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四十二章 防御之战 (更新时间2013年8月11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四十二章 防御之战 (更新时间2013年8月11日)

  回到林其中屋子里,把小满哥也招呼进来,我让伙计把所有的门窗全部都关上。贴上报纸,用家具把所有可以打开的地方全部都堵住。

  伙计都不解,问怎么了,咱们是遇到日本鬼子进村了还是咋的,至于要躲成这样吗?

  我没功夫解释,心说当然,至于,这些人都是赤手空拳就可以要人性命的,不保持距离,这些人烂番薯臭番茄瞬间就变成殓葬费的负资产了。

  全部堵上之后,有伙计就揶揄我,说道,现在只要在门口找条门缝往里面扇烟,我们就成熏鸭了。

  我一想这个是很有建设性的意见,立即用毛巾把所有的缝隙都堵了。

  全部整完,整个屋子就剩下临街的窗户上沿一条缝隙还透着光,这里外面就是二楼高的墙面。爬是能爬上来,但是临街太明显,我想这些人不至于从这个角度攻击。

  于是踩着茶几上去,往缝隙看外面的大街。

  外面非常安静,大街对面有三个人,在路灯的杆子下面抽烟,有点混混的样子,都穿着当地人的衣服。一眼都没有看向我的方向。

  我回头看了看小满哥,小满哥不停地在转动脑袋,似乎听到了无数的声音,但是无法辨别来自哪个方向。

  我跳了下来,冲到卧室里,和王盟两个人把床翻起来,就躲床下的楼板子,发现水泥浇得很结实。从这里打洞是不太可能,才放下心来。

  出来坐到沙发上,哑姐就完全不理解,问我道:“要不要叫伙计过来支援?这个地方8个小时内可以找人帮忙,调动两百号人。”

  “8个小时我们早就死六七回了。”我道。一般情况这些人围堵一个人,人肯定是逃跑的份,就是不逃跑也会硬拼,这是道上的风格,他们应该没有想过我会带着这么多人龟缩。

  这房子小虽小,但是很结实,我相信靠人力他们肯定进不来,按照他们的性格,也不会大骂然后踹门做无用功。但是他们在一个小时内肯定会想出办法,这个办法一定是我们无法防御的。

  核心问题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是想干掉我,还是只是想把我弄走?这两个目的的不同他们的做法会完全不一样。

  “听着,我没空解释了,先介绍一下敌人的做派。”我抓住王盟的下巴,演示了一下对方的格斗技法,“他们不会和你讲道理,你威胁,虚张声势,求饶,都没有用。他们的效率非常高,不会因为你的任何举动改变原定的计划。女人也是一样。单对单完全没有任何的胜算,只有在狭窄的环境里,我们人员密集的情况下,他们反而会陷入被动。”

  “你是指我们得抱在一起吗?”

  “不是。”我演示了一下黑瞎子当时给我掩饰的步骤,我抓住一个人的脑袋,顺着一个方向扭动手臂:“近身格斗人需要非常大的幅度关节运动,才可能施展出最大的力量和最大的杀伤力,但是近身格斗是一对一的,当我张开手臂拧住一个人的脑袋,我的腋窝和软肋全部都无法防御,如果我们聚得非常紧,这个时候无论对方速度多快,都一定不可能防御到所有人的攻击,这种攻击方式危险太大,他们的命太娇贵,不会贸然使用。”

  我放掉那个人,“他们的人数应该不会太多,所以攻击我们的方式很可能是使用长兵器,比如说砍刀,或者是使用匕首,在极短的距离内用非常灵活的身法瞬间攻击。我们没有受过训练,不可能防御,所以大家现在做两件事情。咱们现在就是古时候守城的人,第一,找足够多的东西,给自己做一件盔甲和盾牌,第二,我们分成两层防御体系,外面一层制作长矛,里面的使用短矛。”

  黑瞎子教我的最无厘头的经验,冷兵器时代,任何战斗都是一样,遇到狭窄的地方,盾牌立起来,长矛迎接冲锋,控制和地方的距离,短矛在距离打破的时候进行肉搏。

  我们一共是8个人一条狗,大家用了20分钟时间,使用书籍,书架,家具的木板,衣架,晾衣杆,茶几,脸盆,铁锅子,做了8套奇形怪状的装备。

  穿上之后,我们给他们派了阵型,以一边的墙壁为底,5个人形成扇形的第一层防卫圈,三个人在里面用短矛随时出击。小满哥应该能自己打游击,这种骑步兵配合,冲击加强推的方式,我似乎想起了以前打星际时候的战术。

  我们顿了下来,沉默了片刻,其中一个带着水桶头盔的伙计就说:“老板,我们是傻逼吗?”

  我叹了口气,心说小孩子就是不懂事,我这是在救你们命,傻逼最然傻逼了点,但是不觉得很有安全感吗?

  “现在怎么弄?等他们攻进来吗?”哑姐问道,她一脸想笑不敢笑的表情。

  “其实,我们现在的装备,就算杀出去,也是有胜算的。”

  几个伙计异口同声的说道:“老板,穿成这样我死也不会出去的,你让我们死在这儿吧。”

  王盟道:“老板,我们蹲在这里,别人只需要两天不理我们,我们就饿死了,我觉得他们不会这么大动干戈来干掉我们。还是让哑姐叫人吧。”

  “相信我。”我忽然有些不爽,心说我是在用生命做老大,你们能不能给点面子,这个行业真的不行了,以前那帮老伙计虽然凶狠了点,但是至少正经,这帮新入行的完全就是三观不正嘛。

  话刚说完,小满哥很给面子地站了起来,一下对准了我们,看着我们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我楞了一下,心说你瞪着我干嘛,我们这里有黑飞子?那你刚才不瞪,一群人都被它瞪得很不舒服,面面相觑。

  忽然小满哥就朝着我们大叫起来,叫声非常的凄厉,我“嘘”了一声,同时我一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回头看后面的墙壁。

  贴耳朵上去听了听,就听到墙的另一面,有非常轻微的震动。

  “防御!转向!”我立即轻声喝道,我们立即转了一个方向,还没完成阵型,那面墙整个儿就炸了。碎砖子弹一样飞了过来。所有人条件反射抬起盾牌,巨大的力量打得塑料和木板“啪啪”巨响。

  我的手都被拍麻了,瞬间放下盾牌,就看到三个二流子一样的人反手拿着匕首趁着烟雾就冲向我们。我大吼一声:“思密达!”五根长矛刺出,其中一个瞬间跳了起来想跃到我们中间,结果一头撞到了上面挂着的电风扇,摔了底朝天。被另两个抓住双脚拖回了墙洞里。

  “是斯巴达。”其中一个伙计纠正我道。

  “少废话!”我看到又有人从烟雾中进来,继续大吼,“防御!”

  所有人缩了回去,长矛刺出,进来的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衣服,走出烟雾,看到我们的德行,一脸严肃的黑衣人楞了一下,接着表现出憋笑憋得非常辛苦的表情,做了让我们等一下的手势,默默走回了洞里,然后我们听到了非常辛苦的爆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