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鬼车

藏海花(连载中)鬼车

  龙海鸥是长沙火车站的后勤接待,负责在卖票室值班,那天晚上,那列黑色的076开进站的时候,正好是她当值,那个时候,应该不可能会有火车靠站。他也没有提前收到任何的通知。

  但在那个年代,很多军列因为战备的原因忽然抵达,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她也没有太过在意。

  当时唯一让她起疑的是,军列抵达一般都有军队的人会事先接管警卫,但她看到月台上一个人也没有,火车就这么开进来了。如果不是这个庞然大物不可避免的发出巨大的动静,甚至都可以形容为悄无声息的滑了进来。

  但她没有太过注意,半夜三更的,也许是她没有看到。也许是看到了但自己有点迷糊,她披上了军大衣再次睡下,很快就睡着了。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就发现值班室的外面,竟然站满了人。

  他爬了起来。就看到昨晚进来的火车还停在铁轨上,火车站里所有员工都围在这列火车四周,一片嘈杂之声。

  她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就看到来上班的两个同事在值班室的外面窃窃私语,她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所有人都出来了,这列火车怎么还没走?”

  军列一般不会停太长时间。晚上到早上肯定会开走,如今天都大亮了。

  她的一个同事说道:“不知道啊,火车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多进站的,五点查路的老王才发现,说这火车上一个人都没有。没有番号,没有标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是辆鬼车。”另一个同事说道,这里的铁道人员经常有人讲故事吓唬刚进系统的小女生,说是半夜经常会开进一些没有人的车,一查这些车都是被日本人炸掉的车,但车上也个人也没有。都是说鬼车载着被炸死的人在开进阴曹地府前把人先送回故乡。

  但故事里的这种鬼车都是天亮前全部离开,再也找不到踪影。如今这两为何还停在车站?

  早春有些寒冷,他裹紧大衣走到离火车近一点的地方,发现火车的所有车厢,包括车头,全是铁皮焊死的,丑陋的焊接缝隙粗大且满是气泡,说明焊接的时候对焊接的牢固程度要求非常高,看火车头上的涂装和076的字体,她意识到,这是一辆日本人的军列。

  这种军列都是日本侵华期间在东北造的,一度开到西北,后来缴获不少。现在都归国民政府管辖重新涂装,但是这一列,褪色的日本军旗的图案还印在车头两边。车身各个部分都有大量铁锈,简直像是从废铁站里开出来的。

  她看了看车站的大钟,晚上十一点多进站,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这列火车已经在火车站停了七个小时,很快就要有别的火车进站,如果它仍旧停在这里,很可能会发生事故。

  一边看到站长拿着喇叭,对着列车头就喊起来:076的司机,前面已经准备了火车的泊位,不要停在主干道上。一遍又看到站长身后走出来几十个当兵的,为首的一个穿着军官服,她能认出来,这是分军区司令张启山的副官,姓王。

  几个当兵的靠近火车头,发现火车头的门也是被焊死的,只有两道缝隙用来透光,里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

  站长又喊了几遍,火车头里没有任何反应和理会,王副官摆了摆手,,当兵的搬出气焰气割瓶,爬上火车头和后面几节车厢就开始切割。剩下的人分成几队举枪蹲在那些气割的士兵身后掩护。

  足有三十分钟。一节车厢的铁皮首先被隔出了一个洞,王副官对里面喊话了几声,见没有任何动静,就挥手让当兵的冲进去。

  此时龙海鸥他们已经离火车站远远的了。一方面是当兵的不让他们靠近,一方面是他们自己也害怕。龙海鸥见那个士兵探入火车车厢,没几分钟就探头出来,做了一个跟他进去的动作。

  接着好几个士兵都跟着钻入了车厢,王副官也爬进去,稍后他出来,径直就走向龙海鸥它们,对他们道:“封锁整个长沙站,告诉他们这里今天不过火车,让他们绕其他道走。这个站现在开始归我们接管。电话呢?带我去电话室。”龙海鸥点头,看着王副官脸色苍白,心说火车上到底运着什么?她带着疑问,领着王副官到了电话室,一下就被拦到了门外,王副官进去把门带上,她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从那一天开始,龙海鸥再也没有见到过王副官,长沙火车站从那天开始一直停运了二十五天。二十五天之后,他们再次进入到自己工作的地方,那辆火车已经不在了,但在月台上,他看到了大量重型机械固定和磨损的痕迹。

  这二十五天的时间,没有任何报纸提及这列火车的任何事,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后续发展是如何,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变成了一个传说,这一列鬼车为何会半夜停靠在长沙站,车上封闭的车厢里满载着什么样的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