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谈话

藏海花(连载中)谈话

  大雨磅礴,张启山从未在长沙遇到过这样的大雨。书房外飞檐瓦楞片被雨滴打得啪啪作响,要不是太密集了,张启山还以为枪声已经响了起来。

  屋内的书桌前,还坐着一个年轻人,正在一封一封地看书桌上的信件,不知道是不是暴雨的关系,台灯时暗时亮,让他很不舒服。他看看停停,表情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

  张启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大雨,把整个长沙城蒙成迷纱一般。

  良久,年轻人才放下最后一封信件,他不像普通人惯常的做法那样长出一口气,而是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茶水,捏了捏眉心的部分。

  张启山听到了动静,转过身来,问道:“看完了?”

  年轻人点了点头,把茶渣倒入一边放着的一只精巧的瓷瓶内,就道:“看完了,给您整理了一下。”

  张启山看了一眼,果然,那厚厚的信件现在变成两堆堆积着,本来自己叠得很乱,被这个年轻人整理得一丝不苟。

  他知道这不是这个年轻人看完之后整理的,而是年轻人在看信的时候,随手叠起来的,那么整齐的叠法,几乎每一封都不差分毫,是因为这个人已经习惯了无比仔细和严谨的生活准则。

  “抱歉。”张启山说道,“本来这种事情,谁也不应该介入在内,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我觉得如果是你,也许会有办法。”

  “佛爷,恕我直言。”解九看着桌子上的信件说道,“您应该让其他人一起过来商量。”

  张启山摇了摇头:“让你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很对不起你了。”

  解九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他显然认可张启山的逻辑。他顿了顿,说道:“可是,即使如此,他们不会明白,他们都是欠你的。”

  张启山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再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问道:“信看完了,说说你的看法。”

  解九也站了起来,来到张启山边上:“先说最基本的吧,做和不做的问题,我觉得佛爷肯定也已经知道答案了。”他看了看怀表,“您不做,也会有人做,这和您愿意不愿意没有关系。”

  张启山沉默了,解九说道:“老实说,佛爷,您并不重要,这就是一只滚烫的锅,锅里的鱼本来就是要熟的,人家让你来把水烧开,只是因为您是个好社工,您不烧,换个人就是了。”

  “不重要?这件事情难道不是针对我的出身吗?”

  解九笑了笑:“佛爷,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张启山也笑了,他笑得那么苦涩,让解九怔了一怔,他原本以为,张大佛爷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外露的情绪。

  张启山一边笑一边把头转向窗外道:“你这么聪明,难道就没有任何一点办法?”

  “计谋这种东西,是力所相当的对手之前使用的东西,孔明善计谋,但不会用在自家的家丁身上。”

  张启山闭上了眼睛,顿了顿,问道:“那我,只问你,我应该做什么?”

  解九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怀表,沉默了一会儿。

  张启山没有追问,一直等着,终于,解九才说道:“刽子手的儿子犯了死罪,要凌迟处死,刽子手会让其他人碰刀,还是自己下手?”

  张启山对着他笑了笑,解九看着他,知道自己还需要说几句话,才能停止这段谈话。

  单即使是他,这些话也得犹豫几分钟,才说得出来。

  “佛爷,我们这些人,也该有这样的报应。”解九把窗边角落里衣架上自己的大衣慢慢披上,“我们难道还会觉得自己是无辜的吗?”

  张启山一直没有说话,解九最后一次看了看怀表,转身离开了张启山的办公室,经过写字台的时候,他把写字台上张启山的手囘枪,压倒其中一叠信上。

  这一叠信很厚很厚,比边上的那叠厚很多很多。

  长沙做这一行的,哪个人手里没欠几条人命,人都不愿意自己白白死去,然而,每个人心里都明白,吧性命太放在心上,对于这个行业是不尊重的,这一行,取别人的性命就好像取草芥一样,然而,他们也都知道,自己的命,也并不值钱。

  外面下着大雨,解九看了看门边的伞缸,他没有拿伞,而是径直走进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