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3

藏海花(连载中)黑瞎子师傅 小连续 吴邪的孤岛生涯3

  我的名字叫吴邪,我现在正在太湖边缘的某一个堆填农耕小岛上。

  现在的时间是早上7点,阳光已经从远处的湖面升起来,湖面上有一层淡淡的雾气,阳光腾挪之下,雾气似乎发出了暖色的荧光。远处的湖面,反射出的波光粼粼开始由橙转成金箔色。

  我裹着衣服,冻得嘴唇发紫,整个晚上,我就蹲在土丘之上,我想给为自己添置的安全的躲藏场所。仍旧没有实现。而且我发现就算冥想一晚,我也无计可施。

  总的来说,情况好像和我预计的不太一样。

  这里没有任何的乔木和灌木,只有草本的各种野草,对于我来说毫无利用价值,可是偏偏它们的高度高于鳄鱼的高度,也就是说,鳄鱼爬入草丛之后,我根本就无法发现它。

  我有点怀疑这些野草是不是黑瞎子种植的。

  最好的材料,是远处湖边的芦苇,昨天一整天的时候,鳄鱼都在哪儿悠闲的晒太阳。小鳄鱼晒太阳的时候,样子还有点蠢萌,但是我手无寸铁,完全不敢靠近。

  太阳下山之后,鳄鱼回到了水里应该是游走了,但是我没有准备照明,临时想点火把,没有太阳却做不出干燥的引燃物来。篝火到了半夜也熄灭了。

  半夜为了御寒,我吃掉了我最后一个地瓜。现在我蹲在土包上,身上的温度已经失去了体感,疲倦和无力感不停的和我强打精神做斗争,我非常饥饿,双眼发花,觉得事情正在朝我最害怕的局面演变。

  我最害怕的局面就是要挂的局面。

  最可怕的是,我内心对于通过考试的欲望已经完全变成了掐死黑瞎子的欲望。

  不,应该说我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想通过考试。我到底是怎么被他忽悠到这个岛上来的。

  “你必须精确的判断,你还能活多久,还能保持精力多久。”黑瞎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好吧,暂且先按照你的说法去做吧。

  我感觉了一下我的疲惫,我从网吧通宵出来的时候,经常就有,那时候还年轻,早上直接去吃了早饭,往教室的后排一躺,就开始睡觉,我知道如果能吃东西,就算不睡,我也可以大概80%的精力撑到第二天晚上。

  不吃东西,就会对注意力有一些影响。

  我没有选择,我现在最大的问题还不是食物,我很渴。

  阳光继续上升,如果今天是雨天,我肯定会大哭一场,好在老天怜悯我。

  我等到身上开始出现暖意,才缓缓站起来,开始活动身体,关节酸痛,肌肉麻木,这些都表明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我的头有一些晕,应该是血糖过低的表现。

  慢慢缓过来之后,我去折了一根芦管,吸上面的露水。吸了十几根,觉得口渴减轻了。想起了吸风饮露的传说。忽然做了一个吕洞宾的动作,做完之后自己也觉得无聊,看来低血糖让我的自控能力也降低了。

  我开始拔草,在土包的背风处,我拔出了一块半圆的区域,一边把芦苇和拔掉的草中的干草放着暴晒。一边到湖边去收集石头。

  我感觉到一种农夫的愉悦,四周好像出现了蜡笔画感觉的朦胧田园诗,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我花了半天时间收集石头,晒干然后铺到了我拔出来的半圆区域,然后踩入泥土中,之后点燃干草,烧了一层草木灰出来,然后再盖上一层石头。往上开始铺干草和芦苇叶子。

  到了下午一点左右,我完成了一张软床。但是这张床在晚上会吸潮变得潮湿。我需要足够大的篝火。

  这里没有木材,芦苇杆烧不了多少时间,我需要一个能够长久保温的炭炉。我需要水和泥土。

  我回到岸边的时候,发现鳄鱼又再次出现了。而且这一次有点不对,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三条。后面又出现了最起码两条。其中两条还有点小肥硕。

  “没人管吗?喂,这是太湖啊!不是尼罗河。”我心说,这附近的居心心真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