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实体书版本    《盗墓笔记少年篇·沙海》实体书版本
返回首页藏海花 > 《中秋以及杂记》与宁记火锅

藏海花(连载中)《中秋以及杂记》与宁记火锅

  我把头发全部剃光了。

  很多事情一旦做过就会上瘾,在头发剃光之前,前面的刘海已经快遮住嘴巴了。想起去年夏天的爽快,于是又把头发全部都剃了。

  当年是因为白头发,今年是因为当年。

  剃完照镜子的时候,不由发怔,好大一个猪头。原来自己的原型是这个样子。

  但是出奇的坦然,我想,即使有头发,不也就那样嘛。

  到现在戒烟已经4个月了,我对抽烟没什么执念,我做事情的理由很奇怪,像抽烟这种事情,也许仅仅是为了别人送的烟灰缸,为了不辜负一个烟灰缸而抽烟,也证明我实在没有抽烟的天赋。如今超重度的咽喉炎让我几个月都说不出话来,病历上打出烟龄两年,医生都很惊讶,这两年抽烟的频率,把我一辈子的烟都抽完了。

  我做事情永远太急,一首歌循环听两周直到无法再听,可能是生活中遇到美好的东西,总想能变成永恒。却不知道自己的能力无法支撑。

  所以喉咙总归是会坏掉的。

  买了一盆多肉植物,种在烟灰缸里,别人抽烟的时候,站在他身后,吸一口。

  戒酒也已经两个月了,有一晚陪和菜头吃饭,那一晚应该陪他喝酒的,我却没喝,我就知道,以后估计都不会喝了。

  会有一些惊恐,恐怕以后不会有阴暗面表现出来,永远是笑呵呵的样子的,不过看镜子里的自己,已经是一个坏人,不由松了口气。有太多坏事想干,长的那么憨厚,真是要醉了。

  不喝酒则过的特别清醒,少有的日子过的那么清醒,不是我的强项,这几个月时间看到的人是人非,是以往的十倍。

  最痛恨是自己的记忆力,注意力集中的时候看到的东西,几乎永远不可能忘记,不喝酒,记忆越来越清晰,闭上眼睛,幼儿园里打架的时候,对面痰盂打翻之后样子都记的清清楚楚。

  高中的时候,我只有两次机会坐在窗口,我不喜欢运动,身边的那位喜欢楼下班的姑娘,下课就跑没影了,我则趴在桌子上,那个时候的阳光是嫩绿色的。我有四五次,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子从窗口走过。

  那是隔壁班的漂亮女孩,她永远不笑。

  我们镇上很少看到皮肤那么白的女孩子。

  临毕业之前我和她面对面相遇,她仍旧板着脸,我觉得老是不笑的漂亮女孩,有点滑稽,于是我看着她笑了出来。她惊愕的看着我,也笑了。

  第一次看她笑。

  3年后,毕业,在老家湖边闲逛,第二次看到她,她匆匆走过,我一下没有认出来,她也没有,两个人抬头,才停下来了脚步。她又笑了。

  “啊,真巧。”

  “是啊,真巧。”

  “你住这儿?”

  “已经不住这儿了。”

  她没有停下来,离开了。

  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从来没有想过去见她或者认识她,她似乎从来就是昙花一样的风景,在午后的窗口,在老家的湖边,一闪而过,我只是喜欢那种美丽,但是并不想留住什么。

  从来认为美丽本身就是强悍的,至少,比镜子里的猪头要强悍。我有什么能留住的呢?

  今年,8月,她自杀了。死的时候很消瘦,她被命运折磨的不轻。

  至于其他,我一无所知。

  我清晰的记得那两次笑容,由此,我想起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那些我远观的不愿靠近的美好事物,美好的东西,真的是强悍的吗?

  很抱歉在中秋的时候,贴出那么哀愁的文章。

  但这是中秋的真实意义。怀念故人,团圆亲人。以及,去靠近生活中你认为美好的东西。那些东西,也许远比我们想的脆弱。

  想抽烟,想喝酒,抽不得,喝不得,只是半个仙而已。节日的时候,讲的是圆,心里是缺。

  中秋快乐,等下会发布一个比较喜庆的消息。


最近很想给人做饭,我和朋友合开一家火锅店。名字是宁记火锅,宁记火锅来自台湾,纵横香港,刚到杭州,是难得可以直接喝汤的老汤火锅,我会借后厨自己做菜招待朋友,有空过来吃。地址:杭州西湖区教工路88号立元大厦4楼,订座电话0571-568 993 58 明天正式开业,会有更多消息。