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2年2月25日)

藏海花(连载中)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2年2月25日)

   黎簇被按在了床上,背部朝上,几个壮汉死死的压住他的四肢,让他动弹不得,他的上身赤裸着,那个老板,正在他的背后用手电做照明,眼睛几乎是贴着他的背部观察他背上的伤疤。

   黎簇选择就范,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选择,无论他做什么决定,他都必须顾全着梁湾,而且,他觉得即使他执意反抗,意义也不大,如果惹怒了对方,恐怕后果更加糟糕。另外就是,他能感觉出来,这一批人虽然看上去像亡命之徒,但是似乎并不是轻易取人性命的那种,否则没有必要和他说那么多。

   所以他选择投降,像一只烧鸡一样被人按着研究。心中也奇怪,自己背上就是一堆奇怪恐怖的伤口,照片也给他们了,他们为什么还执意要看自己的背。

   难道,自己背上还隐藏了什么秘密?

   正想着,忽然他就感觉到那个老板的手,开始小心翼翼的在他的背上按动。由于自己的伤口都没有愈合,一按就火辣辣的疼。但是他也不敢叫,只得咬牙忍着。

   此时黎簇就听到边上梁湾说道:“你最好去洗一下手,否则他的伤口会感染的。”

   老板说道:“我泡咖啡之前洗过了。”说完就反手从自己的后腰拿出什么东西。

   黎簇想抬头看,但是看不到,听着声响拿东西似乎是从钥匙串上摘下来的,他心里就起了毛。果然,黎簇立即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开始在老板按过的地方滑动。那似乎是刀子。

   “你想干什么?”梁湾立即骂道,“他的伤口都是刚刚缝起来的,都清洗过了,绝对不会有东西。”

   老板完全没有理会,在剧痛中,黎簇背后的伤口的缝线就被一根一根挑开了。梁湾几乎不忍看,大骂:“你们到底想干嘛!”刚说到一半就被人掐住了脖子,发不出声音来。

   “别伤害她,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老板说道:“他背上的这张图很关键最主要的问题是这张图上并不是每一条伤痕都正确。这个人在刻他的背的时候,有些伤痕是故意刻上去来混淆我们的判断的。所以我得解开这些线,才能明白哪些伤痕是没有意义的掩护。”

   “那你靠什么判断,这些伤口不都差不多?”梁湾说道。

   “天机不可泄露、”老板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了,然后拿出刚才梁湾给他们的照片,在上面做了一些标注,最后拍了拍手,大汉们才放开了黎簇。但是黎簇还是完全不敢动,以为他知道自己的背已经完全豁开了。

   “打120吧。”老板带着人就准备离开:“我们三天后出发,你也准备一下。”

   “谁?我还是他?”梁湾在一边说道。

   “当然是他。”

   梁湾松了口气,黎簇就问:“准备什么?”

   “去沙漠。特殊装备我们会为你准备,你带几条换洗的内裤吧。”

   “为什么我也要去?”

   “我也不想带上你这个累赘,但你背上的情况太复杂了,光靠照片我怕不妥当,把你带在身边比较靠谱。”老板说道:“三天后,我会去医院接你,你跑也没有用,随便你去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说完老板就带人出去了,只剩下梁湾和黎簇。两个人听着电梯的门合上,知道那批人真的下去了,才松了口气。

   “听他的,快点打吧,我背上疼得要命。”黎簇有气无力道,“天哪,我到底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啊,我得立即去外地躲躲,这帮人脑子有问题。”

   梁湾却没有理他,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伤口,若有所思,黎簇叫了几声她才反应过来,说道:“你准备躲到什么地方去?”

   “不知道,买票随便上一辆车,去西/藏,去苗疆,哪儿偏僻去哪儿,反正我要躲到一个他们找不到我的地方。”

   “我劝你还是不要懂这个脑筋了,”梁湾摸着他的伤口,缓缓的说道:“你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为什么?”

   “他在你背上留了一张照片。你可能太疼了,没有感觉到。”

   黎簇努力抬起头,把照片拿了过来,他几乎立即就叫了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看到照片上的景象。

   那是一张黎簇家的合照,照片是在后海拍的,照片上的他还小,应该还是小学生,当时他的父母还没有离婚,三个人似乎特别亲密的站在一起。

   “这是你的父母吧。”梁湾说道。http://www.zanghaihua.org/

   “是,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有这照片。”

   “这是告诉你,若果你到处乱跑,最好带着你的父母一起跑,否则,你自己跑了,你的家里人会代替你倒霉。”

   黎簇看着照片,心中冷成一片,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可能带着父母一起跑吗?不可能,不要说他强悍的父亲不可能听他的,他的母亲现在也有自己的生活,他怎么去告诉他们这件事情?他们不会相信的,就如同小时候一样,如果他们重视自己,相信自己,也不至于会走到离婚的这一步。

   他呆呆的看着照片,叹了口气,把照片捏紧到自己的手心里。

   他并不是做了决定,而是决定什么都也都不做,只能看事情如何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