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三章 智擒蠪王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0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三章 智擒蠪王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0日)

  找那只母狐狸被埋的地方不是那么容易,因为那地方已经被我烧得面目全非,我找了几块炭火,砍下没有被烧尽的树枝,在我们四周点了两堆篝火。

  没有之前那么多的茅草,这火烧起来已经没什么气势,但是至少四周亮堂了很多。我这个时候才看到,车总比我伤得严重多了。基本上连行动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让我自己先走,确实是对自己的情况评估得非常到位。

  我继续挖坑,把石头一点一点挖开,终于在快累晕过去的时候,看到了那只蠪母的皮毛,我用刀捅了两下,发现已经死透了,尸体都僵了,才把石头挖开,把这东西从里面挖出来。

  把尸体摔在车总面前,他就被上面的烟火焦味呛得不成人形。脸上的血孔里咳嗽一声飚出一条血线。

  蠪母体型很大,很多动物体型都很大,但是因为行走的习惯和体态的关系,往往会有错误的预判。比如说很多人就不知道自己不如站起来的狗高。蠪母身上很多地方都被烧成渣了,但是这不妨碍我的想法。

  “这种东西的夫妻感情怎么样?”我一边剁掉蠪母身上烧焦的部分,一边问车总。

  “蠪王无法做长途跋涉,需要耐力的迁徙必须要蠪母,蠪母死了,蠪王死期也不远了,但是这种东西非常狠毒,临死之前为了垂死挣扎会害很多人。它可以在一个地方熬上六七年,等所有的食物吃完再饿死。”

  “也就是说,是个靠老婆才能跑路,但是要在一个地方就横得不行的东西。”我道:“这种东西能离婚吗?或者说,续弦,老婆死了之后中途换一个?”

  车总皱了皱眉头,“你的计划该不是色诱它吧?”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和蠪母相去甚远,想必蠪王应该不太会屈尊降贵来日我。一边砍掉蠪母的头,然后把匕首插入到蠪母的咽喉,切开喉咙。从火堆里拨出炭火,灌进去。

  血已经凝固成块了,皮肉被火炭烧焦之后,发出奇怪的味道——韩式烤肉的味道,看样子这蠪母应该可以吃,而且应该还挺好吃。

  我灌入了大量的炭火,动物可以感知对方的体温,来判断对方是活物还是尸体,把蠪母的尸体灌饱之后,我扒掉车总的衣服,绑在树枝上,把剁掉蠪母的头,插在树枝上。

  “你到底想干嘛?”车总百思不得其解,小满哥也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伸手过去想逗它,它一点也不配合。“你是想做成蠪母还活着的假象吗?它现在一定看着我们,你绝对不会得逞的——头都被你剁掉了。”

  “你知道是因为你熟悉这种动物,但是它未必知道你这么了解它们。”我说道:“动物和人的智力的最大差别,是它们的多疑是单层次的,而我的思维是多层,既然它们比一般的动物聪明,那么他们应该能够理解我第一层的想法,但是我第二层的想法,就连车总你刚才也没注意到。”

  被我揶揄了车总很不爽,此时我也放弃了和小满哥亲近一下的想法,一边找到了个空地,把蠪母头叉树枝放到中间,然后在四周开始用树枝和炭灰做陷阱。

  车总已经完全不知道我在干嘛了,也不发表意见,闭目开始养神。我挖了三个陷阱在蠪母的边上,然后四处东挖挖西挖挖,挖了半个小时,我才停下来。对车总说道:“咬人的狗都不叫吗?能让小满哥叫几声吗?”说着拿出车总的手机,开了录音的功能。

  车总捏了捏小满哥的脖子,挠了它一个地方,小满哥立即大叫了几声跑开了。“他这里受过伤,里面还有碎片,碰了会痛。”

  我录了下来,对他说道:“你在这里,带着小满哥,我带着录音去干掉那东西。”

  车总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你想……”

  “别揣测我的想法,听我说的做就可以了。”我说道,因为我的想法肯定不是车总想的那么简单,和他解释也说不明白。

  蠪王能理解我在这里设了陷阱,刚才我挖了那么长时间,天性多疑的它不会靠近这里,它耐心非常好,它会等我们的耐心耗光,这就等于在车总四周设了一个保护圈。就算蠪王真的过来,这里的陷阱数量也足够困死它。加上小满哥,十拿九稳它不会硬碰硬的,这种胆小的动物。

  而我带着录音,还有这具蠪母的无头尸,就要来玩转一个极其巧妙的布局了。

  和这种东西肉搏没有任何的胜算,必须是绝对的智取。

  我在山顶开始给无头尸开膛破肚,把烧烂了内脏的炭火挖出来,富含油脂的炭灰捣烂,之后抹在地上。抹出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图案。

  我孤身一人,坐在石头堆里,裹紧了自己所有裸露的皮肤。能抹上那些油灰的地方就抹上,动物油脂非常厚,这样我身上有一层保护膜,单纯只是触碰,就不会丧命。

  我的打火机是防风打火机,我一手捏着,砍刀插在我前面的地面上,自己玩弄手机。

  十分钟之后,一只黑色的,比之前看到的那些狐狸略大的动物,就出现在我前方六七米的石头上。

  来的真快,我心说,这只蠪王浑身的毛在月光下都是蓝色的,它像人一样坐在石头上,看着我。

  动物的杀戮效率是很高的,六七米,它跃起到我身边,最多一秒,我逃跑躲闪加上三秒,也就是说,四秒内我一定被它咬到。它现在不立即攻击过来,是因为它的谨慎。

  我朝它大吼了一声,以彰显我的武力。

  它无动于衷的看着我,似乎我的吼声和他没有关系。

  也确实和它没有关系,我打起打火机,抛入面前的油脂堆里,动物油的燃点在400度,1400度的防风打火机瞬间点燃。

  动物油的燃烧温度在800度,而且是真正的熊熊烈火。

  瞬间火焰按照我画的图案迅速在我四周形成屏障,蠪王立即感觉到中计。

  这种火焰碰到就是烧伤,没有动物可以像人一样迎着火焰硬冲。蠪王立即开始往火焰还没有燃烧的地方逃窜。

  我嘴巴里在倒数,4,3,2……最后一秒,我丢出了手机。手机落到了蠪王逃跑方向的前面,手机的闹钟响了。

  小满哥的叫声从手机里传了过来,蠪王惊恐之下,往后一退,火圈闭合,被死死的围在了火圈内。

  我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碰到火焰,看着蠪王惊恐的在火圈内四处乱窜,不敢硬冲。

  2分钟后,它终于选择了一个火势较不猛烈的地方,冲了出去,它的毛带着火星儿滚落在石头堆里,等它站起来,它看到的是被我大吼召唤来的小满哥大嘴。

  清脆的骨头咬裂声,比世界上任何的音乐都要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