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三叔的话

藏海花(连载中)三叔的话

  三叔的话

  最近修完了沙海2的实体版,修改6000余处才符合出版条件(买了个表的),工程浩大到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所以更新延迟了不少。会缓缓补上,见谅。

  最近在回血中,接下来要修沙海3,沙海腔隙的稿件整理我正在继续,暂时每天让工作人员放出一章。等回血完毕再发力。

  大家可以加我的微信,微信号为:paibook,微信中内置了50个谜题关卡,输入“盗墓空间”和“沙海幻境”就可以体验,“沙海幻境”中有很多关于沙海的趣事,而且难度比较简单,推荐新手先从幻境开始。此外还有大量的语音,小哥美图等可以欣赏,记得,PAIBOOK是我的微信号。里面可以看到很多好玩的东西。

  玩的愉快。

  附上沙海2实体版新加的引子。


  沙海2·引子

  1980年冬天,北京双柳树胡同。

  霍中枢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家的院子里,空气干燥寒冷,他的手冻的通红。

  胡同里停了一辆红旗车,是内蒙古牌照的,把路都差不多堵死了,这让他很诧异,这个胡同很少能看到车,难道是有什么领导在胡同里办事?

  13岁的他,刚刚拿到了北京大学的入取通知书,他回学校整理行李。到了今年的九月份,他就会去北大报到。

  一路跳级上来的霍中枢有点内向,但是他内心还是激动的,可以以最快速度成才,报效祖国是他的夙愿。

  他从车的前篮里拿出自己的班主任老师为他准备的全套的材料。里面是自己的未来,他要选择什么专业,专业的目的性和未来对口的方向,全部都在里面。老师为了这个出类拔萃的学生,付出了足够的关心。

  当然,其实他内心已经有了自己的夙愿,他要成为一个建设祖国的建筑师,设计出雅各布森那样的房子。

  他回到屋子里,想立即给父母看还有着油墨香味的通知信,却看到自己的屋子里坐满了人。

  这些人皮肤黝黑,一看就不是北京当地人,他的父亲正在沙发上抽烟,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所有人都看着霍中枢,他有些愕然,感觉现在报告这个好消息有点不合时宜,就鞠了个躬,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听到他的父亲在和那些人争论,那些人都带着西北边的口音,他听不太清楚,但是觉得好像争论的内容是和自己有关。

  “这个孩子不适合,你们听我说,他不适合在封闭环境下工作。”

  “我们调查过了,你的孩子内向,抗压能力很强,这样的工作最适合他。而他的学科成绩证明他未来应该是一个工程性的人才。”

  “可是他才13岁。”

  “他会首先接受中国最专业的培训,事实上,工程的时间未必有那么长,也许30年就能完成。那时候他还不到50岁。只要你答应,你在单位亏空的事情,我们就可以帮你填补。”

  “不行,我不能拿我孩子的前程来换我自己。”

  “那你一个月后就会东窗事发,到时候你的儿子不仅没有钱去读大学,连政审都通不过。”

  霍中枢默默的看着报告,耳朵里听的是这些对话,他并不吃惊,事实上他知道自己父亲亏空公款的事情。也知道,自己也许会面对这一天,但是他一直假装这一切都无关紧要。

  外面陷入了沉默,慢慢的,传来了他懦弱父亲的哭泣声。

  “我们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选,而你只有我们这一个机会。不如,你让我们和你的孩子谈一谈。”

  他的父亲没有阻止,但是也没有拒绝。

  霍中枢听到脚步声朝自己的房间走来,他转身正坐在椅子上。门被打开了,出乎他意料的是,走进来的不是那些中年的内蒙汉子,而是一个漂亮白皙的女人,最多24,5岁,她坐到霍中枢的床上,看了看这个简陋但是有安全感的房间,问道:“你都听见了?”

  霍中枢点了点头。女人俯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来为你的父亲做决定吧。”

  “你们要我去做什么?”霍中枢胆怯的问。

  “你要帮我们去盖一个,中国最伟大的建筑,或者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

  “你们是要我去设计吗?”

  “不,这个建筑1900年前就设计好了,我们需要你去把他建造出来。”

  霍中枢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现在只关心自己的未来:“为什么要我去呢?我刚刚才高中毕业,我还没有掌握设计师的知识。”

  女人摸了摸他的头,笑道:“这个工作没有那么容易,可能要我们所有人努力很多很多年。”

  “多少年?”

  “嗯,很多很多年,也许我这个年纪,都看不到工程最后的竣工。”女人说道。“但这是值得的,因为这可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工程。”她笑了笑,轻声说道:“这不是你的理想吗?”

  霍中枢看着这个女人的眼睛,她从里面看到了一种温柔之下的冰凉,他第一次意识到,拒绝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考虑的选项了。

  “你保证可以救我爸爸?”

  女人点了点头,霍中枢把自己正在看的,填报志愿的文件递给了这个女人。

  三天后,霍中枢上了黑色的红旗车,缓缓开往北京城外的公路,那里,有更多的红旗车和他们汇合,一辆一辆,每一辆车上,都坐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孩子,这些车开往了内蒙古的巴丹吉林沙漠,之后的30年里,这些孩子再也没有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