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盗墓笔记-幻境3

藏海花(连载中)盗墓笔记-幻境3

  说完话,整个筏子上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手握各自的武器,目光投向峡谷峭壁两边的吊脚碉楼,这些修建在悬崖峭壁上的简易木石建筑,居高临下,对于峡谷溪流之中的我们非常具有威胁。悠扬的号角声逐渐平息,我们也知道我们进入峡谷的消息,已经不是一个秘。

  进入这片区域之后,河流流速变缓,水面缓缓变宽,我发现峭壁之上长满了一种须根藤,盘绕在灌木和岩石表面,有些顺着反角的峭壁(就是峭壁的顶端比低端突出,像屋檐一样。)挂下来,粗的犹如榕树的树枝,细的和根须差不错,一条一条混着着其他更细小的寄生植物。

  这就是古代少数民族用来制作藤甲的材料,用作编织结绳非常牢固,我知道当地人称呼其为蜈蚣藤。

  很快我就看到了这种藤编织的藤索横挂在峭壁半空之中,这是当地人几百年来通行峡谷唯一的桥梁——一条手臂粗细的滕索。这里应该是大寨,我能看到远方还有三条高低不同的老藤。

  编织一条藤索,每十尺就要三个月时间,这里每条滕索几乎几年时间一层一层编织,浸满牛油包上鼓皮。比铁索还结实。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在不停的扫视藤索的两端,就连闷油瓶也睁开了眼睛,都是老江湖,知道此时的观察以后可以救命。

  我乘此机会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和双手。

  这是谁的记忆,我必须弄清楚。

  我看到了自己的行李,是一只藤箱,腰间有一把洋枪,是遂火枪,沉甸甸的,火药和铅弹已经压满了。藤箱子到膝盖高,看到我的靴子,我意识到自己是个男人,那么这个箱子应该已经够了。

  马靴的年头相当长了,也是洋款式,上面打着补丁,绑腿把靴口绑紧。我心说我该不会是个洋人,抬头看到手指大拇指上带着一支玛瑙的扳指。手指缝隙发黑,浸漫了某种油脂,看手的颜色,我放心心来——还是个黄种人。手指缝应该和我的一些工作有关,手指长度很正常。这多少有点让人失望。

  筏子行过第一条藤索,使用挂钩的那个哥们就问道:“多少步?”

  “从进谷听到号角,到第一条索桥之间一共两千四百步,第一条索桥有七百步。”白衣服的知识份子说道。

  “这索桥怎么过?”

  “挂滑梭,藤上全是油,猴子都站不住。”彝族少年显得非常紧张,拉低了自己的盘头。“这第一道索叫做挂头索,一般不用,部落之间有战争,或者族内有人犯了重罪,人头就会被挂在这道索上,进出谷内的人都能看见。咱们如果事情不成,大家挂头索上见。”

  “这不吉利的,要不姑奶奶我晚上就来把这条索给烧了。”人群中有一个女声说道。我寻声望去,见一个短发女子穿着彝族的盛装坐在船尾。女子皮肤略黑,但是眼睛非常妖媚,年纪也不小了,估计三十七八了。但仍旧是一脸小姑娘的表情。倒不是说不好看,只是熟透的女人的状态带着天真的表情,看上去万分妖异。

  她不是彝族人,五官是典型的汉人,这身行头应该是现穿上去的,我注意到她的手,非常娇嫩,不像是个干粗活的人。

  “死婊子,我裤裆里的索也滑溜着呢,今晚晚上先烧我这条吧。”挂钩的哥们哈哈大笑起来。女人丝毫不以为意,而是把脚往闷油瓶身上的刀匣子点去:“你这条老枯藤留着给你妈烧吧,姑奶奶我喜欢刚冒芽的。”

  闷油瓶看了她一眼没理会,边上的白衣知识份子就阴笑起来。接着我就感觉那女人的手从背后伸进了我的裤裆里。“只要是刚冒芽的,几个都行,姑奶奶伺候的过来。这位小官人,你裤裆怎么是凉的,该不是姑奶奶几句话就泄了。”刚说完,那女的惊呼一声,猛的把手抽了回来。“蛇!”

  就感觉裤裆中有东西盘动,顺着我的腰部一路爬进了我的袖子,从我的袖子里爬出来一条血红色的小蛇,盘在我的手上。我第一次开口说话,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别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