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一章 搏斗 (更新时间2013年6月3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一章 搏斗 (更新时间2013年6月3日)

  没有毛的人形狐狸一样的东西站在火圈外边。火光下,我能看到它冷冷的盯着我。

  那东西的背上,还背一只奇怪的动物,那应该是一只“狈”,不同于传说中的解释,这只“狈”长着一张人脸。身体非常的长,是盘绕在这只人形的狐狸身上。

  狼狈是传说中的动物,狼是群体性的动物,狈是智力形的生物,趴在狼的背上指导狼的行动。但是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有人捕捉到狈过,传说中大兴安岭曾经打到过一只,后来发现那是一只前腿被兽夹夹断的母狼,还怀着狼崽,当时公狼背着母狼逃跑的过程中,母狼掉落了下来。公狼放弃了逃命的机会,和母狼一起等待被猎杀。

  狼的人性,如果不是在食物链的不同层级,这种东西是值得被讴歌的,当时的猎人看到这一幕也很唏嘘,他们很感动,然后把两只狼都干掉了。

  但是目击到狈的人数非常多,从《酉阳杂俎·广动植》开始,狈的传说就没有中断过。(当然现在连狼都要成为传说了)但是明显,古代关于狈的传说要远远多于现代。

  所以能推断的是,狈这种动物应该是基本灭绝了,而所有流传下来的记载中,特别是近代传说,狈都是远观到的,狼群的头狼背后背着东西。没有近距离的冲突。这也不是很正常,不知道可不可以这么认为,狈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近距离观察的。

  这些都是我当时的臆想,而且狈不是应该趴在狼的身上吗?怎么现在混到要和狐狸精讨生活了?

  这么对峙着,我也不可能弄的清楚,我捏着匕首心说,干掉你再好好研究你到底是什么货色。

  我面前的干草火堆慢慢的开始熄灭,我没有往里面再添入干草,看着眼前的火暗淡下去。我点起更多的火流星锤,甩到了人形生物的身后。它身后一点一点的火焰星星点灯,把整片区域大大的照亮,这样我就不怕它忽然又退回到黑暗中去。

  接着,我反手变正手,点起最后一个流行火锤,把大白狗腿翻出来,大吼一声就杀了过去。

  防守谨慎了半生之后,我对于主动出击上了瘾,特别是知道了,大部分的危险都是外强中干的之后。

  踩着还未完全熄灭的草灰,我一路冲过去火星四溅,瞬间就冲到了那人形生物的面前,那东西速度极快,我带起的风把四周的火最后闪旺了一下,等火暗下来,就看到它已经消失不见了。我知道这是一种错觉,它一定还在我的身边,只是跑到我的视觉死角里去了。反手一边匕首,一边锤子就往身后倒刺。

  刺了个空,接着我就听到左边传来了脚步的声音。

  我之前丢出的流星锤的无数个光线区域里,看到一个黑影在地上飞速地爬过。

  这真的不是人。那爬行的动作太他妈渗人了。

  我没时间和他这么耗着,冲过去一路就用力用后脚跟跺地上的草灰。

  大面积的草灰被我膨起来漫天飞舞,我捂住鼻子,眯起眼睛。说来惭愧,之前和黑瞎子学散打的时候,黑瞎子检查我的关节和肌肉。我本希望他能告诉我,“天哪,你是八百年不遇的练武奇才。”但是他检查完之后,就对我道,你身上唯一一个适合你搏击的部分,是你的眼睫毛比较长,现在练基本功也不可能了,只能针对某些特长教你几招特别的、实用的,对付对付普通人。

  我当时就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眼睫毛神功,黑瞎子说,练的是眼睛,眼睫毛是眼睛的一部分。

  我当时以为他会教我眼睫毛跳跳就能把人扫翻的功夫,结果,他教我的是如何在有东西向我冲来的时候,克服闭眼的条件反射,以及如何在极端环境保护自己的眼睛又可以看到。

  不能小看这种训练,我被黑瞎子用水枪对着脸打了十几天之后,第一次感觉自己被耍了,但是那天黑瞎子第一次允许我躲。我第一次躲开了水枪的袭击。

  水枪的射水速度非常快,但事实上水的速度还是在可以躲避的范围内,人无法躲避的原因是看到水珠袭来,人会自然而然的闭上眼睛。这是人的条件反射,这种条件反射可以保护人的视网膜,但是在格斗的时候,往往会让人落于下风。

  懂这行的人都知道,一个没有这种条件反射的人,他的训练目的是当有东西袭来的时候全身机能的调动、躲避,所以当有东西朝他的眼睛飞来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头部和颈部的动作。但是普通人就会闭眼睛,这也是女性防狼术里插眼一招永远是一个套系开始的原因之一。

  所以我最终学会的是如何在极端的环境中使用我的眼睛。当时最后训练的时候用的就是草木灰,那东西在烧田的时候,每天都有大量供应,所以这一次我也选择了这个。

  我几乎是靠着非常微弱的视觉,和眼角的余光来看东西,因为我的眼睛不能抬起来,一抬草木灰就会进去,那是会立即红肿流泪。对方就没我那么走运了,我看到那东西在地上乱爬,已经没了章法。

  我冲过去,那东西本能的朝我扑了过来,我弯腰躲过,一锤子砸在背上的东西上。那东西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喊。我大吼了一声,扑上去它反手一抓,抓在我的脚踝上,一下就是三道非常深的血痕。

  我跳起来就骑到了它的脖子上,它猛站起来,我重心不稳,没法像小哥一样拧动腰部。

  真的只有骑上去才能知道那个动作需要什么样的身体素质。

  但是我翻身倒下的时候,匕首从腋窝下捅了出去,一下就捅进了它的背里。

  那东西这一下完全吃痛,开始暴走。我松开膝盖的力量被它甩到地上,爬起来就朝它追去。一边大喊一边挥动手上的火流星。

  它已经完全看不见了,直冲进我刚才给自己设置的火场中的那片区域,那里是坡的上端草木灰最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