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花楼下

藏海花(连载中)花楼下

  “那个疯子还在外边吗?”一个面容衰老,但是穿着艳红色衣服的女人,倚在茶楼二楼的美人靠上,问上来给茶壶添水的小厮。茶壶的口子上,有几个小小的缺口,上面的花瓷图也烧得不清晰,呈现一种低劣的蓝色,一看就是廉价的茶具。

  “没呢,白姨,还在门口蹲着呢!”小厮道。虽然言语挺恭敬的,但从表情上,女人还是看出了小厮的轻蔑之色。

  她早已习惯了这种表里不一,谁叫她是窑子里的女人呢,她本就不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长沙这种大城里,永远成不了花魁,她又不愿意回小城伺候那些土汉子。虽然自己并不漂亮,她同样有着那种养一个白脸书生,日后金榜题名八抬大轿来为她赎身,一朝野鸡变凤凰的梦。

  可惜,这年头,白脸书生混得比野鸡还惨,一点出路也没有,有出息的都当兵打仗去了,风雨飘摇,养一个兵爷浪费钱不说,还动不动就死在前线,到时不仅没有八抬大轿来,还得帮死人送棺材入殓。

  “你说,这疯子的钱是从哪儿来的?就他那样子,疯疯癫癫的,每次倒都有钱付账。”白姨边上的一个胖女人说道。她是白姨的姐妹,早几年生了一场病,吃中药吃得身子胖成葫芦一样,现在只能在楼里卖卖丑,赚几个赔笑钱。两个人的日子都不太好过,所以总腻在一起。

  “他啊,这种疯子,不是偷就是抢呗,你看这大烟抽的,做什么肯定都不行。在床上没几下就喘上,孬货。”白姨说道,“不过这人真的是个傻子,我要多少钱他就给多少,当初我为了那几个大洋,就当捏着鼻子给狗上了。没想到他竟然缠上我了,说要攒钱给我从良。我就顺水推舟,先让他帮我把欠白眼狼的钱还了,他还一点我就再借一点,他永远都还不完,永远得给我搞钱。”

  “他这都发现不了?”胖女人说道,“这也太笨了吧。”

  “男人这种东西,要笨起来真的是没边儿的。活该他落在老娘手里。”白姨喝了口茶。

  “那他替你还了钱,你晚上还陪他?”胖女人有点腻歪地说道。

  “我呸,他想得美!你不知道,这家伙又臭又脏,真他妈不是随便什么人能伺候的。”白姨说道,“老娘再不济,也不能找个疯子。我想过了,反正这种人活不了多长时间,或偷或抢,迟早给人打死。他能活多久,老娘就先享受多久,老天保佑他死晚点儿,招子亮点别被人打断腿。”

  “说得也是。”胖女人道,露出了羡慕的表情,“对了,说到白眼狼,最近他为什么没来找你麻烦,上次他打得你多惨啊!”

  “我也不知道,这畜生也是仇家多,也许是躲仇家去了。”白姨道,“这丫头养的王八蛋,早些年老娘还陪过他几次,如今翻脸就不认人了,欠他几个钱就真动手。所以,男人就他妈没好东西。”

  说完白姨就笑了起来,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好笑,胖女人嫉妒地赔笑着。一边的小厮听着,厌恶地偷偷呸了一口,就下楼去了。

  他跑下楼去。看到那个蓬头垢面的疯子一样的人还坐在茶馆的门口,抱着一把破刀晒着太阳。掌柜的给小厮打了个眼色,小厮打上了一壶酒、一块烟土和一碟花生米,来到了蓬头垢面的人面前,把东西一一放下。

  疯子一样的人拿出大烟枪,小厮给他塞入烟土点上,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对小厮点了点头。小厮恭敬道:“黑背六爷,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黑背老六喝了一口酒,从身上掏出一块大洋来,小厮立即摇头:“不敢不敢。”

  黑背老六抓过小厮的手,把大洋塞了进去,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拿去,六爷我只欠人命,不欠人钱。”

  小厮只好接过大洋,黑背老六转身,又饱饱地吸了口大烟,看到了街角远处几个白眼狼一样的人,他们正对着楼上指指点点。

  黑背老六随眼看去,那些人立马全部闪回了墙后。

  黑背老六摸了摸刀,闭上了眼睛。晌午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即使衣服破烂都使他不再觉得冷了。他再一次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眩晕的感觉走遍全身,他觉得这一刻无比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