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四十一章 心理战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9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四十一章 心理战 (更新时间2013年7月29日)

  我对林其中的警戒非常高,不知道他这招是什么意思,是还有一个“妹妹”机关,还是说另外的预防措施。总之我现在不愿意让他动任何的东西,免得他捣鬼。

  所以对于这种话,我一概的反应是不说话,闭嘴。冷冷的看着他。

  这是黑瞎子教我的气氛压迫法,他说这是他从闷油瓶身上学来的,闷油瓶这种人,如果你不是和他一伙的,和他在一起会感觉很不自在,而且越来越不自在,了解他的人,知道他靠在那里真的只是单纯在打盹,但是不了解的人,就觉得这阴沉的小子一肚子坏水,不知道要怎么折磨自己。

  而且这样的状态也让人难以琢磨,很多人在处于下风的时候,总是会想通过心理战,为自己谋得一线生机,在小哥面前,揣摩其心思的心理压力比投降更大。

  即使在小哥处于下风的时候,小哥的这种态度也往往让别人无法辨别,到底他是不是真的处于下风。

  我把黑瞎子的话总结为,只有神经病是无敌的。

  黑瞎子告诉我,神经病无敌的前提是要有传说和战绩,就像小李飞刀一样,如果没有例不虚发的传说,那种神神叨叨的活法,会活得很累。

  事实证明,黑瞎子是对的。

  我已经从原来的,只要我一耍横,即使手里有枪别人也会觉得虚张声势的虚弱小开,变成了“受了刺激性格变得变态恐怖,吴家血脉苏醒变成恶魔”或者“吴邪疯了不能惹”。

  在林其中面前,我也充分证明了自己的能力,我证明能力的过程只有我自己知道,而结果足够威慑他了。

  林其中这一次却不一样,他看我没有说话,仍旧坚持重复的说。

  “我的交换条件不会让你后悔的,如果你对这些事情感兴趣,那么这个东西,你看到了肯定很喜欢。”

  我仍旧看着他,说实话,我的内心有些动摇,看他那么真诚的样子。但是我努力忍住,因为我知道,要有传说就是不可以动摇的。

  “我知道你不信任我,这样,你先告诉我,假设我没有使诈,这样的交换条件你能不能接受?”

  这是分步击破,引导我的心理,只要我放松一丝,他就能顺势而下。这个林其中现在的状态,和之前我们刚来时候,他苦逼压抑的情况完全不同,看来他也是一个多样人格的人,压抑之下的反扑可能比我还厉害。

  我仍旧忍住不说,林其中终于有些慌起来,我这个时候说了一句让他绝望的话:“我干嘛要和你交换?我虽然不会杀你,但是要你把那件东西乖乖交出来,我有的是办法。”

  这才是现在强弱对比应该有的谈判模式。

  林其中的表情抽搐起来,最后挤出一句:“我看你平安回来,知道你活着不容易,如今你这么不通情理,我为了保命,做的事情你也不能怪我了。”

  我听着他的话,感觉心中一寒,不得不说,这个人虚张声势的样子,倒是挺逼真的,比我专业。我刚想笑笑,就看到林其中忽然用银川的土语对着里屋大喊了几声。

  王盟就在里屋的门口揉手,条件反射他顺着林其中的吼声往里屋看去,瞬间里面就传来一连串铁链拖动的声音。

  我紧张起来,问王盟,什么动静。

  王盟说道:床底下传出来的,不知道。

  林其中阴冷的看着我,说道:“那是我妹妹。”

  我看了看桌上的盒子,“你妹妹不是在这只盒子里吗?”

  林其中冷笑道:“你以为这是神话故事吗?”

  我心说狗日的,难道自己又他妈想多了,一下翻起盒盖,瞬间“碰”一声巨响,从盒子里猛的炸起一道强光。四周全部都白了。我翻倒在沙发上,什么都看不到。

  闪光弹!

  我心中大骂,这样竟然还是中计了,就听到林其中哈哈大笑,一拳打在我下巴上。然后夺路而逃。

  我什么都看不见,到处乱摸,没拽住他。就听到他从楼梯上一路狂奔下去的声音。对着外面大喊车总。

  5分钟之后我才开始恢复视力,小满哥满不在乎的坐在门口,尾巴上被林其中踩了一脚,正在舔,看来在主人的命令之外,这狗是个喜欢息事宁人的主。

  我摸了摸被打的下巴,来到林其中的卧室,把床翻开,就看到床下竟然是林其中的老娘,被铁链死死锁在地板上。

  我对王盟道:“把这儿给我翻个底朝天,打电话给哑姐,让她别跟丢了。”王盟点头,我知道早就埋伏在下面的哑姐经验丰富,和林其中真正的斗法,才刚刚开始。接着蹲下来,看着林其中的老娘。这老太婆的眼神涣散,眼白浑浊,应该是喂了药了。

  看铁链和地板上无数被铁链刮出的痕迹,似新非新,似旧非旧。老太婆腿上和手上也没有被铁链常年锁着的痕迹。这些铁链以前锁的应该不是老太婆。

  我有个想法,但是此时还需要证明,和王盟交代了一声,让他最后把这个老太婆弄到宾馆去,然后抱着那盒子骨头,打了个响指跑下楼。

  小满哥这个还是能听懂的,屁颠屁颠跟下来,就看到哑姐在楼下。

  好久不见,哑姐的状态更加年轻了,本应该不去烦她,好在她孩子也小三岁了,她出来也问题不大。

  “小三爷。”她看着我打了个招呼,眼神看我总是和看其他人不一样,应该是从我的身上看到了三叔吧。“那个姓车的走了。”

  我看了看车里,车总果然不在了。

  “他留了东西给你。”哑姐递过来,我看到是一封信,里面是小满哥的一些生活习惯,洋洋洒洒,如果我老婆有这么毛病,我一定会把她沉西湖喂鱼,这还只是条狗而已。

  最后写了一句话:虽然是你的狗,但是请好生对待,事情平息之后,如果大家都还活着,希望还能再见面。

  我把信塞进口袋里,已经没有时间感慨了,问哑姐:“林其中往哪个方向走了?能判断他要去哪儿吗?”

  哑姐说道:“他就在四个街角外,已经不动了。”

  “跟踪的伙计呢?”

  “忽然联系不上,已经派人去看了。”

  说完哑姐的电话就响了,哑姐接起来按了免提,就听到对面一个声音急促道:“哑姐,林其中和我们的人都死了,下巴都被扯掉了。”

  话音刚说完,就看到小满哥忽然立起了耳朵,对着街角站了起来,眼神慢慢变了。

  接着他又转向另外一个街角,来回的转头,我们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街道上的人都消失了,对面的小店也都关上了门。

  “还有多少人?”我问道,冷汗开始下来了。

  哑姐打了呼哨,在一边树丛里有四五个伙计走了出来。我对他们道:“咱们被包围了,全部上楼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要擅自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