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9章

藏海花(连载中)第9章

     德仁大喇嘛并不是一个虔诚的和尚,对于他来说,最好的生活应该是在山下度过的,但他的父母希望他成为喇嘛,把心交给佛祖。德仁大喇嘛的父母非常的贫困,所以,当有人希望他带着自己去寻找一个人,并且愿意付出一些金钱的话,他觉得他可以接受。

    但是,他们最终没有找到那个人,只找到了董灿栖身的喇嘛庙,并且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张油画。董灿在这里生活过,但一切都已经被挪走了,只剩那张油画。

    这是德仁大喇嘛、扎西都会油画的原因,他们所有的油画技法,都来自于这个喇嘛庙的老师,而他们之所以喜欢上油画,都是因为他们在那个人的房间里找到一张油画。

    那是一张画着巨大的湖泊的油画,湖泊的颜色绮丽非凡,看到它时,一阵喜悦和震撼涌上德仁大喇嘛的心头,他不知道世界上的水还能有如此遥远神秘、与世隔绝的存在方式,这个绝美的湖泊是在哪里?

    德仁大喇嘛随后看到了湖泊中的倒影,湖面上有着一座座雪山的倒影,他认出了那似乎是格拉昆仑山耸立在湖泊边上,湖水倒映出的天空呈现灰白色,通过这种已经,让人觉得这个湖泊神圣非凡,带着非凡的气息。

    德仁大喇嘛对于宗教中所谓的美与真实的评价相当的抗拒,但看到这幅画的时候,他似乎能融会贯通一些他以前不能理解的东西了。与其他成佛的想法相比,他能接受的是——我觉得快乐就是佛道——这幅画让他非常的快乐。

    他想象着,如果油画中的光源发生变化,其间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湖水的各种光线,会有多么绚丽的美景,想象着各种气候、狂风、暴雨、小雨、下雪、冰雹、雾气蒙蒙,又想着,这湖中的鱼儿会是什么样子,会和其他地方的鱼儿不一样吗?

    他对着这幅油画看了相当长的时间,一直等到发现身边的年轻人不见了,才反应过来。那年轻人一个人坐在喇嘛庙的门口,在朝拜的人群中,只有他一个人面对的不是寺庙,而是远处的雪山。

    他走过去后,对方就问他道:“那个湖泊在什么地方?”

    德仁大喇嘛摇了摇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湖泊,如果要他说,它肯定是存在于天上。不过,看格拉昆仑山的倒影,它应该是在雪山之中,很可能就在格拉昆仑山的腹地之中。他把他的这些推论和年轻人说了。年轻人便问到:“我如何才能进到那些雪山里去?我需要你的帮忙,多少钱都没有关系。”

    德仁大喇嘛不知道是因为年轻人当时的表情而要帮他,还是因为钱的原因。他觉得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最后还是愿意去试一试。

    组织一支队伍进入那片雪山,说难非常困难,但是,如果找对了人,也不是没有一点希望。

    德仁大喇嘛首先想到的是在边境走货的马帮,只有这一批人,有深入到雪山深处的经验,只是他们深入的部分,都是前人用生命和事件开掘出来的道路,而不是那些完全没有人到过的地方,并且那些道路如今看来和没有也差不了多少了。他的另一个想法是,如果这些人觉得不行,那么至少,他们来劝服这个年轻人,要比自己有说服力得多。

    然而,事情的发展出乎他的意料,他很容易就找到了三个愿意陪同这个年轻人进入雪山的脚夫。他不知道是否是年轻人的开价的原因,显然,这个价格相当诱人。

    一周后,年轻人在那三个脚夫的带领下前往雪山深处,出发前一天,年轻人和德仁大喇嘛说了十年后的事情和约定。

    德仁大喇嘛看着这个年轻人离开,想象着他深入雪山深处的整个经过,他可能遇到的结局,那个美丽得犹如宝石一样的雪山湖泊,那样的美景下他到底要寻找什么?

    德仁大喇嘛在那一年成为一个虔诚的佛教徒,他学习油画,学习当时在那幅湖泊画像中学到的各种色彩表现,试图画出一幅一模一样的,这些学习的举动,感染了扎西和其他人。包括后来的陈雪寒。

    十年后,他在寺庙的门口设置了炭炉,等待年轻人的到来,其实他也不肯定是否有人会来,然而,年轻人真的回来了,而且,是以和十年前完全一样的相貌。

    如此年轻,如同十年前分别时的样子。

    德仁大喇嘛拿出了当年他们预定好的东西,果然,年轻人已经忘记了一切,但他还遵守约定,开始将分别之后的每一天都叙述出来。

    接下来的记叙,是年轻人的口述加我的整理,前面七百多天,是德仁大喇嘛记录的,后面的,是扎西记录的部分。因为大部分日子都是重复的或者记录很少,有些日子就是赶路两个人,所以,我挑其中比较重要的天数在这里讲述。

    在这些口述中,年轻人还会说一些故事,这些故事他说的时候并没有意识,似乎是忽然想起这是应该被记录的东西,事后也没有解释,我也按照顺序穿插在其中。

    这是一段让人无法理解的,梦幻一般的经历,我们只能通过文字,一窥其中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