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黑背老六

藏海花(连载中)黑背老六

  长沙胡儿岭,去往云南方向的山路上,一行三十几个人正押着一辆牛车走。火把星星点点,不明不暗。

  天上下着大雪,长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下过那么大的雪了,整条路都被齐靴的雪覆盖了,天上的雪好像抖棉花一样飘下来。按这样的下法,明天雪肯定就到膝盖了。

  牛车上隐隐约约能看到很多女人,押车的三十几个人都是农民打扮,但是能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带着家伙,不是刀就是枪。领头的是老启,这是长沙人贩子里比较得力的几个走客之一。他一个人坐在牛车的车架上,一边看着后面的女人,一边琢磨事情。

  他的老表胡拔刚刚跟他进这一行,走在他边上,第一次走这样的车,很是好奇,一路不停地问。老启也想教他一些东西,因为他总感觉形势不对——这国家要变天还是怎么的?打仗他经历得多了,但是这情况还真是不太对。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做太多事情,找个婆娘天天待在被窝里是最安全的。

  所以老启想让他老表多学一点,之后能替他走客,毕竟是自己人,好控制而且好说话。不过,这一行最近也不是很好做了。想到这里他就生气,以前走一批,卖了四五个女人就能好吃好喝大半年。现在女人都他妈学聪明了,太漂亮的他们也不敢卖了,万一被哪个大帅看中了,得宠了,他们这些人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他们这一车,都是欠了利滚利的笨女人,都是老太婆了。要不是现在有洋人的线,这些婆娘还真不知道谁要了。

  “这些个女人值多少钱?”胡拔边走边问,“都又老又丑,泻火的时候还行,真要出来接客,干巴巴的,谁他妈会选这种货。就算是穷乡僻壤,现在也见不得这种货色啊。”

  “谁说要卖去当鸡啊,你见过把鸡卖去当鸡的吗?鸡这种东西,第一次最贵,后来卖一次赔一次,谁做这种赔本买卖。有钱都去乡下收小姑娘了,兵荒马乱,也不见得贵多少。”老启抽了几口烟,他发黄的牙齿也没剩下几颗了。他抠了抠牙缝,想不出今儿晚上吃的是什么,不由得抽了牛一鞭子。

  “那我们送她们去哪儿啊?”胡拔问。

  “去南洋当猪仔,就是做苦工去。别看她们伺候男人不行了,做活儿还能顶三十多年呢。”

  “这些女人以前赚钱,分开腿就行了,这要做苦力行不行啊?”

  “到了那里,不行也得行。”老启咳嗽了几声,吐出一口浓痰。边上几个跟车的都看着他,以为他要发话。这边跟车的人都是越南来的,一趟车也不少押钱,就是语言不太通,有点难使唤。他摆手让他们继续走。

  前面的山路愈加崎岖,一路到了海边,那边有小船直接把人拉到海上的大船上,就算完事。从这里到海边,怎么都还得走十多天,想起来他就觉得腻烦。

  他又抽了几口,把烟拍了,叹了口气,忽然想到胡拔还没媳妇,就道:“对了,你要不先挑一个泻泻火?虽然老了点,不过要挑还是能挑出几个的。天也黑了,看不清楚。”

  “老板不会说?”胡拔来了劲道。

  “你别弄死她们就行了。别像以前那个二傻一样,把货给掐死了,那老板当然不能放过他。这些人给男人玩惯了,糙得很,你不用点劲儿,她们还觉得不得劲呢。”说完老启就笑,胡拔看了看后面一车的女人,也笑了起来。

  白姨在车里,把所有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她叹了口气,这样的污言秽语她听了很多了,她以为自己已经不在意了。但她没有想到,在楼里听着她能无所谓,但在这牛车上被这些人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有几个女的听着就哭了起来,老启拍了拍车壁,大声骂道:“哭什么哭,早干吗去了?别他妈把鬼给我招来。你们给我听着,走到这一步,你们谁都怨不了,就怨你们命不好。我说个理给你们听:上了鬼佬的船,不想受苦的,从海上跳下去,一了百了,好过在南洋做奴,那比猪还不如。”

  他这么一吓,哭声就更多了。大雪中,这一行人真的就像荒野幽魂一样。

  白姨听着,心中也难过起来。她在角落里缩着身子发抖,也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吓的。

  她知道这车里各人有各人的苦楚,但是她到这个地步,真还是她自找的。走第一步的时候,她也不愿意,可是这一步一步地走下来,就似乎像着了魔一样。其实有几次,真的有好人家喜欢上了她,不嫌弃她的出身,要赎她出来,她还挑别人,挑三拣四,做梦要找个状元赎身,飞上枝头变凤凰。

  自己欠白眼狼那么多钱,到了这个地步,也算是早就料到了。不知道到了南洋,还有什么样的苦在等着她,也许真的应该中途死了,一了百了。

  这一次是真的绝望了,和以往的那些困境不同。在那些困境里,她会急会慌会骂娘,是因为她知道还有转机。但是这一次,她从外冷到了心里,除了后悔,就是死心了。

  白姨正绝望着,忽然听到前头的越南人起了几声呼啸。所有人都警觉起来,就听到老启骂道:“怎么回事?还没出省呢,就给我起事儿。”

  老启骂完就掏出了枪。他本来心里就不爽,现在倒要看看是谁在触他的霉头。老启刚跳下牛车老启看着那个人熟悉的样子,头皮就麻了起来,心说糟糕了,怎么是这个瘟神?刚想说话,边上的胡拔就自作主张地对那些越南人喊道:“宰了这要饭的!”

  老启脑子嗡的一声,心说完了。

  白姨听着车前面的动静,枪声、刀声瞬间响成一片,吓得她捂住了耳朵。可不过半炷香的工夫,就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四周只剩下车里屏住呼吸的所有女人的心跳声和雪落地的声音。

  接着,她听到了人在雪地中一步一步的脚步声,她看到老六举着火把走到了车边,一刀砍断了车上的锁,探头进来。

  冷风吹进车里,所有人的身上都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老六把火把伸到车里照了照,就看到了白姨,全是雪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在呢?”

  白姨点了点头。老六提刀入鞘,把满是污泥的漆黑的手伸了过去:“回家。”

  白姨点了点头。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她被牵出了车子,一下地她才发现,自己的鞋完全不能在雪里走,一碰雪就湿了。

  她正想咬牙走几步,忽然发现自己身子一轻,就已经到了老六的背上。

  天上下着鹅毛大雪,老六的脊背透出滚烫的温度。他一步一步地在雪中前进,背上的女人忽然紧紧地搂住了他,把头贴在了他的后颈上。老六没有犹豫,没有停步,他还是继续走着,每一步都像磐石一样。

  天地间似乎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在前面火把的光圈下,走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手里提了一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