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先决定什么东西不玩

藏海花(连载中)先决定什么东西不玩

  我入行到现在很少打眼,关键在于有个好师傅。

  好的师傅的标准是他肯花时间在你身上,不是他的能力大小。

  古董行业的师徒关系大部分是资金关系,徒弟有钱,师傅有眼光,说起来是笔生意。否则收徒弟是没什么意义的,谁都知道徒弟学会了,师傅一定是多一个对手。

  我的师傅教我的第一课,就是先决定什么东西不玩。

  我问什么东西应该不玩,师傅说我是你师傅,你师傅不懂的你就别玩。

  我至今在瓷器和字画方面还是一个半吊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且后来我也没有深入,因为水太深了。

  我还是想玩古玩,不想古玩玩我一辈子。

  师傅让我修的基础课,是中国美术史,在进入这个行业之前,这本书是要通读的。我当时问她,在学习之前我先要看哪些书,我先看起来,师傅想了半天说要不看看那本。

  我之前对于古玩的印象是发散的,所有的鉴宝节目,论坛里,大量的概念都是发散的,让人感觉这一行之难,难几乎到达直觉能力的范畴。比如包浆这种东西,如何才算是真的包浆而不是后期作假的,这种感觉似乎没有自己盘过百十来件东西就无法断定。

  而事实上,在这个LEVEL之前,还有一个每个人都有可能学会的步骤,就是对于这件古玩所有细节的常识性判定。

  可能有些偏例。但是这是我实战的第一课。事实证明是有用的,而且第一次把枯燥的艺术美术史变得非常热血。

  基础夯实之后,在古玩店一次实战就能立即上瘾,那种感觉犹如所有的东西在你的脑里开始出现各种数据图标,大部分假货瞬间就会现形,你在现实生活中很难找到那种优越感,不管老板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货物的瑕疵,你沉默不语的时候对于局面的全盘控制会让你耳边想起终结者的旋律。

  当然这个时候你只能分辨什么是假的,但是对于你无法分辨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还是会有相当的不自信。

  破处,就是购买自己的第一个古玩,对于我这样的性格往往要犹豫很长时间,就像我第一次去赌场50元的筹码到了半夜才第一次落到桌面一样。

  原则1:世界上没有反美感的美感体系。

  沧月以前买过一块翡翠给我看,我不喜欢这种东西,因为现在高价的东西其实品相也是有瑕疵,只是因为价格太高了,大家默认了这些瑕疵可以忍受而已,我是完美主义者,我喜欢的阳绿蛋价格都上亿,完全不是我能消费的起的。

  那块翡翠我记得挺漂亮的,基本没什么瑕疵,只是我上手,就觉得太薄了一点。

  这种单薄的感觉和翡翠的色泽配合,翡翠让我不舒服。所以我直接说:可惜太薄了。

  沧月说,你虽然不懂,但是你本能的意识到这东西最大的缺点。

  这样的案例很多,特别是在古董行业里,如果你看到的一个东西,你觉得不漂亮。或者哪里让你不舒服,那么这个东西在古代一定也是一个不漂亮让人不舒服的东西。

  绝对不能因为自己不懂,就认为自己的审美在这个体系里是没有用的。官窑的元青花就比花溪口的元青花漂亮无数倍,那就是单纯的漂亮,现在的价值不是因为年代的久远,还是因为一个字:“美”。足够的美即使是现代作品,也会价值练成。

  当然现在花溪口的东西因为越来越少,也贵了起来。但是这个贵和官窑相比还是天文数字的差别。

  还有一个有争议的例子就是十二兽首。很多专家都认为,那东西完全就不应该那么贵,我们的民族大义被人算计了,我不发表意见。但是我可以说另外一句,圆明园里很多其他的东西,其价值因为十二兽首变得更加昂贵。

  我的淘宝店中有一个盏,我也不敢肯定说它来自哪里,但是它的底部被打了个空,是我从欧洲古堡的一个台灯上发现的,老外把它当成了灯罩。从古堡主人的背景来推算。我怀疑这东西可能来自于圆明园,当然现在不可能证明。老外对于器具不在乎,很多瓷器就直接底上打孔觉得当灯罩漂亮。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最恨老外这种实用主义。

  很多人问如果水平可以的古玩商一年能赚多少?

  这个说不准,我在北京的几个朋友一年可以有2个亿的流水,也有穷死的,也有又富又穷的,浙江有大户藏着各种国宝青铜,都快40个亿了,自己每天看着藏品吃泡面,病都看不起,没法出手,古玩生意完全是一个标准的生意,和其他生意的核心本质是一样的,进货渠道,买家质量决定一切。有盗墓贼拿货的起家都很快,但是也要看什么样的盗墓贼,如果口风不紧你赚多少都没用,因为万一有一天他们会进去。进去就一条链子几十年都被牵连出来,没盗墓贼那就老老实实低买高卖吧,比卖书的利润高多了。

  现在这个年代,只要东西好,古董是不愁卖的。而且中国对于古玩的消费能力,只有古玩内部的人员才能理解之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