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三十九章 再见林其中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6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三十九章 再见林其中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6日)

  王盟看向我,这点职业素养他还是有的,他知道谁是老板。

  我点头,让他慢慢开着,但是不要开出镇去,因为我和林其中还有一笔帐要算。

  这人肯定知道些什么,所以才会把我丢到荒山野岭喂狐狸,但是我相信他和我忌讳的家族没什么关系,因为手段太低端了。

  那个家族本身并不愿意太过于使用暴力,因为在他们的体系中,使用暴力之后要磨平一切线索,是一件很痛苦和磨人的事情。

  王盟递给我他调查的林其中的资料,当然不是他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的,应该是伙计中善于调查的人做的碎片,他整理的。

  我翻了一下,和我从朋友那边听到的差不多,资料只有两三页纸,这个人如果不是当真非常简单,就是背后有强大的背景。我自然更倾向于前者,因为老是遇到资深卧底的几率不可能那么高。

  车一路开出去,后面没有人跟来,车总就对我道:“现在你知道,你爷爷把小满哥留给你的用处了吧。当年黑飞子开始改变监视的方式之后,这些狗在野外就没有了作用,按照道理,你爷爷应该开始训练在人群中可以识别出黑飞子的犬种,但是他忽然把这个计划停止了。”

  “为什么?”

  “大约是因为,你爷爷没有把握在那个时候,和黑飞子背后的家族正面交锋。我相信你爷爷想过,但是你爷爷想起了一件事情,让他忍了下来。”

  车总摸了小满哥的背,已经镇定了下来,“当年老九门,张启山在长沙动杀机的真实目的。”

  “那不是因为裘得考出卖和上头清洗时代的趋势不可抵抗,只能用这种方式保住足够多的人?”

  “那只是这件事情的发生经过,而不是原因,这么大规模的屠杀,是因为当时已经有大量的人开始意识到黑飞子的存在了。如果张启山不强行遏制住,那么黑飞子开始灭消息,就远不止这么点人,这些人的所有朋友,伙计,儿女,都会被拔除干净。裘得考的出现,不过让张启山卸下了一些心理包袱而已。”车总道,“所以,你爷爷一旦开始训练自己的狗去对付黑飞子,恐怕你们家族现在早就不存在了。”

  如果敌人足够强大,那就不要去戳穿他,好比知道自己床下躲着个斯瓦辛格一样的小偷,就不要滚进去找死了。

  “那黑飞子知道我爷爷已经察觉了吗?”

  “一定知道,天下间没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我甚至相信,你爷爷都和他们接洽过,按照一般的情况,黑飞子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爷爷的,但是他们和吴家似乎有一种极其强的羁绊,我相信你爷爷肯定有很多的事情,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车总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你爷爷最后为你留了这么一只狗,这只狗是世界上唯一一只。他的目的很明显,他觉得你需要这只狗。”

  我也拍了拍小满哥的脖子,它满足的用后腿挠了挠,车总道:“我为了替你们家养这只狗,一直过着极其低调的日子,我相信之前黑飞子没有察觉,但是如今看来,他们已经开始朝我们身边集结了。豹萨是被我当场干掉的,应该传达不出任何的消息。狗我一直是野带,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狗都散在几公里外的林子里,应该没有什么破绽。”说着他看着我,说道:“他们对你肯定是有兴趣的,但是小满哥并没有发现你以前身边有暗点,但是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对你的监视,应该是全方位的。为什么?”

  我猜对了,刚才在医院碰到的人,应该就是黑飞子一伙的。

  看来之前车总应该在我四周摸过点了,我想了想,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情了。

  三种可能性。

  一个,不是我四周出现了暗点,是我们去的这个地方,本身对于黑飞子来说,就比较重要,所以对于我们这些进出这个地方的人,他们都会无差别的加强警戒。

  第二,我们确实露出了破绽。

  第三,也许是我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两个条件相加,触发了他们的某一种想法。

  不过,他们仍旧只是加强了监视,并未有任何的举动,说明不用太担心。

  我早就学会了不去担心我自己控制不了的东西了。

  车子停在了林其中家楼下,我下了车,让车总在车上休息,我带小满哥上去看看林其中是不是干净,王盟识趣的递给我一把砍刀,我和我的大白狗腿对比了一下,相击之下大白腿能砍断这把砍刀,但是砍刀看上去气势大多了,于是提着砍刀上楼。踹门就冲了进去。

  我以为大多数可能是他们早就跑路了,没想到正看到林其中蹲在茶几边上磕瓜子,看电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看到我也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等我到了他面前,一刀背劈过去,他才反应过来,缩头一挡,把桌子上的瓜子壳往我脸上一甩就往外跑。被我一脚踹倒在沙发上,王盟进来,揪住他的领子想把他揪起来。

  无奈体力不够,没提起来,这瘦弱的教师力气竟然极大,一把把王盟推开。正看到蹲在门口的小满哥。那么大的狗确实有威慑力,瞬间他脚下一滑摔在门口。

  小满哥连正眼都没有看他,果然如我所料。

  那我就更放心了,上去从背后卡住他的脖子,把他提起来。他疯了一样的挣扎,我咬牙几乎要脱手,对王盟道:“对准肚子揍两拳让他老实点。”

  王盟摆了摆手:“我当时是应聘做营业员的。”

  “你升职了!现在是保安经理。”我大骂道。

  王盟上来,只打了一拳,我就听到他的手发出骨头的摩擦声,他痛得捂着手直跳。

  不过对林其中这一拳也够了,他痛得缩起身子,被我甩倒在茶几上。

  我翻起砍刀的背部,准备威胁威胁他,就看他转身对我摆手:“你再动,我就把我妹妹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