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五十章 倔强 (更新时间2013年5月26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五十章 倔强 (更新时间2013年5月26日)

  没有笔和纸,黎簇无法在脑子里完成全部的解码,前面八个字,都相对非常简单,后面几个字似乎有些复杂。

  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忽然找纸笔去演算,这也太假了,刚才自己的表情也不知道有没有混过去,这些人都是人精,恐怕首领心里已经留了个心眼。

  他以往撒谎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时候最好乖一点。

  上床的时候,他就开始考虑日照,北极星,经纬度这三个词语。

  他庆幸自己正在高中的学习生活,在这个阶段,再差的学生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虽然未必能了解细节,但是看到几个词语,至少能知道它们代表着什么。

  日照,北极星这两个概念都和古代航海,以及经纬度等地理位置的概念有关系。

  具体是什么样的关系,黎簇也记不清楚,但是他至少有了方向,他不可能接触到网络,否则直接搜索一下就全出来了,接下来他解开后面密码的同时,也必须想办法能够收集到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他很难收集到,但是他意识到,汪小媛一定是他的突破口。

  同时,他感觉到他也摸到了吴邪的思维套路,吴邪掌握了一个基本的逻辑,就是对于这些黑衣,有一种他们不可抗拒的诱饵。

  他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感觉应该是和自己的能力有关,也就是和那种蛇有关。

  这个古墓中可能有那种蛇存在,也许黑衣无法保证这种蛇的保存和运输,所以他们必须把自己带上,一旦他们出土了这种毒蛇,就可以让自己立即去解读。

  只要吴邪能够让黑衣人确信这个地方有毒蛇,那么自己就一定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他们两个虽然天各一方,却永远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强迫性的产生交集。

  这是吴邪能够让他直接进入到一个未知的组织内部的原因吧!

  对于这件事情的调查,进行了大约两天时间,黎簇不知道后续的结果,他只知道了一个信息,就是他们发现的这些尸体,有一些是自己人,也有一些不是。

  首领有一些疑惑,如果按照一般人比较多疑的推断,这件事情会引出第三方势力的各种推测。会让事情更加的复杂化,不过从首领看自己的眼神,黎簇认为他已经开始有点察觉,这些尸体丢在这里不过只是一个传递信息的媒介。

  这从之后黎簇再也没有看到任何的,关于尸体的物品就知道,他们应该起疑了。

  他不在乎,三天后他回到了自己的病房,课程继续,此时他开始琢磨,如何联系到汪小媛,以及如何去问她一些问题。

  他思索了半天,还是决定直接面对这个问题,对于他这样年纪的男孩子,很多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自己第一步就偷偷摸摸的,很容易被人察觉出隐藏的目的。

  于是他在上课的时候,朝中年人老师提出了想见汪小媛的想法。

  他装出一副相思沉重的样子,在中年人严词拒绝之后,黎簇开始拒绝听课和绝食。

  中年人没有办法,只好叫来了首领,黎簇一直是相当听话的人质,他这样的行为,显然让首领有些意外。

  “你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首领问他:“你这样做,对你、对我、对汪小媛都没有好处,你信不信我晚上就把她的头端过来给你看。”

  黎簇看着首领,他知道他很可能真的会那么做。

  摧毁一个人的意志,这种反社会的行为是最有效的,黎簇涌起了一阵逆反,但是他立即压抑住了,他明白在这种博弈上,自己只要稍一软弱,就会全盘皆输。

  他害怕汪小媛会受自己牵连,他可以立即甩狠话,告诉首领,如果他对汪小媛不利,他就绝对不会再顺他们任何的意思。但是自己的意志力和年龄,几乎可以肯定首领会先处置掉汪小媛,再看他是否能真的说到做到。

  如果自己做不到,那么以后自己将没有任何的筹码和对方博弈,如果自己做到了,汪小媛也活不过来了。

  这买卖是不合算的。

  在自己甩狠话之前,必须让首领意识到,自己是一个能说到做到的人,必须让首领明白风险。

  他当然是不想伤害自己,但是此时是利用这个首领的性格,来反制他的时候了。

  这个黎簇最擅长了,从小到大,都是这么对付班主任的。让班主任认为自己是一个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危险份子。

  黎簇对首领说道:“我向你坦白一件事情,今天上午我抽了一根烟。”

  首领看着他的脸,黎簇把手指伸到他的面前:“你说的,如果我再抽烟,你就折断我一根手指,你不要让我看不起来,说到就要做到。”

  首领就冷笑了一声,抬手抓住黎簇的手,直接反关节一扭,就把黎簇的手指反掰断,折到手背上。

  声音嘎嘣脆,就好像放鞭炮一样。

  黎簇惨叫了一声,差一点就晕了过去,他浑身冒汗用力压抑住,等最痛的几分钟过去,他几乎感觉不到自己被折断的关节。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熬不住,绝对受不了第二下,但是之前腿部的粉碎性骨折可能已经让他的神经有了改变,他硬生生咬牙忍住了这种剧痛。就像他被老爹打的时候,硬生生忍住一句话都不会叫唤一样。

  “错了。”黎簇就笑起来,把折断的手再次伸到首领面前:“我现在告诉你,我以后一定还会再抽,绝不会听你的,有种你再折一根。”

  首领抬手抓住了他的小拇指,又是咔嚓一下,毫不犹豫。

  这一次比之前这一次还要剧痛,他大吼了一声,为了让首领觉得自己是失控的,他顺势把大吼改成了大叫。

  自己的预期是几根,不,这场心理游戏已经开始了,就算手指全部被折断,自己也得撑下去,怎么说自己也是有优势的,自己才十根手指,全部弄断了,对方总不至于杀自己。到时候他不败也得承认自己败了。

  而且之前的体力训练看得出他们很急需要自己去做一些事情,把自己搞残废了,估计这个首领也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这么一根一根掰太慢了,也太痛苦了。黎簇看着首领:“你觉得我会屈服是吧,你这点狠劲比起我老爹来差远了。”他抓住了自己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