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四章 黑飞子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1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四章 黑飞子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1日)

  小贴士:混合碳粉的动物油会剧烈并且迅速的燃烧,油温达到瞬间烧伤的状态。动物油无法使用普通的打火机点燃,必须使用燃烧温度在340~400度火焰,防风打火机的外延温度达到1400度。

  我看到车总也跟着小满哥爬到了山上,相隔了15分钟的时间,显然是不放心这里的状况,看到蠪王的尸体,他才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我:“我见过的人里,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单挑一只蠪王,你的运气真好,你爷爷都不敢说可以。”

  这确实是运气好,也算是险中求胜,不过我还是考虑到了大部分的变数的。这样的评价,显然是车总对于我把他的智慧和蠪混为一谈还耿耿于怀。

  “那是你们思维太僵化了。外加这种东西聪明,谨慎,越是小心的人,越容易被人算计。”我道,这个我感触很深,这个世界上被设计的成功率,不是看目标任务的性格来决定的。谨慎小心的人,其谨慎小心已经固化成行为习惯了,那就会变成其最大的弱点。司马懿被空城计干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最难设计的人,应该是反复无常的人。也就是做任何一件事情都会丢掷硬币,摇摆不定,但是不管是正面还是反面,一旦决定了都可以非常极端的去完成的那种人。

  这样的人应该是青春期的孩子,但是童年又相当扭曲的那种人吧。反正我是做不到。

  我把NOKIA还给车总,幸亏他买了这一款,否则这计策真还实现不了。却见车总虽然放下心来,但是脸色却不见好转。

  他远远的看着蠪王的尸体,用自己拄着拐杖的树枝翻了翻,似乎还有什么话说。

  我对那暗蓝色的皮毛发憷,心说还是快点烧掉吧,车总把尸体翻了过来,我看到他僵了一下。

  “果然。”他说道,语气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我走上去,车总用树枝指了指蠪王肚子上的一道伤口,这是一道非常深的伤口,裂口粗糙,但不是撕裂,而是利爪割的。

  “它在攻击你之前受了非常重的伤。”车总说道:“本身已经活不了太长时间了。”

  “是被你的狗伤的吗?”

  车总摇头,脸色很阴的看了看山谷下方:“我的狗无法对蠪王产生致命伤害,伤成这样的,估计是另外的大型猛兽。”

  “是什么?”

  “不知道,看伤口,这伤最多一天时间,那猛兽应该还在附近。”

  车总把蠪王的尸体拨入火中,就对我道:“难怪之前那些蠪都被打散了,咱们快走,这里很大,未必遇得上,如果不是蠪侄,咱们能避则避。”

  我也没力气了,浑身臭味的点头,看着蠪尸被烧干净,火全熄灭了,就带着小满哥开始往山谷外面走。

  干掉了蠪王,心态好了很多,日出的时候,我们已经走进了丛林里,看来肝脏造血很快,失血的症状已经消失了,大概走到离铁门2公里远的地方,我们看到了车总的狗,或者说,车总的狗的各种部分,挂在树上。

  血腥味和内脏的臭味弥漫在丛林里,惨不忍睹。车总明显有些发抖,这些都是他的三宫六院,一夕之间全部都死了。

  有些狗尸挂在极其高的树枝上,我心中奇怪,是怎么挂上去的?但这一定不是蠪王干的,这种暴力伤害,感觉上只有熊可以做到。

  草上到处是血迹,血迹是喷洒状的,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一路的内脏和血迹,分布在500多米的山谷小径。就让我往边上的山坡走去,这里是狩猎小径,那东西一定在附近。

  我和车总爬上左边的山腰,天就完全亮了,可惜太阳出来没几分钟就变成了阴天,天色不是很爽朗。

  这里视野较好,林子到了这里很稀疏,有东西攻过来能很早看见,然后立即可以退到山顶上,这让我有了可以直接走出去的期望。

  往前又走了一段,前面的山体忽然变矮,本来我们在山腰,一下变成了在山顶。这个山体上的豁口吹着过堂风,呼呼作响。到了这一段,我们就看到了山的另一边,只看了一眼,我们就惊呆了。

  我们看到在山的另一边,能看到另一边的山谷,山谷之中,大量的树木倒塌,形成了一块空地,在树木倒塌的地方,山体上有一个大洞。

  这是地面沉降形成的大洞,其中有烟雾冒出,看树木倒塌的状况,应该就是在近几日形成的。

  我要过去,被车总拉住了,“好奇害死猫吗?咱们现在的状态不适宜再节外生枝。”

  我看着那冒出烟就道:“这下面有东西在燃烧,该不会我把地下的煤层给点燃了。这儿是被我们烧塌的?”看了看山体的其他部位,我心就一沉,到处都是地质变化的痕迹。这里的煤矿很稀疏,燃烧之下,出现了很多的坍塌和底层内部的爆炸。

  “即使是,你打算干嘛?打算撒泡尿把火浇灭?”车总拉我快走,我心说也是,但是我看着这个洞,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继续往前,一路无话,我们在天黑之前,终于到达了一个村子,不是我之前集结队伍的那个,但是离那个也不远了,这是个更小的,是一个大概只有十几户人的小村。我再也走不动了,敲了个老乡的门,表示要借住一宿。

  老乡看我们满身是血,也不敢留我们过夜,找了两批骡子,连夜出去找医生。这我也是愿意的,毕竟骑骡子速度更快,而且我也希望能够清洗伤口,所有的伤口现在痒得好像里面有东西要长出来一样。

  后面的路不险,老乡步行,我们出了村口,重新进入林子,出去不到700米,小满哥忽然就不走了。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黑暗,车总怎么叫喝都没有用。我看到它的蠢脸的气场变了。

  老乡也觉得奇怪,我翻下骡子,瘸着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前面的树上站着一个人形的东西。瞬间小满哥就咆哮着冲了过去。车总脸色惨白,大叫道:“是黑飞子!”

  (请加南派三叔公共微信 微信号paibook,输入“沙海幻境”玩沙海探险小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