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藏海花 三日静寂

藏海花(连载中)藏海花 三日静寂

1

  屋子里很暖和,即使是这样严寒的天气,这里仍旧能让人心情平稳的醒来。丝毫没有寒冷过夜的疲惫。

  小喇嘛知道张起灵的功课还没有做完,他看着他仍旧一早就出门,来到院子里的那块石头面前,毫无目的的敲打着,上师说,这块石头最终的形状,就是张起灵心里所想的东西。

  张起灵需要知道自己是谁,他也需要理解,“想”的概念。

  小喇嘛觉得很奇怪,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天生就被赋予,我需要做些什么,想些什么,这样一种欲望和动机。而这个叫张起灵的人,似乎天生就无法理解这两点。

  如果你不主动去和他交谈,他可以发呆整整一整天,自己的师兄们都说张起灵就好像被忘记告知目的地的邮差,但是小喇嘛不这么认为,小喇嘛觉得,如果邮差不知道目的地,他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因为邮差有把东西送到目的地的想法。而张起灵,就像佛一样,如果天地间不需要他,他就在哪里,就连思考的欲望都没有。

  但是上师说张起灵不是佛。

  先有了,然后没有了,才是佛,而生来就没有欲望的,是石头。

  张起灵需要找到自己的“想”,上师让他每天淬炼院子里的那块石头,只要他内心有一丝“想”那块石头变成什么样子。那块石头就会出现有意义的形状。

  已经快一年多了,那块石头越来越小,仍旧是毫无规则的样子。

  所以张起灵仍旧不能去见那个女人。

2

  那个女人在寺庙里的时间,比张起灵还要长很多很多,据说是在花海冰层之下,挖掘出来的。女人并不是陷落在那里被困死,而是被葬在那个冰封的墓穴里。

  南迦巴瓦里只有那个背阴的山坑之内,有一片藏花海,那里的冰层中,有很多的黑影,据说是一个部落的陵墓,只有这个寺庙的喇嘛,才知道那个地方的存在,他今年刚刚16岁,就在生日那天,被告知了这个秘密,但是他一次都没有去看过。

  只有每年的7月进山,跋涉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达那个地方。那些黑影都深深的埋在冰层之内,上师们每十年才会进去一次,做的事情他并不知道。到达那个地方的路线,只有最智慧的上师才有资格知道。

  十年前,进去的上师,带出了一具冰封的尸体。他当时只有6岁,他清晰的记得,那个女人的样子。他听到上师们的对话,这个女人,并没有死,但是也并不是活着。

  她被安放在一间房间里,小喇嘛只知道她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脸色非常白,不像是藏族的肤色,她被抬在毛毡上恭敬的运入房间,整个过程她就像是睡过去一样,一动都没有动过。

  那个房间,从此之后谁也没有进去过。

  一直到九年后,张起灵来到了这个寺庙,他说出了那个女人的相貌。

  但是上师们并没有让他见到那个女人。

  其中一个上师就说出了让张起灵留在这里一年的话:你如一块石头一样,见和不见,都没有区别。

3

  “你既然来这里,找这个叫做白玛的女人,那么你内心应该是有想的,为何你到现在什么都雕不出来呢?”小喇嘛在早课之后,问正在午休的张起灵。

  张起灵坐在院子里,自己凿下的碎石堆中一块比较大的石头上。没有回答。

  小喇嘛已经习惯他这样的反应了,自顾自说道:“你是从什么地方,产生要到这里来的念头。你就是在什么地方,开始想的啊。怎么能说你是块石头呢?上师们的想法,真的想不明白。”

  张起灵看了看他,不置可否。

  他吃了一口糌粑,把东西放到一边小心的包好,继续开始敲打石块。

  小喇嘛继续看着他,一边一个蓝袍的藏人就来到了他的身后。

  这个人是庙里请的工匠,蓝袍的工匠是最好的,他们家已经传到第九代了,手艺还是一样的好。工匠拍了拍小喇嘛的肩膀,让他不要打扰张起灵。

  “他是漫无目的的走到这里,然后忽然说出了那个名字。”工匠告诉小喇嘛:“他甚至不知道那是一个名字。”

  “您怎么又到庙里来了。这里哪里有坏了吗?还是山上又有石头掉下来了。”

  工匠轻声说道:“上师让我来,休整那件屋子后面的梁柱和炉子。”

  “哪件屋子?”

  工匠看了看张起灵,小喇嘛就明白了。他有些疑惑,“上师终于承认他在想了吗?”

  他看着张起灵雕刻出来的,毫无规则的奇怪形状,这个形状和一年前刚刚开始的时候,似乎毫无任何的区别。

  工匠指了指地上,正午的阳光下,小喇嘛看到了张起灵雕刻的那块奇怪的石头的影子,影子竟然是一个人的形状,就如张起灵刚才坐在石头上的坐姿。他一定是每天午休的时候,看着自己的影子,然后按照影子开始的第一凿。

  小喇嘛笑了,他发自内心的替张起灵开心。

  “你修佛修的怎么样?”工匠却似乎有些感慨,他问小喇嘛?

  小喇嘛嘿嘿笑笑,不回应。工匠就继续说道:“很多人都说,女孩子最开始是没有心的,所以谁也伤害不了她们,于是恶魔派出了男孩子,英俊男子的追逐让她们有了心,当她们有了心的时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可以伤害她们了。所以——我们让一个人有了心,也许是为了能够更好的伤害他呢。”

4

  那天晚上,张起灵被带入了那个封闭了十年的房间,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对于那个时候的他来说,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而让他无法理解。

  白玛并没有完全的苏醒过来,当藏海花的药性褪去,她离真正的死亡,只有三天的时间。然而她等这三天,已经等了太长的时间。

  张起灵并没有从白玛的口中得到任何的信息。

  他甚至没有听到自己母亲呼唤自己的哪怕一声声音。

  他也没有感觉到,其他人说过的,母亲带给他的,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丝联系。

  他唯一感觉到的,是母亲缓缓恢复的呼吸,苍白的脸庞只恢复了轻微的血色,又瞬间转向荒芜。

  这一切,仍旧显得太倡促。

  白玛知道这一切吗?

  如她约定的那样,她从长眠中醒来,已经失去了睁开眼睛的任何机会。但是她知道,当那些喇嘛按照约定让她醒来的时候,她的儿子一定在她的身边。

  那一定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孩子,感知着人世间的喜怒哀乐,她能够感觉到儿子的温暖。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真的来了。

  她用尽了所有的办法,只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三天时间,虽然不够,远远不够,她想看到这个孩子成长的所有片段,所有瞬间。但是,三天,这寂静的,只有心跳声和呼吸声的三天时间,已经是她能做的全部了。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觉得这一切,仍旧太仓促了。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情绪,他觉得自己抓着人世间最后一丝自己的痕迹,最后一丝自己愿意去想的东西。

  没有人进到这个房间来,没有任何声音进到这个房间来。

  三日寂静。

  “你不能是一块石头,让你的母亲,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一年前,上师和他说道:“你要学会去想,去想念,你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礼物,会是你被那些人遮蔽的心。”

5

  三天之后,张起灵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跟前,他习惯性的拿起凿子,开始凿起来。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凿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

  他凿了几下,忽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凿子,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乎是同时,心中一股难以抵御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雪中,他坐了下来,蜷缩成了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