需要夸奖。”黑瞎子问道:“我身上没那么多烂肉,诱饵从哪儿来?”

  苏万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用保鲜膜紧紧包着的东西,里面是发绿的颜色,不知道是什么。“这是在北京咬我的蛇的蛇体。我用福尔马林泡了,因为蛇毒好的太快,我怕有副作用就带在身边,不过福尔马林好像没什么用,都烂了。”

  黑瞎子接过来,闻了闻:“我以为是我们没洗澡四周才是这个味道。你既然有这个东西,为什么我挖自己肉的时候你不拿出来。”

  苏万尴尬的干笑,挠头说道:“东西带的太杂了,忘记了。”

  黑瞎子也笑,“你小子太有意思了,来,把这条蛇吃了我就原谅你。”

  龙纹盒子的图片一直在幻灯片机上闪烁。中年人故意让黎簇盯着这张图片看了相当长的时间。

  黎簇看不出什么蹊跷来,比起之前的图片,这只盒子上的图案更加简单。

  教师分两种,一种教师希望学生能回答出自己的问题,让他们获得成就感,一种则希望学生回答不出问题,好让自己讲解让自己获得成就感,毫无疑问这个中年人是后一种。

  “不要在意这只盒子的外表,思考一些这张图片隐藏的信息。”中年人给了提示。

  黎簇看过一个电影,其中提到过思维方式的逆反,很多时候,应该在图片里而不在图片里的东西才是关键。

  他看着这只盒子,难道是这样的,这张盒子的图片中,缺了什么应该存在的东西吗?

  “没有锁。”黎簇说道:“这只盒子没有锁。”

  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还算有点洞察力,但是错。”

  黎簇摸了摸下巴,心说早点投降,早点知道真相,这是历史课,不是应该直接背背数据就好了吗?就摇头说不知道。

  中年人从幻灯机的柜子下面,拿出了一只盒子,递给了黎簇。黎簇一看,竟然就是那只龙纹的石盒。“也许你看到实物会看得更清楚一点。”

  黎簇非常惊讶,这个听上去十分牛逼的东西,竟然就被这个中年人随身带着,而且还可以直接被拿来当教材。

  他接过去的时候十分小心,生怕手一滑就弄坏了。

  中年人说道:“你不用小心翼翼的,这东西本身没有太大的价值。盒子本身的历史是隐藏历史,没有任何可以公开的证据可以佐证它的年代,所以它就是一只普通的盒子。现在拍卖和古董交易买卖的都是一张证书,那东西实际是不是古老和承载了多少历史都不重要,讽刺吧。古董变成了和纸币一样的东西,证书是面值,你可以用几张纸换到真正的黄金。而且,这是复制品。”

  “可是——”

  “我还没有说到重点呢,现在说的这些东西,和之后的内容的相比,都是小儿科的。”中年人道。“快点回答我,你不想我拖堂吧。”

  黎簇仔细的看起这只盒子,他想把这只盒子打开,但是他发现这只盒子似乎非常难以打开。他摇了摇,放到耳朵边上听了听,就听到里面竟然有响动,他停了下来,响动还是继续,里面竟然好像是什么活物。

  周穆王的王牌,是一种活的东西吗?他做了一个能否打开的手势。

  “如果你身体好一些,我会教你打开,现在还是免了,我们的时间太紧了。”中年人说道:“再给一个提示吧,你可以尝试在这个盒子的花纹上,找一些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